元宇宙面纱正在揭开:明年虚拟设备、全息投影会有惊喜——专访Makers Fund风险合伙人、亚马逊前全球战略主管马修·鲍尔

2022年09月06日 17:51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李健

红周刊 本刊编辑部 | 李健

最近几个月,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投资人们都在聊Web 3.0和元宇宙。元宇宙来了吗?马修·鲍尔指出,元宇宙领域的技术进步是超乎想象的,在中国相关企业中,腾讯有可能把QQ做成元宇宙产品,米哈游、腾讯天美等游戏公司最有可能受益于元宇宙。在Makers Fund风险合伙人、亚马逊前全球战略主管马修·鲍尔看来,相比于欧美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希望独占元宇宙,或者至少获得较大控制权,中国的互联网科技公司更有可能搭建一个真正的可互操作元宇宙。

本周,《红周刊》专访了马修·鲍尔,他指出,虚拟设备和全息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这两种产品的发展潜力超出了人们的想象,2023年人们会产生穿越到2030年的错觉。

像投资“太阳系”一样投资元宇宙

分散投资 动态调整

《红周刊》:从目前大家讨论的元宇宙来看,似乎一个真正的元宇宙和游戏非常相近,但在内核结构上,又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形态。您对元宇宙的定义是怎样的?

马修·鲍尔:我认为最适当的理解是,元宇宙好比是一个3D和现场版本的互联网。互联网横跨并连接了近200个国家、4万个网络、数百万个应用程序、近20亿个网站、70亿人口、数百亿台设备和数百万亿美元的全球经济体量。它是一个全球性、无处不在的数字网络,在人们的生产和生活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它不具有现场性和3D属性。此外,我们缺乏许多协议、规范、标准、网络和文件格式来实现这一点。

最终,许多人认为人类将在元宇宙中创造出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虚拟世界,它同时还将控制现实世界的很多事物。

《红周刊》:一个有趣的现象是,Gucci的一款新包在现实世界中卖3400美元,在Roblox(世界最大的多人在线创作游戏)中卖到了4100美元,这种溢价表明大家对数字经济有着真实的渴望。不过,Roblox是一个封闭的生态系统,当玩家从这个系统中退出,这个包的价值就是零美元。在您看来,元宇宙如何从一个“封闭的花园”发展到一个更具交互性的系统?

马修·鲍尔:这是元宇宙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大家曾经设想过,世界上那些大型公司能够多多合作,共享客户、信息、数据等,以便为人类提供更多便利。但目前来看,元宇宙的巨大经济价值使这一切变得更加困难了!

我们需要强调的一点是,这样一个每年产生数万亿美元商业价值的全球交互网络,它先是由政府和公共研究实验室共同创立的,随后企业才纷纷入场。自从企业入场以来,互联网变得越来越封闭了。

不过,我乐观地认为,我们将在未来打造一个开放的互联网环境。首先,全球许多顶级科技公司,如Roblox和Epic Games,都因为采取开放的经营战略而发展壮大。

其次,世界经济的发展历史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发展机遇可以使世界变得更加开放。

第三,我们注意到世界上的许多政府现在要求开放(至少是选择性的开放)数字世界和元宇宙。

第四,各种促进交互性的组织正在不断涌现。例如,元宇宙标准论坛,该论坛运行一个月就吸纳了一千多名成员。

第五,无论区块链的未来发展如何,它都已经成功证明了虚拟物品的开放和交换具有重要价值。

《红周刊》:元宇宙太大、太分散了,它就像一整个太阳系。所以对于元宇宙的投资,我们到底应该从哪里开始?

马修·鲍尔:啊哈!我喜欢这个类比,因为它让这个问题变得易于回答!如果被问到在太阳系诞生时,您要在哪个星球上投资,您可能会回答,您将采用多元化投资的方法,将投资分散到每个行星(甚至一些卫星)上。然后您可以按照每个行星的发展情况,调整投资配置。

就我个人而言,我有一个非常多样化的投资方法。我参与了早期和后期的风险投资(一些侧重于打造“Web 2.0”产品的投资,还有一些侧重于打造“Web 3.0”产品的投资),我拥有一些加密货币和非同质化代币以及许多公共股票,我还利用公共股票指数(我参与创立了Roundhill Ball Meteverse ETF基金,并成功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游戏或元宇宙主题的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进行投资,我还投资了对冲基金(我还共同创立了Ball Multicoin Bitwise元宇宙加密货币指数)和私人股权基金。此外,我创办了一家制作与元宇宙相关电视、电影和游戏的公司。我经常调整我的投资配置。

扎克·伯格的预期可能乐观了

苹果有潜力、谷歌缺少远见

《红周刊》:谷歌、Meta、苹果、亚马逊都是元宇宙的参与者。Meta的优势相对明显,它有35亿用户,它还计划发行代币“Zuck Bucks”。概括来说,Meta有一套规则、有一个使命、有钱,这些东西可以组成一个复杂的社会,这让人感到紧张,也让人兴奋。您认为Meta将扮演什么角色?

马修·鲍尔:Meta有很多优点。Meta拥有数十亿用户,每年的经营性现金流达到数百亿,它还在虚拟现实领域中保持领先。Meta的创始人(实际控制人)和所有其他人一样坚信元宇宙蕴藏着巨大的潜力。但同时,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仅仅拥有金钱、资源以及信念是远远不够的,Meta肯定会面临很多挑战。

很少有人看好Meta,监管机构不看好,开发人员也对Meta的信任度持怀疑态度,而开发者决定了各家公司在元宇宙领域的成败得失。

与Roblox和Minecraft(中文译名《我的世界》)等其他集成虚拟世界平台相比,Horizon Worlds(Meta公司推出的元宇宙平台)目前缺乏内容并且规模很小。Meta也缺乏主流的操作系统或设备平台,虽然Oculus是当今虚拟现实领域的领导者,但混合现实之战才刚刚打响,Meta目前的规模还是太小了。

苹果、微软、谷歌和亚马逊也具备丰富的大规模硬件知识,苹果和谷歌可以通过他们现有的设备推出新的扩展现实(XR)设备,而且比Meta更便宜,性能甚至更强。这是想要完全独立的Meta所不具备的。当然,Meta想要独立的决定是正确的,但这将大大加重他们的负担。

一些人认为Meta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时机,(Meta人希望)一切都将按照扎克·伯格对于未来的准确设想发生,但这一切或将比他预期的时间来得更晚,因此Meta的核心业务的盈利能力可能会急剧下降,而新业务实现盈利的时间又是不可预知的。

《红周刊》:是的,苹果公司在XR上的布局非常领先。

马修·鲍尔:在扩展现实(XR)硬件方面,我们可以保证,苹果将率先推出外观最好、性能最强且易于使用的设备。但除了这些设备之外,苹果很可能依然是元宇宙增长的主要受益者之一,因为线上消费者在它的生态系统中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并且该行业的很大一部分利润也通过APP内的支付,流进了它的利润表中。

此外,iPhone可能会成为即将推出的可穿戴设备的边缘计算设备,就像苹果对智能手表的定位那样。此外,苹果的支付也可以帮助它塑造元宇宙的整体发展,并从中获利。

然而,苹果在虚拟平台的影响力有限,因为它目前还没有相关的布局,而且缺乏构建虚拟平台的专业技能。这将是元宇宙中最重要和最有价值的部分之一。

《红周刊》:谷歌的情况有些不同,他们正在大力发展人工智能,而不是元宇宙相关业务。他们想构建的是另一个未来吗?

马修·鲍尔:过去十年,谷歌在这个领域经历了太多失败,例如,谷歌眼镜、谷歌VR和谷歌Stadia,它还剥离了许多现在对元宇宙很重要的业务,比如Niantic或Planet Labs。我无法告诉您为什么他们的策略看起来缺乏远见。

但我可以说说谷歌目前的布局。首先,谷歌的官方目标是“汇集全球信息,使其随手可得,随处可用”。这意味着,它的任务是搜索和内容推荐,而不是内容创作。然而,正如我们所见,内容是所有虚拟体验的关键。我们购买PlayStation的惟一目的就是玩游戏,也没有人会仅仅因为Oculus造型很酷而购买它。几十年来,Epic一直想要建立元宇宙,但自始至终,这一切都取决于《堡垒之夜》平台。

目前来看,谷歌完全不想在内容创造上发力,所以我无法想象谷歌如何建立一个强大的、以元宇宙为中心的平台。同时,元宇宙和谷歌基本是完全分割的两条线,我们无法在元宇宙中进行搜索,或者获取虚拟世界中的信息。谷歌有两大缺点:第一,它很难建立一个元宇宙平台;第二,它很难洞悉那些它未曾拥有的事物。

此外,谷歌很难完全专注于硬件业务,例如收购摩托罗拉,却又把它出售了;还有谷歌做的Nexus/Pixel更像是在试水,而不是一个正式产品。实际上,这些不同形式的硬件对布局元宇宙至关重要。

更重要的是,谷歌的业务是建立在广告之上的。但在3D渲染的虚拟世界中没有太多的广告,尤其是在顶级元宇宙风格的平台上。事实上,能够向这些空间提供程序化、拍卖式广告的技术极为有限。因此,无论是谷歌的核心技术,还是它的核心市场优势,都与元宇宙没有太大的关系。有趣的是,据报道,微软和索尼正在努力打造这类产品。

中国最有机会建成可互操作的元宇宙

2023年的产品会超出想象

《红周刊》:2020年时,有人问您“谁最接近元宇宙”,您的回答是腾讯。现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马修·鲍尔:元宇宙领域的赢家不止一个,也没有“最终版本”。中国的数字支付系统,让其在元宇宙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在将数字世界与虚拟世界融合方面,微信、哔哩哔哩、拼多多、抖音等平台做得很超前,也是海外互联网科技巨头羡慕的对象。另外,中国游戏企业的发展也非常迅速,米哈游、网易、腾讯天美等中国游戏开发商已经做出了世界级的游戏引擎、IP和数字商业模式。

虽然元宇宙是基于去中心化和全球性建立的,但很多欧美的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仍然希望独立构建元宇宙,或者至少拥有它的很大一部分控制权。相比之下,中国更有机会建立一个真正可互操作的元宇宙。

《红周刊》:您推出了一个元宇宙概念ETF,名为Roundhill Ball Metaverse ETF。您是如何衡量所投标的的?在很多元宇宙ETF中,苹果公司占比99%,因为苹果的投资回报率最好。

马修·鲍尔:为了做好这只ETF,我们专门成立了一个投委会。投委会的成员包括:英伟达、亚马逊云计算服务、Match Group、Square Enix、纽约时报、Andreessen Horowitz、Spotify、Oculus、Valve和Rockstar/Take Two的前高管。我相信元宇宙将改变几乎所有行业和国家,但是仅凭我一个人是不可能掌握足够的专业知识的。

于是,我们提出了一个框架,就像我在新书《元宇宙改变一切》中写到的,这个框架主要关注七大类别,包括硬件、计算能力、网络技术、虚拟世界平台和引擎、支付技术、互操作性标准和服务。在建立这些类别之后,我们根据它们在相关收入和利润中所占的份额对它们进行加权。

这种配置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这跟我投资互联网的方式是一样的。例如,在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时代的绝大部分价值都集中在硬件和互联网服务上,而YouTube、Facebook和在线视频游戏等高收入内容应用程序则出现得较晚。

我们使用自己制定的规则对每个类别的数千家公司进行评分,从中找出“不适用”公司(业务与该类别无关的公司)、“非核心”公司(虽然在该领域开展业务,但这并不属于核心业务的公司)、“核心”公司(大部分业务都受到元宇宙发展的重大影响的公司)以及“完全参与”公司(专注于元宇宙领域的公司,因此,这些公司的未来与元宇宙的发展息息相关)。

这些配置流程是电脑筛选的,我们不直接做出选择,因此,我们不会单纯地判断一家公司被高估还是被低估,而是公司的运营状况及其可比业绩表现对其进行评估。我们制定的是一个被动的主题性指数。

苹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苹果是一家非常出色的公司,会从元宇宙领域获得丰厚利润。但他们不需要依靠元宇宙来实现增长,也不需要依靠它来维持当前的业务。因此,它们并没有在我们的ETF中占据最大的比重。

《红周刊》:您对2023年的大胆预测是什么?

马修·鲍尔:如果苹果发布了虚拟设备,我认为很多人会被这个设备的多样功能所震惊。自从2016~2017年虚拟设备获得了大家关注之后,这项技术目前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例如,我最近在用XR设备来体验“微软模拟飞行”这款游戏,这台设备售价3000美元,目前几乎没有多少设备可以运行这种模拟游戏,也很少有人能负担得起如此昂贵的设备。然而,它加深了人们对硅谷一句经典名言的印象:“未来已来,只是分布不均。”

此外,我认为各大公司将开始推出全息技术产品,这也绝对会令人感到惊喜。这两种产品的潜力都将超出我们的想象,对许多人来说,2023年将让他们产生穿越到2030年的错觉。

(出版社:湛庐文化/浙江教育出版社)

(马修·鲍尔被称为元宇宙商业之父,是《元宇宙改变一切》的作者。本文已刊发于9月3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推荐。)

责任编辑:hanyu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Copyright 《证券市场红周刊》All Right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4238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