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线传媒出现上市以来“首亏”,“想象空间”被打破股价持续走低

2022年05月27日 21:29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齐永超

红周刊 | 陈雯

在中国影视资本峰会上,影视行业龙头之一的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表示:“2018年下半年开始,整个资本对影视行业的态度发生了一个重大的转变,导致对这个行业的投资急剧地减少,我们这个行业几乎没有新的公司上市,影视行业正处在资本和投资的一个低谷。”

影视“寒冬”的大背景叠加近几年疫情的反复冲击,一众影视上市公司的日子都不好过。不久前,光线传媒发布了2021年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光线传媒实现营业总收入11.68亿元,同比增长0.74%,其中电影及衍生业务为主要部分,占比78.30%,净利润亏损3.14亿元,这也是公司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

有意思的是,光线传媒在1月28日第一次发布业绩预告时表示,预计本期归母净利润为1.7亿元~2.2亿元,但4月22日公司又发布了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计本期归母净利润亏损3.1亿元~3.6亿元。光线传媒称,修正的主要原因系公司投资的两家合伙企业,上海华晟领势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和上海华晟领飞股权投资合伙企业自2021年1月1日开始全面执行新准则,合伙企业投资项目按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损益。但对于这一业绩大变脸,不少投资者表示不满,也直接导致当日股价下滑11.15%。

实际上,自步入2022年以来,光线传媒的股价便开始跌跌不休,从年初的12.73元/股到现在的7.06元/股(数据截至2022年5月24日),下跌幅度已达45.06%。对于此刻的光线传媒来说,业绩亏损、股价下滑,曾经一部《哪吒》所带来的“高光”已消耗殆尽。

图1:光线传媒2022年股价走势图

图片来源:wind

疫情之下 五一档票房爆冷

今年的五一档,作为票房“主力军”的几个一线城市受疫情影响严重,在不少影片纷纷宣布撤档之时,光线传媒坚定地表示“我们不撤”。与去年五一档类似,光线传媒依旧是推出了一部爱情片,由任敏和辛云来主演的《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尽管影片的确如期上映,但就目前全国影院营业率仅约60%的情况下,票房遭遇爆冷已是预料之中。

截至五一假期结束,这部电影票房仅有9737.6万,更加惨淡的数据是,截至5月19日,累计票房也只有1.4亿。对比光线传媒去年五一档推出的同类型电影《你的婚礼》,上映首日票房便已达1.42亿,累计票房则有7.89亿元,相比之下,光线传媒今年坚持推出的这部影片能给它带来的收益恐怕非常有限。

这几年,光线传媒一直主打这类青春爱情片,首先成本低,其次市场需求较为稳定,大大降低了风险。如果公司每年能保持一定的量产,就可以获得较为稳定的收入。2020年,光线传媒上映了《荞麦疯长》《我的女友是机器人》《姜子牙》《如果声音不记得》等影片,当期实现营业收入11.59亿元;2021年,光线传媒上映了《人潮汹涌》《明天会好的》《你的婚礼》《阳光姐妹淘》《五个扑水的少年》《以年为单位的恋爱》等影片,实现营业收入11.68亿元。

但是,尽管公司选择将步子迈得较稳,疫情反弹所带来的巨大冲击还是难以抵抗。光线传媒希望复制去年五一档影片《你的婚礼》的成功,用低投入去获取高收益,可显然没有成功。一位影视行业内人士表示,目前电影市场整体十分低迷,除了影院营业率低,还因为受疫情影响,影视公司不得不将成本较高预期较高的电影推迟上映,这就导致市场上更是无好电影可看,消费者更少,形成恶性循环。

在年报中,对于今年要推出的影片,光线传媒表示,公司影片《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于4月29日上映,《新秩序》将于7月8日上映,《我们的样子像极了爱情》将于8月4日上映,部分电影项目如《冲出地球》已制作完成,《深海》《茶啊二中》已送审,《坚如磐石》《扫黑·拨云见日》《中国乒乓》等影片在制作中。

但疫情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实在太高,光线传媒今年新片上映数量能达到多少,又能给公司实现多大的收入,难以判断。不过,在疫情之下,相比之前来说,光线传媒明显收缩了业务,2019年其营业总成本为17.79亿元,而2020年和2021年的营业总成本分别为6.87亿元和7.77亿元,缩减了一半以上。

此外,公司还将大量资产用来购买理财产品。2021年,光线传媒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出为45.63亿元,较上一年的29.33亿元增加了16.30亿元。光线传媒表示,发生重大变动的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公司购买银行理财产品较上年同期增加所致。再看其资产负债表中的交易性金融资产,2020年为1亿元,占总资产的0.94%;2021年增加到17.84亿元,占总资产的17.02%。也就是说,光线传媒的确在2021年购买了大量的银行理财产品。

可以看出,在风险较高的情况下,光线传媒把步子走得十分谨慎。但是,如果说一家公司大幅度缩减业务,还把将近五分之一的资产用来购买理财产品,而不是用于主营业务,那么,对于接下来公司的发展和盈利能力,也是有待思考的。虽然说疫情对影视市场造成较大冲击,但如果从电影票房方面的数据来看,在中国电影票房榜的前十位中,有三部电影是2021年上映的。所以说,只要是好电影,还是有机会和回报的。并且,对于观众来说,同样需要好电影,只有这样才能促进电影市场的正向循环。

图2:中国电影票房榜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高光不再

“想象空间”丧失想象 

2019年,光线传媒实现的营业收入是28.29亿元,将近是2020年和2021年营业收入的三倍,而这主要归功于一部爆火的国产动画作品《哪吒之魔童降世》。这部作品的成功成为光线传媒的高光时刻,谁也没有料到,凭借绝佳的口碑,《哪吒》一跃冲到了中国电影票房榜的第四位,最终累计票房达50个亿。哪吒的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是2019年互联网上最火爆的一句话,彼时疫情也还没有来临。

每当发生这种现象级事件时,自然就会有新的市场空间被打开。哪吒是出自中国神话故事里的人物,既然国外有迪士尼和漫威宇宙,为什么不能打造一个中国的封神宇宙呢?有了《哪吒》这部作品的示范,往后还可以有《姜子牙》《哪吒2》等等,并且还能像迪士尼一样,针对这些IP发展衍生经济,市场的想象空间一下子被打开了。于是,光线传媒的股价也开始从影视寒冬的阴霾里渐渐走出来,持续震荡上涨,市值翻倍,直到2020年国庆档的《姜子牙》上映。

作为《哪吒》的接棒选手,《姜子牙》的表现实在普通。票房仅有16.03亿元,口碑也出现较大幅度下滑,豆瓣评分6.6,而哪吒的评分为8.4。在2021年,光线传媒甚至没有推出来新的接力作品,所以,所谓封神宇宙的搭建,其实还很遥远。投资者过高的期待落空,股价也自然跌回到较低位。从《姜子牙》上映之后,光线传媒股价逐渐下滑,从15元/股左右到现在的7.12元/股。

资本方面,2020年,光线传媒的前十大股东里面新进了招商银行的泓德臻远回报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和工商银行的泓德远见回报混合型基金,但在2021年报显示的前十大股东中,已不见这两支基金的身影。

曾经的“想象空间”已丧失想象,不过在年报中光线传媒还是坚定地表示,动漫业务板块是公司在横向领域内优势最明显的业务板块,也是最具发展潜力的业务板块之一,已经并将持续在提高公司利润率、巩固公司行业地位等方面贡献巨大力量。但是,就过去两年的成果而言,这一优势并没有体现出来,此外,公司动漫业务板块主要人员的离职更是给目标增添了不确定性。

2015年,田晓鹏导演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获得成功,让大家看见了国产动画的市场。也是从2015年开始,光线传媒布局动画业务,不仅先后投资了二十几家动画公司,还成立了专注于动画业务板块的彩条屋影业。彩条屋的创始人和总裁为易巧,《哪吒》《姜子牙》《大鱼海棠》等多部电影的背后均可以看见他的身影,但2020年,易巧和公司总制片人魏芸芸一起离职。

易巧的作品和业务能力均十分为业内认可,可以说是彩条屋厂牌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在两员大将出走之后,对于彩条屋的制作能力和水平,是需要打一个问号的。制作能力如果无法跟上,搭建封神宇宙这一设想就无从谈起了。

光线传媒表示,由田晓鹏导演的动画作品《深海》和《冲出地球》将于年内上映。在光线传媒目前困难重重的处境下,这两部作品的口碑和反响显得十分重要。光线传媒能否依靠这两部作品打破低迷的市场预期,找回投资者对公司动画业务板块的信心,仍有待关注!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ls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周刊
增长衰退期的中国经济明年将再提速 美通胀将大幅下降 或在2023年底接近美联储目标

拉斯·特维德对《红周刊》表示,过多货币流入市场却没有足够的生产来匹配,因而造成通货膨胀。预期美国的通胀数字将会大幅下降,或在2023年年底接近美联储的目标。而处于增长衰退期的中国经济明年或将再次提速。特维德很看好中国股市,认为当下中国股市风险回报比极具吸引力。

2022年52期

¥10.00/期

投服平台

更多

Copyright 《证券市场红周刊》All Right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4238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