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市场仍将处于大幅震荡阶段,当下可以逐步进行“逆向投资”

2022年03月14日 19:15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何艳

红周刊 记者 | 何艳

市场风险偏好迅速降低,仍然处于大幅震荡阶段。对经济增长前景以及通胀不必过分担忧,我国2022年GDP目标增速5.5%,对经济增长还是有一定“底气”的。

近期全球股市震荡加剧,A股上证指数跌破3200点,年内跌近10%,创业板指下跌幅度更是接近20%。面对全球恐慌性下跌,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整个市场受地缘冲突影响明显,市场风险偏好迅速降低,但同时,我们也要避免过于恐慌,伴随着股价大幅下跌,优质股票给了我们进行中长期配置的机会,当下可以考虑进行“逆向投资”。

市场仍处于大幅震荡阶段

《红周刊》:市场又是一周下跌,不只是A股,亚太、欧洲股市最近都有比较深的跌幅,这种下跌可谓是全球性的,不少投资人闻到了恐慌的味道。您怎么看待本轮全球股市的大幅调整?

邵宇:俄乌冲突爆发后,全球地缘政治风险指数迅速上升,短期和中期都加剧了金融和经济的不确定性。就日度数据而言,仅次于2003年3月爆发的伊拉克战争。目前,整个市场受地缘冲突的影响仍比较明显,市场风险偏好迅速降低,所以市场对风险类资产存在较大的做空需求,市场也仍然处于大幅震荡阶段。

当然,随着地缘风险慢慢归于平静或者进入到一个建设性好转环节,这个风险就会释放完毕。

《红周刊》:原油是商品价格当中最核心的定价支撑。历史经验显示,每当油价以惊人势头飙升至极端高位时,美国经济衰退总是接踵而至,您认为这次会有不同吗?

邵宇:油价主要是受供给的约束,特别是绿色转型以后,对传统能源的供应也在减少,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升了本轮油价走高。另外,地缘冲突也导致油气出现供应缺口,这也是短期推高通胀一个重要的因素。

当油价上涨时,为了抑制大宗商品价格上升,货币政策往往会采取比较激烈的收缩方式,自然也会引发经济波动或者衰退,这是其背后的一个逻辑。那么,今年来看,可能同样的情况还会再度上演。如果俄乌冲突进一步加剧,上世纪70年代“滞胀”重演的风险也会越来越大。

《红周刊》:纵观历年美联储步入加息周期后的市场表现,都会引发全球市场的剧烈波动。您怎么看此次美联储加息的空间与频率?美联储的“收缩”对A股市场的冲击会有多大?

邵宇:因为通胀来得比较迅猛,所以美联储的加息空间可能会较大。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和英国等已先于美联储加息,美联储这次从缩表到加息没有缓冲,市场预期到2022年底联邦基金利率很可能上升到1.5%左右。如果货币、财政政策收缩幅度超预期,将会增加稳增长和企业盈利的压力,叠加俄乌冲突,金融市场波动率也会有所提升,同时也将对全球流动性形成较大影响。按照以往的特征,将会导致新兴市场资本回流发达经济体,美元回流将对新兴市场经济造成较大冲击。

《红周刊》:因美联储加息预期,全球市场的风险偏好可能将发生实质性的改变,高估值风险资产最终将难逃估值回归的压力吗?

邵宇:全球风险偏好将会形成估值回归的过程,尤其是估值较高,存在泡沫的板块,难逃估值回归的压力。这也是市场仍然处在大幅震荡阶段的原因之一。

我国财政及货币政策有较大发力空间

《红周刊》:除了地缘政治,市场也担心经济下行风险。

邵宇:是的,这是对宏观风险的担忧,我认为主要是对经济增长前景的担忧以及通胀可能会慢慢抬升。

但我觉得也不必过分担忧,我国2022年GDP目标增速5.5%,对经济增长还是有一定“底气”的。

《红周刊》:两会期间,高层再谈5.5%左右经济增速预期目标是从中国国情实际出发的,高水平上的稳就是进。您觉得这一增长目标的“底气”何在呢?

邵宇:我国货币及财政政策都会有很大的发力空间。对于市场而言,基本面正在好转,流动性在边际上也会略微显得宽松一些,在一些重点领域,比如财政对薄弱环节的支持,货币对转型环节部门的支持也都会不断加强。

《红周刊》:这可以理解市场得到“利好”、不必恐慌的因素。那么从“稳增长”的主线看,我们该如何正确理解?

邵宇:我认为最主要的主线应该还在投资领域,包括对房地产政策的优化,对新一轮基建的优化等等,可能都会带来边际上的一些增量。

《红周刊》:近期地产政策确实出现明显的变化。如郭树清表示,地产泡沫化金融化势头得到根本扭转。再比如,住建部重点监测城市郑州也开始纾困地产,甚至重启棚改货币化。

地产政策的变化及对A股市场有何影响呢?

邵宇:房地产现在仍然是国民经济一个重要的支柱行业。该行业不仅上下游关系非常密切,而且还是居民财富的重要构成部分,虽然房住不炒的主基调不会变,但保持其平稳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地产政策优化,会催化A股房地产相关公司以及建筑建材、银行相关等周期性板块的估值修复。

“清零”政策仍需一定时间

《红周刊》:和您聊聊中国经济重启的话题。有消息称,涵盖交通、海关、边境管制等部门的官员自1月以来在持续探索调整防疫措施计划。同时,香港疫情发展也备受关注,市场有人说香港或是“压力测试场景”,中国或开放“清零”政策。

您怎么看待中国经济重启相关问题?我们是否可以从中寻找一些投资机会?

邵宇:随着疫苗覆盖面和有效性的提升,在权衡利弊后,西方国家已选择“全民免疫”模式,经济也进入全面重启的最后阶段。截至2021年底,除了中国和美国之外,全球整体和主要经济体尚未回归到疫情之前的潜在增长路径,价值链仍是紧约束,而供给侧依然是短板,通胀压力居高位。

现在香港的疫情进展确实引起大家高度关注,如果未来奥密克戎进入到一种类似流感的状态,未来怎么去面对新一轮开放以及进行相应的政策调整非常值得持续关注。如果根据香港的数据,其完成了压力测试,或者死亡率相对可以控制,“清零”的政策可能会进行相应的优化。那么,一些消费属性的行业,特别是线下场景相关领域的行业就会表现活跃。

当然,这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按现在的进度,可能会在三季度或者四季度发生好转,这样对于餐饮、旅游等板块来说都会有明显的估值修复过程。

此时正是“逆向投资”好时机

《红周刊》:这轮调整,A股再次“杀估值”,2022年以来创业板指数下跌幅度超20%。

邵宇:经过本轮市场的快速调整,A股的成长板块的风险已经有一定的释放。未来估值是否会进一步下跌,一个看市场的整体情绪,这还要取决于估值与基本面也就是业绩的匹配度,也就是估值与业绩的相对关系。

当下看,现在成长股的性价比比之前已经要更高一些。

《红周刊》:面对错综复杂的内外环境,站在投资者的角度看,目前应当如何应对?到了“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的时候吗?

邵宇:我们要避免过于恐慌,避免对恐惧的恐惧。因为刚才谈过了,今年的经济基本面会继续得到政策的大力支持,流动性在边际上也会显得宽松。因此,如果股价出现大幅下跌,反倒是进行中长期配置的一个良好窗口,此时完全可以考虑进行“逆向投资”。

《红周刊》:如果现在是一个可以布局的位置,那么投资者应当如何进行布局?

邵宇:总体投资布局的原则,需要寻找性价比更高,确定性更强的领域。也就是说,如果估值与盈利能够形成一个比值的话,我们可以选择估值偏低而盈利偏高的领域,这也意味着性价比更高的板块,目前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如果跟着利好政策自上而下地寻找投资机会,可以重点关注绿色发展、城市化、公共服务、乡村振兴等领域。

(本文已刊发于3月12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ls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周刊
人类通过随波逐流生存下来,但投资相反;让资本在最关键的时候发挥作用,但不要太沉迷于预测市场的确切底部

作为接过约翰·邓普顿衣钵的少数几个人之一,劳伦·C·邓普顿对当前中国和美国市场的核心观点是,很多伟大的公司在以合理的估值进行交易。她建议投资者不要随波逐流,要善于控制自己的思想和情绪;要有一个长期的心态,不要太沉迷于预测市场的确切底部。 她认为,中国市场的估值充满吸引力,大量的便宜货俯拾皆是。

2022年42期

¥10.00/期

投服平台

更多

Copyright 《证券市场红周刊》All Right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4238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