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至关重要的是“时刻要与他人打交道”——对话“新兴市场教父”马克·麦朴思

2022年02月14日 09:06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李健

红周刊 记者 | 李健

·编者按·

“我迫切希望回到亚洲,去中国、印度、新加坡……所有国家对我们而言都至关重要。去年我们很大一部分收益就来自中国以及中国所在的亚洲。”

这是“新兴市场教父”马克·麦朴思在接受《红周刊》专访时的一句话,这句话也说出了许多职业投资者的心声。因为只有近距离观察、感受目标公司,才会让一些投资人得出是否投资它的关键判断。

马克·麦朴思走访过112个国家,目的就是观察和思考,“无论您身处何处,有一点是保持不变且至关重要的,那便是您时刻需要与他人打交道。您必须对投资对象及其背后的掌控人进行深入研究。”

马克·麦朴思判断,外资会继续流向中国,“在中国投资如置身于开满各色鲜花的花园,机会取决于您想采摘哪朵鲜花。”

↑↑

点击观看《红周刊》对话马克·麦朴思完整视频

在中国内地资本市场起步阶段

我们透过香港间接投资中国内地

《红周刊》:您被称为“新兴市场教父”,在富兰克林邓普顿工作了30多年,推出和策划了一系列专注亚洲、拉丁美洲和非洲的新兴市场基金。聊聊您那段经历吧。

马克·麦朴思:如您所知,我在新兴市场工作了很多年。1987年,我加入了由约翰·邓普顿爵士领导的邓普顿团队,成立了第一只上市新兴市场基金。当时,我们公司只有六个市场可以投资,主要分布在亚洲和墨西哥。从那时起,公司一路高歌猛进。

后来,除了香港办事处,我们还在世界各地开设了14个办事处,覆盖亚洲、非洲、东欧以及拉丁美洲等区域,公司资产增加到600亿美元。这种增长势头是相当迅猛的。

之后,在2019年,我离开富兰克林邓普顿基金集团组建了新的团队,致力于ESG加C类基金投资。同时我们还拥有一个集中型投资组合。这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

《红周刊》:1987年时您做了什么,让约翰·邓普顿爵士这位有远见的投资家找到了您?

马克·麦朴思:我和约翰先生曾在巴哈马拿索市会面,因为我当时在香港的一家证券经纪公司工作。约翰先生对我们正在进行的研究非常感兴趣。所以他认识了我,并知道我在香港工作多年,或者说在亚洲市场浸淫多年。约翰先生认为,我会是开启新兴市场基金投资的最佳人选。

《红周刊》:您还记得当时香港市场的情况吗?

马克·麦朴思:当时中国内地市场处于封闭状态,香港是我们接触中国内地市场的绝佳途径。因为香港市场正在蓬勃发展,市场活跃度高,流动性也强。香港是我们在中国内地进行间接投资的绝佳地点。

《红周刊》:90年代香港市场的机会丰富吗?

马克·麦朴思:香港市场主要面向房地产公司和银行。这些银行、地产公司规模庞大,都是经济发展中最为重要的领域。当然,也有部分制造业公司面向美国和欧洲以及世界其他地区出口产品,这些公司同样发展良好。当时的三个主要行业大概情况就是这样。

投资离不开“走一走”的过程

当前我迫切希望回到亚洲

《红周刊》:您游历过112个国家,感觉您是用铲子把整个新兴市场和前沿市场翻了一遍。

马克·麦朴思:是的。多年来我一直不停地走访这些市场。如果没有新冠疫情造成的影响,我还会继续在这些国家旅居和走访。我希望能够把所有这些国家都走一遍。

我迫切希望回到亚洲,去印度尼西亚、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越南,当然还有中国大陆、菲律宾、中国台湾以及韩国,所有国家对我们而言都至关重要。

《红周刊》:2021年您去了哪些国家?

马克·麦朴思:2021年我去了埃及,去了阿曼,还去了土耳其和周边的其他几个国家。去年我就去过这几个国家,我的亚洲之旅一直未能成行,因为绝大多数亚洲国家均因新冠疫情而关闭国门。我在新加坡有一套公寓,也有一年半没能去那里了。

我目前在迪拜工作。事实上,我现在就在迪拜与您对话。我在迪拜安了家,这里对我而言非常合适,因为安排去美洲和亚洲的行程更加方便。这里的生活节奏很棒,让人感觉很舒服,我还可以自由地离开去各地旅行。

《红周刊》:您对于去年走过的国家有什么印象深刻的?

马克·麦朴思: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些国家的经济状况非常好。就比如我刚从那儿回来的阿曼,那里的经济就很不错。我们在埃及有一项投资,同样运转良好。在土耳其也是一样,我们公司在土耳其也有投资。我们的基金表现非常优秀。实际上,去年一年,在全球2000多只新兴市场基金中,我们公司的基金业绩最为亮眼。这主要得益于我们在中国台湾、中国大陆和印度的投资。

《红周刊》:中国有句话,“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马克·麦朴思:这句话讲得非常好。用在这儿也非常贴切。诚然,读书很重要,但是周游各国的意义在于您可以与人们面对面交流。您可以看到他们的行为方式、生活方式,并且,当您与他人交谈时,不仅能听到他们所讲的话,还可以看到他们的肢体语言。而后者也是非常重要的信息。对于投资者而言,观察很重要。比方说,如果我们要投资某家制造商,我们希望观察工厂来了解工人的工作情况以及其他的现场状况。所以,“走一走”就显得很重要了。

资产负债表表现强劲和致力推进技术升级的公司引领新趋势

《红周刊》:在近40年的金融市场,自1980年开始,以日本为主的TMT公司发展迅速,互联网公司也应运而生;2000年-2020年,中国和印度出现了繁荣和高增长,很多划时代的公司由小变大。您认为下一个趋势会是什么?

马克·麦朴思:我认为,下一个趋势或许不来自于某个特定的国家。金融市场的下一个趋势,是会更加关注那些资产负债表表现强劲的公司,也就是那些低债务、高资本回报率的公司。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全球范围内,利率正在普遍上升,也许中国是个例外,中国的利率正在下降。但在世界其他地区,尤其是美国,利率已经进入了上升通道,那些负债累累并且处于低资本回报率的公司将陷入困境。

另一个趋势与技术有关。当前,技术影响着全球各个地区的生产,影响着几乎所有行业,无论是采矿业、制造业、银行业还是零售业。所有这些行业都受制于技术的发展。对我们而言,极为重要的是,要投资那些充分认识这一趋势并努力提升技术实力的公司。

《红周刊》:您正在新兴市场迫切寻找拥有技术水平的公司吗?

马克·麦朴思:是的,确实如此。事实上,我们的投资组合中技术公司占比较大。但我必须强调的是,不要只投资那些软件公司、互联网公司或半导体领域的相关公司。更重要的是投资那些零售业或制造业公司,这些公司才是运用技术来提高业务效率和工作效率的公司。

《红周刊》:您可否举个例子?

马克·麦朴思:我们非常关注印度市场,正在发生的变化就和技术相关。印度政府正着手进行重大改革。如果您回顾印度的过去,会发现印度市场曾受限于政府的严格控制。而现在印度政府放松了这些控制,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应用技术。比如,当前每个印度人都有机会办理身份证,用以记录他们的个人信息,并让他们能够开立银行账户。要知道,大多数印度人之前是没有银行账户的。所有这些变化都会对印度产生重大并且积极的影响。

另外,印度目前大约相当于中国10年前的发展程度,很多行业的生产方式很初级。未来10年,技术的应用会为印度公司带来广阔的增长空间,同时为整个印度带来巨大的发展潜力。

《红周刊》:印度的卓越机会,会引导更多全球资金流向印度而不是中国吗?

马克·麦朴思:印度的机会很优秀,但中国的机会也很明显。虽然我们最近看到,由于中国市场低迷,某些所谓的指数型基金,比如ETFS证券已打算退出中国市场。但总体而言,我认为眼下这种状况是暂时的,未来资金将继续流入中国。因为中国仍有许多发展机会。我们并未放弃中国市场,会继续在中国寻找机会并进行投资。

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越发没有共通之处

需要用更复杂的方式对待中国投资

《红周刊》:中国和新兴市场的差异越来越大,有越来越多的海外机构把中国和新兴市场策略分开来。

马克·麦朴思:没错。我认为,对于机构和投资者来说,现在应该将中国作为特例看待,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越来越没有共通之处。今后您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有这样的认识,因为中国有一个巨大的市场。并且,当前的中国经济体量与美国相当,未来可能还会超越美国。中国市场空间正在快速扩张,这一点不容小觑。投资者需要用更复杂的方式来对待中国的投资。

《红周刊》:中国和新兴市场上,您的策略有哪些不同?

马克·麦朴思:策略上没有不同。实际上,我们公司一直关注新兴市场上的中小型公司。在中国,情况也是如此。所以,我们也是依葫芦画瓢,专注于投资中小型企业。事实上,中国政府最近的举措,目的是建立一个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并对那些在某些经济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的大公司进行审查。于我们而言这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情。我们认为,这项改革将有利于整个市场,尤其有利于中小型企业。

《红周刊》:当这些政策出现的时候,您第一时间是感到担忧还是看到了蕴藏的机会?

马克·麦朴思:我认为这些是非常积极的举措。我记得政策刚公布的一段时间,我和富兰克林邓普顿的老同事聊天,得知有些投资者到公司后就开始说:“唉,这对市场非常不利。”但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中国政府所采取的举措,能够创造更加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对于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非常有利,我第一时间就认为这些举措是积极的。

《红周刊》:在新兴市场的投资中,是否需要和交易所或监管机构打交道?

马克·麦朴思:不需要,我们一直非常幸运。在我们投资的众多市场中,我们一直遵守当地的法规。我们已经在全球60多个市场进行投资,与当局从未出现过任何问题,因为我们严格遵守当地的法律和法规。当然,不同国家法律法规有所不同,但遵守这些法规对我们而言并非难事。

《红周刊》:您对A股、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市场,在投资配置上有所侧重吗?

马克·麦朴思:我们并未偏向于某一个市场,我们关注所有市场。我们关注A股、B股、H股、中国香港市场、中国台湾市场。我们在所有市场中寻找蕴藏的机会。当然,可能会出现我们在某个特定市场发现更多机会的情况。因此,我们的投资组合能够反映出投资机会所在,但是我们并非区别对待不同市场,我们只是在各个市场寻找机会。

《红周刊》:新兴市场有相对更高的波动性,您如何应对它?

马克·麦朴思:如果您前往世界各地,您会发现所有市场都存在波动性,不要被市场波动吓倒。实际上,市场波动可能成为一种优势,因为如果市场经济快速上下波动,它会为您提供低买高卖的机会,因此我们并不担心市场波动。

在中国投资如置身于开满各色鲜花的花园

机会取决于您想采摘哪朵鲜花

《红周刊》:您担心中国房地产债务的风险吗?

马克·麦朴思:不会。

实际上,我们并未投资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因为我们认为多数房地产公司的杠杆率过高,并且从事的某些活动并不适合。比如,某些房地产公司涉足金融业、体育业以及各种作为房地产公司所不应涉足的领域。政府开始严厉打击这些活动,我认为很有必要,可以使公司专注于他们最擅长的领域。

《红周刊》:过去十年,亚洲指数和中国A股的指数表现并不好,那么A股指数牛什么时候会到来?

马克·麦朴思:亚洲市场低迷,主要源于某些诸如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大型垄断性公司表现落后,这类公司体量大,通常会拖累指数。但我再次强调,这只是暂时现象,在这些公司整顿好自己的业务后,最终会恢复元气。到那时,我认为A股市场将反弹复苏。

《红周刊》:截至目前,下跌已经延续了两个月。

马克·麦朴思:需要谨记的是,在中国这样一个拥有众多人口的巨大市场里,(偶尔的投资)失败在所难免。但正如我刚才所说,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不同行业会涌现出各种各样的机会,成功的投资也会不断出现。在中国投资正如置身于开满各色鲜花的花园,机会取决于您想采摘哪朵鲜花。

《红周刊》:2022年初,中国央行放松了货币政策,对A股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吗?

马克·麦朴思:当然!这对中国经济总体而言是个好消息。有趣的是,中国和美国当前所采取的策略正好相反,当美国在加息时,中国却在降息。但我想说,这对中国而言是个好消息。

《红周刊》:最近在中国市场上看到了哪些机会?

马克·麦朴思:我们投资了与台积电合作的公司,也就是所谓的半导体、软件领域的优质公司。正如我之前所言,我们对中小型公司更感兴趣,在中国是这样,在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在中国台湾,我们投资了某些中小型公司,业绩非常优秀。比如eMemory,这是一家在台湾地区从事半导体软件开发的公司,最近几年的发展势头良好。

《红周刊》:在电子商务领域,中美印都出现了明星公司,您怎么看这个领域的机会?

马克·麦朴思:我们一直关注电子商务公司,但是当前阶段我们并未发现任何吸引我们投资的标的,因为众多此类公司的资本回报率和盈利能力并不突出。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庞大的领域,虽然目前没有吸引我们的公司,但我们必须时刻保持关注。

《红周刊》:被称为“东南亚小腾讯”的SEA目前市值为970亿美元(截至2月10日),达到了腾讯的1/6,估值也奇高。对于这家公司您的观点是什么?

马克·麦朴思:我们关注到了这家公司,但我们的投资组合中并未包括这家公司,因为它并不满足我们对于企业盈利增长和债务的标准。

《红周刊》:SEA会对中国的电商公司造成压制吗?

马克·麦朴思:是的。这家公司有可能会与中国公司竞争,但同时也会与世界上其他公司竞争。它将会有众多竞争对手,不仅包括中国公司,还包括美国和欧洲公司,但这家公司是否会成为巨大威胁还有待观察,当前阶段没人能真正搞清楚。

《红周刊》:腾讯日前减持了SEA,更早时减持了京东,您怎么看待腾讯的行为?

马克·麦朴思:这些变化已经发生了。个别投资者或上市公司正从中国撤资,或者从印度撤资,这些变化导致股价的下跌,但我认为这仅仅是暂时的状况。

投资至关重要的是保持与他人打交道

我在深圳投资了一家覆盖中小企业的私募公司

《红周刊》:2019年您来到中国,去了深圳,并表示对那里的发展和基础设施印象深刻。当时是想了解什么?

马克·麦朴思:我去过深圳。但和往常的走访不同,我不是为了投资而去参观深圳的某些公司。实际上,我投资了一家深圳的私募公司,这家公司投资方向是小型企业和新兴企业。

《红周刊》:可以告诉我哪家私募吗?

马克·麦朴思:抱歉,我不能透露这家公司的名字,这是商业机密。

《红周刊》:我理解。在您看来,中国这一代投资人的投资水平如何?

马克·麦朴思:在中国,投资者种类众多,有些只是在进行赌博和投机,有些则对市场有深思熟虑并进行了大量研究。总的来说,我认为中国投资者正在获得越来越详尽的信息,并能够以此做出更准确的投资决策。中国投资者逐渐了解到,投资需要有长远的眼光,而不应仅仅局限于当前进行投机。当然不仅仅是中国,在世界各地的经济市场,都会出现此类短期投机行为。您会发现投机者目光短浅,而优秀的投资者则会着眼于长期发展。

《红周刊》:对中国这一代投资人有什么建议?

马克·麦朴思:首先,做好自己的研究并深入调查你要投资的领域,不要片面轻信他人的建议,这是第一点。第二点,目光保持长远,不要想着仅在一家公司投资一个星期、一个月、或者仅仅投资一年,至少要着眼于未来五年。第三点,要有耐心,不要想着一夜暴富,那样您就可能走向投机,而投机往往意味着失败。我认为以上便是中国投资者应遵循的三个投资原则。

《红周刊》:似乎没有一种投资方法是长期有效的,很多知名的投资人都曾经被冷落很长时间。您怎么理解投资,什么叫投资?

马克·麦朴思:是的,确实如此。你不应仅坚持一种观点或仅采取一种方法投资。投资必须保持灵活性,你必须主动根据全球环境和经济的变化来做出相应改变。但是,无论您身处何处,有一点是保持不变,并且至关重要的,那便是您时刻需要与他人打交道。您必须对投资对象及其背后的掌控人进行深入研究。无论您在哪国投资,都应坚守这一原则。

《红周刊》:您对投资充满热情,会一直做下去吗?

马克·麦朴思:当然,我将继续投资。无论是我自己投资,还是代表他人投资,我都将继续做下去。

(本文已刊发于2月12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ls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周刊
人类通过随波逐流生存下来,但投资相反;让资本在最关键的时候发挥作用,但不要太沉迷于预测市场的确切底部

作为接过约翰·邓普顿衣钵的少数几个人之一,劳伦·C·邓普顿对当前中国和美国市场的核心观点是,很多伟大的公司在以合理的估值进行交易。她建议投资者不要随波逐流,要善于控制自己的思想和情绪;要有一个长期的心态,不要太沉迷于预测市场的确切底部。 她认为,中国市场的估值充满吸引力,大量的便宜货俯拾皆是。

2022年42期

¥10.00/期

投服平台

更多

Copyright 《证券市场红周刊》All Right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4238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