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建投基金权益类人才匮乏,部分产品面临清盘危机

2022年02月19日 11:55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张桔

红周刊 | 张桔

虽然医疗、物联网类行业主题基金是中信建投基金较有特色的品种,但现有的两只医药主题基金今年开年以来表现却不佳,排名几近垫底。此外,在中信建投基金发行的基金产品中,目前多只主动权益类产品规模迷你,存在一定的清盘风险。

2月10日,中信建投证券公司发布了关于中信建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信建投基金”)完成股权变更工商登记的公告,中信建投基金成为中信建投证券的全资子公司。对于这桩收购,坊间的观点大多认为对证券公司形成利好。

Wind资讯数据显示,中信建投基金成立于2013年,去年四季度末的规模约为482.88亿元,在内地全部基金公司中的排名第78位。在公司发行的基金产品中,多只主动权益类产品规模迷你,仅有的两只医药主题基金自开年迄今也大幅下跌,排名几近垫底。

某券商基金分析师王晓明指出,中信建投基金的权益发展相对较弱,成立时间比较长也比较有特色的产品主要是医疗、物联网这类行业主题产品,这些主题基金的表现大多随着行业起伏变化,较难走出独立行情,而中信建投的此类产品也没有体现出相应的优势。

两只医药主题基金携手“垫底”

Wind资讯数据显示,中信建投基金目前主题类主动权益产品数量并不多,目前仅有中信建投医药健康和中信建投医改两只基金产品。截至2月17日收盘,以A类份额为例,中信建投医药健康基金年内净值增长率约为-21.30%,中信建投医改的年内净值增长率约为-21.09%。前者的同类排名是倒数第七位,而后者的同类排名是倒数第三位。

两只产品的现任基金经理均为谢玮,累计任职时间刚刚超过3年半。作为一名社科院经济学博士,其并非通常医药舵手出身于专业领域。在其他目前管理的基金中,除去两只医药主题产品外,另外的一只基金是全市场类的中信建投远见回报混合,但从其首份财报中标的股占比来看,医药股仍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

就谢玮管理时间最长的中信建投医改来看,该基金在去年全年实现的净值增长率刚刚超过了10%。十大重仓股的仓位调整上,去年下半年的调仓较上半年有明显的变化,其中,第一大重仓股键凯科技的持股比例加大,已经连续两个季度持仓比例超过10%上限。

作为一家主要从事医用药用聚乙二醇生产的高新技术企业,键凯科技股价是自去年二季度初开始启动的,最大涨幅超过了3倍。而对于键凯科技,中信建投的两只基金疑似“后知后觉”,这一点从上市公司逐季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变化可以看出,中信建投的两只基金是在去年中报时才进入该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的。三季度末时,虽然中信建投医改仍在增持,但中信建投医药健康混合已经退出了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虽然键凯科技在2021年收获了巨大涨幅,但自2021年12月13日盘中冲破400元后便一路下跌,短期跌幅接近50%。如果中信建投医改至今一直持有该股,或许已经将此前的浮盈损失殆尽了。

除去第一大重仓股外,中信建投医改四季度另外的前四大重仓股是九洲药业、凯莱英、药明康德、泰格医药,仓位今年以来表现也不济。结合基金净值去年12月以来的不佳表现看,其或许是受到了这几只重仓标的下跌拖累。

“除了四季度大幅加仓的药明康德、泰格医药等CRO龙头受事件影响以及估值高企面临调整压力,今年出现大幅下跌外,新进入重仓的科创板CRO企业皓元医药继四季度的大幅调整后,今年以来也继续下跌。此外,过去与医疗政策相对免疫的片仔癀、爱美客等消费医药板块今年以来的表现也持续不佳,这类资产自然有情绪的扰动,也有本身作为机构抱团股在资金后续乏力背景下的估值回归。”王晓明对中信建投医改如是分析。

至于中信建投医药健康,或许是同一位基金经理管理的缘故,对比两只基金四季报十大重仓股,可发现有诸多标的重叠,仅有两只标的不一致。其中,医药健康前十大重仓股中配置了迈瑞医疗和博腾股份,而中信建投医改的重仓股中配置了万泰生物和皓元医药。

有意思的是,如果公司认可并非医药专业出身的谢玮是赛道型选手,理论上应该让其专心管好医药主题公募,可事实上其自去年8月10日以来又挂帅了新基金中信建投远见回报。或许是这只全市场类的基金分散了谢玮的投资精力,某种程度上导致了该基金净值表现不尽如人意,自去年12月以来,净值下跌了22%,在同类基金排名中居于靠后位置。

部分产品存清盘危机

虽然从规模角度来看,上述两只医药主题基金凭借此前用户的沉淀尚可,特别是中信建投医改的两类份额合计约为41.69亿元,是目前公司发行的权益产品中规模最大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但是,若根据四季度末的主动权益类产品规模来看,公司的部分产品已经出现或大或小的清盘危机。

Wind数据显示,中信建投的主动权益类基金总共有13只(按照合并的份额计算),其中最新资产净值不到0.50亿元的有中信建投睿信和中信建投睿利两只产品。另外,中信建投策略精选两类份额的合计规模也约为1.27亿元,规模排名倒数第三。就这3只基金在2021年四季报中的表述看,前两只基金已经有连续225个和149个工作日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

记者注意到,中信建投的这两只基金在投资中相对还是采取较分散的风格,尤其是中信建投睿利更为明显。从该基金四季报的前五大重仓股来看,中航光电、中国中免、华利集团、八方股份、贵州茅台被基金经理的持有比例均超过了7.5%。行业分类上,这五大重仓股来自于五条不同的细分行业。

中信建投策略精选虽然离清盘危险线稍远一些,但其十大重仓股也呈现出比较畸形的配比。在去年后两个季度,头号重仓股金辰股份连续持仓占比突破10%的比例上限,而后面的几大重仓股占比则越来越小,这一变化在四季报中体现得尤其明显:在当季第一大重仓股金辰股份持仓占净值比达到14.91%、第二大重仓股康希诺—u占比达4.21%之外,余下的几只重仓股占比均不到3%。整体看,金辰股份的表现好坏对基金净值的影响是十分明显的。在该股今年开年迄今跌幅超过30%的情况下,截至2月17日,中信建投策略精选A类份额也下跌了11.51%。如果接下来净值表现仍无起色的话,不排除有敲响清盘警钟的可能性。

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业内人士表示,长周期来看,规模和业绩是存在正相关关系的,长期业绩优秀、投资理念清晰成熟的基金经理和管理公司会受到市场的追捧和机构的重点销售,那么从这两个维度来看,中信建投的权益投资发力时间不长也没有足够的时间验证,中信建投作为核心零售渠道其实也没有投入过较大关注,最后导致了权益产品数量少,部门面临清盘的困境。

权益类基金经理定位存在模糊

中信建投策略精选的现任基金经理是栾江伟。巧合的是,根据最新的新基金发行排期,3月10日中信建投基金将发行新基金品质优选一年持有,该基金的拟任基金经理也是栾江伟,若发行成功,其将成为“一拖四”的基金经理。

《红周刊》记者发现,栾江伟此前在管的3只基金今年迄今的表现缺乏亮点。截至2月17日收盘,这3只产品年内的跌幅均超过了7%。尤其是上文提到的中信建投策略精选,年内跌幅已经达到两位数。虽然他目前的任职期间最佳基金回报达到了148.06%,但目前在管的基金资产总规模仅为8.63亿元,这从侧面说明,这位出自新华基金的名将实际上并没有在广泛的基民队伍中得到足够的认可。

除去栾江伟外,中信建投基金现存权益类基金经理还包括了刘宁、张青、周户、孙文、刘锋、谢玮、周紫光,合计在任的权益基金经理共8人,占中信建投基金目前14位基金经理的60%左右。在任职时间上,这些基金经理间的差异还是较为明显的,张青和孙文目前任职同为296天,而周户和周紫光的任职时长则排在栾江伟之后,均超过了4年半时间。

对于周户,《红周刊》记者发现其管理的产品是存在疑问的。从天天基金网的简历看,他应该属于权益投资领域的基金经理,但他目前在管的产品包括了偏债混基中信建投稳利和灵活混基中信建投睿利。前者是他独自一人管理,同时配有股票和债券的仓位,说明他在投资中是兼顾权益和固收两部分的;后者目前是双基金经理制,去年4月底增聘的新基金经理张青也是负责权益投资的,按照通常灵活混基两人一债一股的思路判断,在这只产品中或许周户只是负责债券方面更多一些。可问题在于,周户的能力圈和擅长的领域究竟在哪里呢?

周紫光的任职时间比周户稍短,其在管的3只基金中,除去去年年底成立的低碳成长混合时间太短不具有参考价值外,智享生活和智信物联网年内迄今的跌幅仅次于上文提到的两只医药主题基金。或许是和基金的主题限定有关,两只基金重仓的都是以天澳科技、晶合光能为首的新能源产业链概念股,而这一赛道在今年恰好遭遇了“估值杀”,下跌较为明显。

除去这两位周姓基金经理外,权益团队中还剩两位刘姓基金经理,但是同样在他们身上存在着疑问。首先是任职时长稍短的女将刘宁,她目前的任职时长是3年零113天。让人奇怪的是,她第一次挂帅是在2016年,当时管理了一只医药主题主动产品,并在2019年4月12日卸任。此后她有大约两年半的时间没有担任过基金经理一职。去年11月2日,刘宁再次挂帅,这次管理的产品是一只被动型的权益FOF,这与其早先管理的医药主题产品截然不同,跨度之大令人不解。

刘锋的问题与周户的情况类似。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他作为权益投资一部的基金经理,应该是隶属于股票阵营的,但是他目前在管的产品包括了两只混合债和一只偏债混基,虽然这3只产品均非他一人管理,或许可理解为他负责其中权益部分的投资,但对于一位已经任职超过3年半的权益基金经理来说,如果仅让他管理混合债和偏债混基的话,是否起到锻炼和实战积累经验的目的,是存在商榷余地的。

“该公司很多只权益类基金都存在双经理管理模式,公司的最初用意应该是通过老带新和传帮带的方式培养新基金经理,但实际效果并不如意,可能的原因有两点:第一个是有经验有能力的老基金经理较少,在带新人方面经验不足,没有达到公司原有预期;第二个则是公司内部大多数基金经理其实能力都差不多,不存在所谓的互帮互助,更有可能是基金经理之间的掣肘问题。”爱方财富基金分析师程亮亮如是分析。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固定收益类基金经理人数不占优,但是中信建投基金的股债翘翘板实际还是偏向债券一方的。Wind数据显示,四季度末公司的合计资产净值约为482.88亿元,其中即便不剔除混基中的偏债产品,股基和混基的合计规模也不过是112.83亿元, 占比不到四分之一。若从细分产品看,排在规模前三位的均为固收类产品,特别是规模居首的中信建投添鑫宝突破百亿元。

如此情况下,解决了股权问题的中信建投基金,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又将如何弥补权益规模不足窘境呢?对此,《红周刊》记者将持续关注。

(本文已刊发于2月19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ls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周刊
增长衰退期的中国经济明年将再提速 美通胀将大幅下降 或在2023年底接近美联储目标

拉斯·特维德对《红周刊》表示,过多货币流入市场却没有足够的生产来匹配,因而造成通货膨胀。预期美国的通胀数字将会大幅下降,或在2023年年底接近美联储的目标。而处于增长衰退期的中国经济明年或将再次提速。特维德很看好中国股市,认为当下中国股市风险回报比极具吸引力。

2022年52期

¥10.00/期

投服平台

更多

Copyright 《证券市场红周刊》All Right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4238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