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基金风云 正文

董承非、周应波领衔基金经理卸任榜 所管产品风格如何延续成难题

2022年01月10日 08:44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曹井雪

红周刊 | 曹井雪

据统计,2021年公募基金经理离职人数达到320人,创下历史新高。而且截至2021年年末的基金经理数量为2889位,离职人数占比超过10%。今年1月7日,信达澳银旗下基金发布公告称,基金经理杨超离职,“离职潮”依然延续。

回溯去年四季度,董承非和周应波两位“顶流”先后离任,使得市场加剧了对基金经理离职的关注。老将在市场中耕耘多年,早已形成自己的风格,而且随着他们被市场不断认可,也成为管理规模超过500亿的“顶流”基金经理,换人后基金投资风格能否延续需要观察。

分析原因时,上海证券基金评价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池云飞谈道:“基金经理离职是行业长期存在的现象,在行业快速发展中尤为明显。在市场表现较为极端时,比如市场非常好或非常差时,基金经理流动通常会增加。排除个人原因,离职还与个人职业发展规划、所在公司文化、战略规划、考核机制、激励制度等因素有关。”

“顶流”基金经理卸任原因逐渐浮出水面

据《红周刊》记者统计,2021全年,基金经理离职数量达到了320人,创下历史新高。对比来看,在基金经理离职频繁的2019年和2020年,离职人数分别为224人和257人,曾经离职人数最高的2015年,也只有226人离职,均未突破300人。

对此,格上旗下金樟投资研究员谢诗琦指出:“近年来,金融行业的快速发展和权益类管理规模的扩容,导致基金经理的基数变大,流动性也会相应有所变高。”根据《红周刊》记者统计,截至2019年末、2020年末和2021年末,基金经理总数分别为1855位、2257位和2889位,因产品扩容导致掌门需求增大。

2021年是典型的结构性年度,市场中的基金经理一部分在经历“牛市”,而另一部分在经历“熊市”,年终排行榜上业绩分化尤其显著。所以业绩优异被挖角以及业绩欠佳无法完成考核压力的两种情况均同时存在。

其中,“顶流”基金经理的卸任更被关注,前有兴全基金董承非后有中欧基金周应波,虽然都未从公司离职,但是卸任规模都在500亿元左右,也关系到诸多持有人的切身利益。此外,任职超过13年的银河基金“常青树”基金经理钱睿南离职,跳槽兴业基金任职副总;而东吴基金的名将彭敢也在今年离任,目前去向未知。

对于年内“顶流”基金经理卸任的原因,池云飞对记者表示:“今年特殊行情让部分基金经理的投资模式受到挑战而被动离开,私募行业的快速发展也让一些充满创业激情和更灵活管理机制的公募经理向往,从而主动奔私。”

此外,谢诗琦也对记者表示:“2021年投资难度的提升以及业绩考核的压力是离职的原因之一。同时基金经理和业绩是相互绑定的关系,有好的业绩但没有得到应有的激励,那么基金经理的稳定性在一定程度上会大打折扣。目前公募的头部化特征愈发显著,一些基金经理跳槽选择更好的平台。或者经过2019年和2020年之后,一些基金经理离职成立自己的私募基金公司。”

在分析原因时,某大型基金代销机构负责人也表示:“其实很多非顶流基金经理在管规模与收入不成正比,有时候他们管理规模上涨了,但是收入不一定上涨。”

“顶流”离职由“其他顶流”接棒

管理产品风格或存变化风险

在“顶流”基金经理离职后,公司同咖位基金经理接手上任似乎成为“惯例”,根据Wind资讯,董承非和周应波这类明星历史业绩都非常出色,董承非任职时间为14年又260天,创造了17.48%的年化回报率;而周应波在任职的6年又67天中,年化回报率高达26.36%。

出于历史业绩的考虑,让其他“顶流”接任,或许能在某种程度上减少对投资人的冲击。中欧就选择了老将周蔚文接手管理了周应波卸任的其中两只产品,而且是联合其他基金经理共同管理。基金投资近15年的周蔚文,有高达18.1%的年化回报率。

从投资风格来看,周应波一直是偏成长型的风格。从他的代表作中欧明睿新常态来看,其2021年三季度末持有的股票都围绕新能源重仓。因此,在“顶流”基金经理纷纷折戟的2021年,该基金在他管理期间,依旧取得40%以上的收益率。

而周蔚文的风格与之大相径庭。中欧新蓝筹是他的代表作,而该基金的投资中,贵州茅台、宁波银行、恒力石化前3大重仓皆为大蓝筹。此外,航空股也是他重点投资的领域。若两只基金未来都由周蔚文主导,或许中欧旗下将会有近千亿规模的基金,风格偏向于蓝筹,约占公司基金总规模的五分之一。

兴全基金的做法也类似。在“顶流”基金经理选择上面,董承非离职后,兴全也派出了公司旗下另一名将谢治宇出马担纲。谢治宇的管理时长接近9年,任职年化回报达到26.02%。

从业绩上看,谢治宇的表现更为出色,但是他们二人的风格虽然都是偏均衡,但是也存在部分差异。从董承非的代表产品兴全新视野为例,该产品在董承非2015年7月至2021年10月之间的任职回报为91.2%,最大回撤为25.4%。

而对于该基金重仓股的选择,近年来,他似乎更倾向于对性价比的考量。例如在2021年的投资中,他布局了估值较低的房地产板块。站在2021年年初,经历了一年下跌的地产板块,并不被市场看好,而董承非却在对当年市场整体悲观的预判下,态度明确地指出,将选择继续加仓地产龙头,认为这是比现金更好的资产;对于新能源,他不会选择去重仓。

而2021年,新能源下游的需求继续旺盛,原本估值就不低的中游锂电池厂商,在进一步扩产的情况下,估值继续抬高。虽然不乏有抱团、炒作而形成的泡沫,但是相关板块在2021年经济下行的情况下,景气度的确首屈一指。而地产板块受到的监管力度进一步加大,万得房地产行业指数的跌幅为10.26%,其中,龙头公司股价的下跌力度相对更大。

在以地产为主的各类原因的综合作用下,截至董承非10月20日卸任,该基金2021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只有-5.36%,在2055只同类基金中已经排在了1831位。谢治宇管理的兴全合宜业绩虽然略好于兴全新视野,但是在同一比较区间也未能录得正收益。

不过,谢治宇在所选标的中,传媒和休闲服务类的标的成为影响他业绩的关键因素。例如他重仓的芒果超媒年内跌幅超过20%。而且在此前接受《红周刊》采访时,谢治宇曾表示会将好公司放在性价比的前面考虑,这也是他有别于董承非的一点。

不过,谢治宇虽然接替了兴全趋势的基金经理,但是该基金是由他联合童兰和董理共同管理。虽然四季报尚未披露,但是对比近两个月的业绩表现可以发现,截至2022年1月6日收盘,兴全趋势的净值增长率为3.69%,谢治宇管理的兴全合润和兴全社会价值三年持有的净值增长率为-2.16和-2.63%。那么,兴全趋势究竟是谁在发挥主导呢?

基金新秀不断涌现

公募投资风格进入拐点?

而在去年老将状况频出时,新秀也逐渐上位。在2021年的业绩榜单中,排名前十的基金经理几乎都是新面孔,而他们风格都相对极致。这是否会对未来基金的投资风格带来影响呢?

对此,谢诗琦表示:“相比倾向于消费、医药、互联网、金融地产等行业的传统基金经理,新生代基金经理投资风格思维更加灵活,并且对新事物和有着更敏锐的嗅觉和更快的接受度。具体能够体现在相对传统基金经理更偏持股型,新生代基金经理在灵活性上和换手率上会更突出一些,也比较适应近年来起伏波动的市场环境。”

不过对于相较于大浪淘沙的老将,新人基金经理还缺少市场的考验。也面临不小的压力。2022开年以来,新能源板块持续下挫,也迅速打击了许多新秀的业绩。

对此,池云飞表示:“流动性比较充裕的环境下,成长股往往表现会好于价值股。这一阶段选择投资成长股并不说明该基金经理未来会一直坚守成长股。股票风格上的选择往往体现出基金经理对整体权益市场及细分赛道的把握,我们要积极选择能长期做出正确判断的基金经理。另外,通常新一代基金经理的管理经验尚未经过足够时间的证明,需要以谨慎的态度更全面的观察基金经理的投资特征。”

对于如何把握快速上位与长期业绩稳定的平衡点,谢诗琦也表示:“首先基金经理的投资理念是否成熟,投研流程是否清晰,是否有成体系的投资流程、风控体系等是保证业绩稳定性的内核。除了基金经理自身的能力外,这与他们所处基金公司的研究实力、激励机制、人才梯队、培训体系都息息相关。”

“值得一提的是,新生代的基金经理最开始的基金规模一般不大,对于偏灵活的基金经理来说在今年大幅震荡的市场环境下比较有优势,所以需要关注他们是否具备管理较大规模的能力,具体可以参考他们选择的行业天花板是否高、未来的成长空间是否大、选择公司的市值情况,同时也可以关注他们规模增长的同时超额稳定性的情况,特别需要关注他们是否有完善的风控制度。”谢诗琦进一步指出。

(本文已刊发于1月8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基金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zj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