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公司透析 正文

聚焦IPO | 携“花椒”“六间房”冲刺港股背后,花房集团商誉减值拖累大股东,监管“紧箍咒”难题短期未解

2021年11月18日 21:00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见习记者 | 胡家铭

红周刊 见习记者 | 胡家铭

旗下拥有“花椒直播”和“六间房直播”两大直播平台的花房集团,于10月25日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拟于港交所挂牌上市。

公开信息显示,花房集团专注于在线社交娱乐领域,拥有从直播到一系列多面音视频社交网络产品及服务的多元业务组合,旗下共有三大平台,即移动端旗舰产品花椒、PC端旗舰产品六间房(包括移动端六间房直播、石榴直播及花房直播)以及在海外运营的HOLLA集团旗下的国际产品。

目前来看,国内的直播平台以游戏类直播为第一梯队,主要为斗鱼直播、虎牙直播和YY直播,其中虎牙和斗鱼已于美股上市。而第二梯队则是以秀场为主的泛娱乐直播,花椒直播、映客直播和六间房均属此类。其中,映客直播已先行在港交所上市。

在营收和业绩表现上,花房集团报告期内营收维持着持续增长态势,而经营活动所得经调整净利润也从2019年实现扭亏为盈后实现持续增长。不过,相较光鲜的营收和净利润,《红周刊》记者发现,花房集团资金面紧张的现实是不容忽视的,自2019年实现经营现金流净额为正且达到4.47亿元后,2020年又大幅下滑至1.86亿元,这背后或与其人力成本持续居高不下有关。

收入类型单一,人力成本高企

花房集团在招股书中称,其几乎所有的收入均来自于购买及向主播打赏虚拟物品及购买其他直播产品。这意味着,如果公司想要实现收入增长,大概率上只能着眼于用户和主播数量的持续增长。

然而从上述两个指标来看,花房集团的情况是不容乐观的。截至2021年8月31日,花房集团的注册用户虽然达到3.7亿,但花椒直播报告期内的月活用户却分别为4100万、2360万、2720万、2950万,这意味着三年时间花椒月活下降了1150万户,2020年月活用户仅为2018年的66%。

在主播数据上,平台活跃度的下降则更为明显。据Pingwest品玩报道,在2017花椒之夜颁奖盛典上,花椒联合创始人、副总裁于丹宣布,花椒用户突破2亿,用户覆盖500多座城市,月活接近4000万,活跃主播1500万,打赏流水超50亿。但招股书却称,截至2021年8月31日,花椒注册主播已经下滑到1010万名,有20万名平均月活跃主播,如此的数据变化意味着,现有数据和 2017年宣称的数据存在着至少三分之一的差距,而活跃主播差距即使考虑到宣传需要,也是存在着相当大的差别。

为了维持自己的主播,花房集团报告期内付出的成本也是水涨船高。据招股书,公司绝大部分销售成本是其直播服务与主播打赏的收益分成,这对花房集团的成本结构产生了直接影响。2018年~2021年1~8月,主播成本分别为14.87亿元、19.20亿元、24.46亿元及19.56亿元,分别占同期收益总额的74.6%、67.8%、66.4%和66.1%,如此的占比不可谓不高。

或正是对主播成本支出的居高不下,导致公司的盈利水平在报告期内一直处于较低的水准。仅从营收数据看,公司在2018年~2020年实现营收分别为人民币19.93亿、28.31亿、36.84亿,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方面,公司2018年亏损1.89亿元,2019年、2020年分别实现盈利1.9亿元和3.39亿元,摊薄后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77.17%、5.45%和-74.83%。

大股东投资花房集团遭遇重大浮亏

值得一提的是,若不考虑非经常性损益影响,公司在2020年录得亏损金额高达15.25亿,从背后原因看,主要是公司对此前重组时的六间房进行了大额商誉减值计提,而正因六间房资产的缩水,其大股东宋城演艺同样在2020年年报中对花房集团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了巨额减值准备。

花房集团和宋城演艺的关系要追溯到2018年。当年6月,宋城演艺发布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六间房科技有限公司与花椒直播的运营主体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进行重组。

此次重组,六间房作价34亿元人民币,花椒直播作价51亿。重组后,花房集团投前估值不低于85亿元。截至目前,宋城演艺在花房集团中的持股比例为37.06%。六间房成立于2006年,宋城演艺在2015年以26亿元人民币价格收购了其100%股权。

从重组前后的估值变化看,在重组之初,宋城演艺在六间房上的股权投资是有一定浮盈的。然而时隔三年后,宋城演艺2020年报却显示,根据宋城演艺对花房集团长期股权投资所做的减值测试来看,其账面价值已经缩水为34.4亿元,可收回金额为15.78亿元,因而对这笔长期股权投资计提了超过10亿元的减值准备。

也正是此次巨额计提,上市十年有余的宋城演艺出现了上市以来的第一次亏损,亏损金额高达17.52亿元。宋城演艺在年报中表示,自2020年后,北京花房科技的经营业务不再纳入母公司的合并范围内。

行业监管趋严

成长空间或有限

重组后的花房业绩未达预期,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并不能完全归咎于自身的。相对于斗鱼、虎牙等第一梯队的游戏直播平台,由于花房集团的定位属于以秀场直播为主的泛娱乐直播,其在直播内容深度和广度方面天生就要弱于有独家游戏内容直播的游戏直播平台,也不存在明显的不可替代性。

而这个弱点在短视频平台出现之后就更为明显。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兴起,不但抢走了直播平台用户的时间,而后直播功能的更新对花椒和六间房而言更是替代关系而非互补关系,这进一步加快了花房集团旗下产品用户的流失速度。

仅就用户数量来看,截至8月31日,公司累计约有3.72亿注册用户。同期平均活跃用户只有5990万名。换言之,活跃用户数量仅占整体用户的六分之一,这根本无法与月活上亿的短视频平台相抗衡。

即便如此,花房对于这部分活跃用户似乎也并没有善加对待,据新浪旗下黑猫投诉平台数据,在其上存在的72条投诉中,多数为充值未到账,无故封号等理由,而回复数量与处理数量均为0,很显然,这些用户是在官方客服未能妥善处理之后才到第三方平台投诉的。由此观之,花房集团对于其用户的售后服务仍存在一定的欠缺。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花房集团就毫无优势可言。今年前8个月,花椒和六间房付费用户的留存率分别为78.8%和66.1%,这是很高比例的付费用户留存率。但这种高留存率,很大程度上是依赖打“擦边球”的方式获得的。

据天眼查数据,2020年到2021年间,花房集团共收到过三次行政处罚决定书。而其缘由均为旗下直播平台“低俗直播”或打色情“擦边球”行为。而随着国家对于直播行业的相关法规不断出台,这方面受到的监管会日渐趋严。而这类事件在以秀场直播为主的六间房和花椒等平台发生在所难免。在此前提之下,花房集团的业务因直播内容导致的合规风险,亦将成为制约其成长性的重要因素。

附图 花房集团所受行政处罚情况

图源:天眼查专业版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zj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