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公司透析 正文

聚焦IPO | 丛麟环保产能利用率明显不足,逆势扩产是真的看好产业远景,还是巧立项目圈钱?

2021年10月11日 19:42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见习记者 | 边疆

红周刊 见习记者 | 边疆

自2017年起,危废产业就是一个字“火”,千亿级的大蓝海市场配上2018年上半年的“清废行动”,让这一产业获得很多国内大小企业青睐,然而在短短几年时间过去后,如今的危废处理行业产能已严重过剩,陷入企业兼并、压价竞争局面。

作为一家主营业务为危险废物的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置的企业,丛麟环保此次募资除了有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还有14.3亿元用于建设上海临港地区工业废物资源化利用与处置示范基地再制造能力升级项目等4个项目,其中上海地区之外就有3个项目,投资规模达11.2亿元。让人好奇的是,其在大幅扩充产能时不知是否考虑过危废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和处理单价持续下跌的现状,而在开辟外省市场时,面对早先布局且规模相对更大的竞争对手,如何让自己具有竞争优势显然也是公司头痛的事。此外,若考虑到公司账上还有3亿多元货币资金,且有余钱进行理财的事实,让人对其本次拟募集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性的理由是否充分同样存在质疑。

危废处理行业产能严重过剩

“十三五”(2016年~2020年)期间,国家政策大力支持危废处理行业发展,相对较低的进入门槛让大批企业争相涌入,截至2019年底,各省(区、市)颁发的危险废物(含医疗废物)经营许可证由期初的2195份增至4195 份,经营许可证核准能力也由期初的6471万吨增至12896万吨。大量新公司的涌入,不仅导致行业产能短时间内急剧增加,且竞争也愈发激烈。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危险废物核准产能增加了6425万吨,但实际处置量仅增加了1929万吨,核准产能与实际处理量之间差值由期初的4842万吨增至2019年末的9338万吨,年复合增长率达24.47%。一边是企业们杀红了眼般地拼命扩充产能,而另一边则是危废实际处理效率的跟不上节奏,大批企业的新增产能出现了严重过剩。据《2020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统计,2016年危废行业产能利用率为25.17%,至2019年时也仅为27.59%,4年间的产能利用率只提高了2个百分点。截至2019年底,国内平均每份经营许可证核准的业务规模仅为3.07万吨/年,平均每份经营许可证的实际处置量为0.85万吨,处理能力十分低下。即使从已经上市的东江环保和超越环保情况看,前者2020年资质利用率仅约为40.53%,而后者2019年的产能利用率为45.32%。

产能无序扩张的后果导致国内企业的危险废物无害化业务只得压价竞争,譬如超越科技工业危险废物平均处置价格由2018年的3320.15元/吨降至2020年的3074.37元/吨。同样,丛麟环保危险废物无害化处置业务的单价也由2019年的6225.89元/吨下降为2020年的5356.51元/吨,同比下降13.96%。

此外,因行业标准提高,导致部分综合效益不高的废有机溶剂等业务结构变化,同时受无害化处置产能扩张的影响,丛麟环保2020年资源化利用处置数量也同比下降了26.58%,收入下降了21.55%。

总之,在行业竞争持续加大下,公司的已经很难维持此前2年的50%以上的高毛利率了。

逆势大幅扩产

产能消化成现实问题

在行业竞争愈加激烈下,丛麟环保还要投资17.68亿元建设上海临港地区工业废物资源化利用与处置等4个项目,其中运用募资金额高达14.3亿元。对比2020年底丛麟环保的资产总额18.25亿元,新建项目相当于再造一个“丛麟环保”。丛麟环保扬言要通过此次募投项目延伸产业链和丰富种类,提升市场份额,成为全国危废处理的龙头企业。

反观丛麟环保现有的产能,2018年至2020年(报告期),其危险废物处理产能分别为2.25万吨、19.68万吨、23.03万吨,募投新增产能是2020年产能的3.19倍。值得重视的是,报告期内丛麟环保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27.56%、58.34%和55.98%,在行业产能利用率整体不高且还在压价竞争环境下,若新增项目达标后释放产能,则如何消化新增产能问题显然是个急需解决的现实问题。

《红周刊》在此前发表的《丛麟环保实控人拆出资金涉嫌违规, 50%多的毛利率未来能否维持住存在压力》文章中,曾重点提到过公司业务对上海地区存在严重依赖问题,市场占有率已经较高,继续提升的压力较大,急需开拓上海地区之外市场。 

虽然此次募投的阳信项目的主要运营地在山东,但从山东省危险废物产生量和处置能力情况看,全省已建成的危险废物焚烧处置能力已基本能够满足全省危险废物焚烧处置需要,另外,山东省危险废物一半通过企业自有生产设施或自建危险废物利用处置设施自行利用处置,一半委托外单位利用处置,丛麟环保能够参与竞争的市场份额也仅有危废处理需求的一半。而就已经存在的山东环沃子公司(2016年成立)来说,其2020年还亏损842万元。如今再投资3.52亿元建设阳信项目,让人担忧其新增产品未来如何消化问题。

此外,投资近9亿元的山西运城两个项目,也可能因山西市场容量有限而产能利用率不高。资料显示,2019年山西省工业危废产生量仅有50万吨左右。另据当地媒体报道,如今山西的很多危废项目已经‘吃不饱’,项目盈利比较困难。

考虑到目前我国危废处理行业呈现“散、小、弱”及单一化的特征,低价恶性竞争的结果很可能给环保企业带来大量应收款项,资金的被占用导致很多环保公司只是表面富贵,看似有不错的营收,但真正能到账的却不多,而这也是很多上市环保公司为什么在经营中常常爆雷的重要原因,对于这一点,丛麟环保同样是存在风险的。

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20年,丛麟环保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有9389.62万元、13082.42万元和11420.47万元,坏账准备分别有48.08万元、67.05万元和87.49万元。值得一提的是,丛麟环保绝大部分应收账款账龄在一年以内,占比在99%以上,公司采用账龄组合来计提坏账准备,账龄在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均为0.50%。从公司选用的同样采用账龄分析法的超越环保计提比例为5%,东江环保2020年的的计提比例为2.08%,此外,在公司未选用的同行公司坏账计提情况看,一年内的坏账计提普遍在5%~10%之间,而公司的0.5%的计提比例显然还是有点不够充分。

此外,从招股书披露的资料来看,2018年至2020年,丛麟环保的货币资金分别为1.58亿元、1.53亿元和3.45亿元,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0.4亿元、2.24亿元、2.62亿元。2019年和2020年期间,丛麟环保还购买了一定的理财产品,共计获得理财收益429.62万元;两年内现金分红仅1.28亿元。此外,报告期内公司多次向实控人控制公司借钱不计利息。种种迹象表明公司是不缺钱的。可奇怪的是,此次IPO,丛麟环保却要募资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如此做法显然又与其“不差钱”的表象截然不同。

总之,综合考虑到环保行业产能利用率不足,且公司资金使用情况,让人怀疑公司此次上市融资是真的缺钱,还是为了能上市多圈钱而巧立了不必要项目。

相关阅读:

1. 丛麟环保同业竞争问题明显,保荐人旗下公司突击入股哄抬估值令人担忧

2. 丛麟环保实控人拆出资金涉嫌违规, 50%多的毛利率未来能否维持住存在压力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fsk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