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周刊原创 正文

ST中昌实控人被悬赏千万元,多家金融机构被三盛宏业危局拖累

2021年09月27日 21:06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惠凯

红周刊 记者 | 惠凯

三盛宏业债务危机不仅套牢了一大群金融机构,且实控人也被法院高价悬赏。在债务重组过程中,曾在另一家企业任职的高管组团进入管理层的情况也是让人奇怪的,令人怀疑这一行为背后或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三盛宏业是一家集房地产开发、城市建设等多元化产业的投资型民营企业,自2019年爆发债务危机以来,旗下的ST中昌等上市公司受到了母公司债务危机拖累,整体经营萎靡不振。为解决自身的债务风险,在破产重整过程中,三盛宏业积极引入多位前“亿阳系”高管,譬如曾主持亿阳债务重整工作的曾建祥、曾任ST信通董事长办公室主任的马凯等。

三盛宏业爆发的债务危机让多家金融机构被深套,譬如中诚信托、西南证券等金融机构有多只资管计划持有了三盛宏业发行的标的债券。值得一提的是,三盛宏业的债务危机还导致了其旗下的多个楼盘项目出现了烂尾,引发很多投资人不满。

ST中昌实控人被悬赏千万元

今年9月初,ST中昌公告称,公司新董事长凌云上任一个多月,前任董事长厉群南一直未移交公司印章、证照,印章存在失控风险。对此,上交所紧急下发监管函,要求其核实厉群南未移交印章证照的具体情况,并约谈了凌云、厉群南和新任总裁曾建祥。

9月14日,ST中昌公告称,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聘任高级管理人员的议案》等议案,但董事厉群南却表示不信任现有新高管团队,认为新高管团队行为不妥当,也因此对议案投出了反对票。

ST中昌的实控人是知名房地产开发商三盛宏业的灵魂人物陈建铭。2007年,陈建铭踏入资本市场,通过借壳华龙集团装入主业为远洋运输的中昌海运资产(即ST中昌),但远洋运输业十多年来一直不景气,导致公司长期经营不善,为此,公司在2016年斥资25亿元收购了博雅科技、云克科技等公司股权,转型大数据领域,名称也更改为中昌数据。2018年,公司又收购了移动支付公司亿美汇金的大部分股权。

令人遗憾的是,公司的一系列并购并未取得预期效果。2019年,公司巨亏15.7亿元,其中仅对子公司博雅科技的商誉减值就近8亿元。此外,上市公司对2018年收购的亿美汇金也失去了控制。公告称,“北京亿美汇金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2019年度预审计工作不能正常进行,公司对亿美汇金已失去控制,将会对公司2019年度审计报告的审计意见产生影响”。同样是在2019年,上市公司大股东三盛宏业也突然出现了债务危机。多重打击下,中昌数据的业绩也是一落千丈,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由2018年的1.21亿元下滑到2019年巨亏15.69亿元,利润增速同比下滑了1392%。2020年,公司虽勉强盈利0.09亿元,但紧接着在2021年上半年又亏损0.29亿元。

三盛宏业曾是全国房地产企业百强之一。2018年底时,公司上海地区总经理屈国明还畅想“三年千亿”的目标。但在外有强监管、内有无序扩张+债务高企下,2019年还是爆发了债务违约。罕见的是,实控人陈建铭还被法院公开重金悬赏。据青岛市中院近日通告,凡举报三盛宏业及陈建铭藏匿、转移财产的线索并帮助法院执行到位,举报人可获1000万元悬赏!

陈建铭除了在A股市场有布局外,港股市场也有布局。2017年底,三盛宏业曾斥资20亿港元入主镇科集团(00859.HK),并将其更名为“中昌国际控股”。镇科集团是港股市场的老牌壳股,实控人多次策划卖壳未成功,直至陈建铭以2.42港元/股的高价接手。但陈建铭这一次又押错方向,其接手后股价出现大幅跳水。由于三盛宏业向中国信达融资时,曾以中昌国际控股的股份作为抵押,在其债务违约后,信达接盘了中昌国际控股。目前中昌国际控股已跌成仙股,股价仅0.26港元左右。

多位新任高管曾在同一家公司任职

在危机出现后,三盛宏业和ST中昌的管理层也出现大幅调整。2021年8月,曾建祥正式接任ST中昌总经理(总裁)。公告称,曾建祥1989年出生,之前任亿阳信通董事长、亿阳集团副总裁,目前是三盛宏业的董事长特别助理、首席重组官。

为何一个才32岁的年轻人就接连在两家知名民企担任要职?

据《红周刊》记者独家调查,曾建祥此前也是一位创业者。天眼查显示,2017年前,曾建祥是紫川文化传播(上海)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法人代表。2017年12月,他因打架一事被警方羁押于上海某看守所,“巧合”的是,当时因行贿被带走调查的前亿阳集团实控人邓伟也羁押在这里。在看守所这段时间内,双方之间是否存在接洽虽无法证实,但值得一提的是,在曾建祥出狱后,其担任了亿阳集团副总裁,主持亿阳集团债务重整工作。

在亿阳集团进行债务重组的那几年,债务重整方案几次被推翻,战投也换了好几波,但最终还是在2020年通过了重整方案,保住ST信通的上市地位,而曾建祥也得以功成身退。2020年9月,曾建祥不再担任ST信通法人代表、董事长等职位。

《红周刊》记者获悉,ST中昌此次引进曾建祥很可能是相中其债务处置能力,特别是其与债权人、监管层的沟通经验。正如公告所言,其“具有较深厚的公司管理基础和债务重组及破产重整经验”。

除了曾建祥,ST中昌此次引入的新任副总经理马凯、朱厚荣也都有参与当年亿阳集团重组的经验。据公告,马凯曾是ST信通董事长办公室主任;朱厚荣曾是直真科技(003007.SZ)副总经理、ST信通财务总监。

可让人好奇的是,前“亿阳系”的高管大搬家至三盛宏业却是有很多蹊跷的,譬如:马凯1985年生人,在赴亿阳工作之前,大部分时间从事一些电竞俱乐部或电竞协会的工作;朱厚荣有着丰富的财务从业经验,今年7月突然申请辞去ST信通CFO的职位,闪电赴ST中昌任职。

就在近日,三盛宏业还提出,要求罢免上市公司的监事王丽媛,称其未有效履行监事职责,“不能发挥监事会的监督、核查的相关作用,不利于维护全体股东及公司的长远利益及长期发展”,提名的新任监事杨斌也有在亿阳集团总裁办的任职经验,而且更加年轻,仅28岁。另据接近亿阳高层的人士透露,8月份辞任ST信通副总裁/董秘的方圆也有可能加入三盛宏业和ST中昌。

对于前亿阳高管的组团进入,ST中昌的其他董监高也有反对声音,例如独董陆肖天、应明德就认为,曾建祥不具备上市公司所在业务领域的开拓经验,且由于是上市公司大股东委派,且上市公司实控人此前因操纵股价曾被罚,“恐未来会因为曾建祥先生的上任给上市公司带来其他负面影响”。

此外,同样是对于有着在亿阳工作经历的人员组团进入三盛宏业情况,多位亿阳债券持有人也表示震惊。一家私募基金持有人透露,曾建祥在亿阳期间,重大决策上主要还是遵循了邓伟的想法。对于三盛宏业和ST中昌引入“亿阳系”高管,这位私募人士猜测,“感觉是邓伟在后面坐镇。”

对此,记者从ST信通前董秘/副总裁方圆处了解到,多位亿阳背景的高管齐赴三盛宏业和ST中昌,与邓伟无关,“是他们自己志同道合的选择”。

今年8月,方圆辞任ST信通的副总/董秘职位。记者获悉,方圆也很有可能加盟ST中昌,担任董秘。

在亿阳实施重整后,东北资本大佬王文锋成为了ST信通的新实控人,但据ST信通前高管、前十大股东之一的郭先生透露,邓伟还曾抱有过重新拿回上市公司的想法,但监管层的一纸处罚决定,让其希望破灭。今年7月底,黑龙江证监局公告称,邓伟控制ST信通期间主导了大部分违规担保的签署,是ST信通信披违法违规行为的直接主要负责人,因此决定对邓伟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债务危局波及西南证券、中诚信托等多家机构

进入2021年,三盛宏业和上海三盛房地产集团都申请了破产重整,这让多家金融机构受到牵连。譬如在信托系债权人中,大业信托、中诚信托、爱建信托、民生信托等金融机构赫然在列。据《红周刊》记者了解,在三盛宏业债务危机爆发前夕的2018年,中诚信托发行了“三盛集团特定资产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为三盛宏业募资,抵押物为舟山时代广场的150多套房产,到期后未能顺利兑付。

据中诚信托年报,中诚信托的不良资产从2020年初的17.5亿元增至年末的24亿元,不良率由期初的2.8%升至期末的3.09%。在资产规模上,中诚信托管理的信托资产也从年初的2494亿元萎缩至年底的2077亿元。

债券方面,2016年后,三盛宏业发行了10多只债券,目前已有16三盛04、19三盛05等多只债券出现违约。据《红周刊》记者了解,西南证券是较大的持有人之一。可佐证的是,西南证券今年2月公告坦承,公司旗下的“双喜金债2号”等5支资管计划持有了16三盛04,在债务违约后,公司向三盛宏业和陈建铭追讨债务本金2.3亿元及利息,并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风险的出现对西南证券的伤害是不小的,由于西南证券用自有资金认购了2亿元,因三盛债估值下调,可能减少公司2020年归母净利润约1.2亿元。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西南证券此前的投资风格比较激进,出现在多家违约中小地产商的债权人名单里,譬如在此前《红周刊》报道的正源地产债务危局中,西南证券就有多只资管产品持有了正源债。此外,西南证券的股权质押也有多宗业务没能善了,导致西南证券只能通过诉讼来维权。今年年初至今,西南证券已经先后发布了7份对债务人和资管计划交易对手的起诉公告。

难啃的烂尾楼

除了股民和金融机构受到拖累外,债务危机之下,三盛宏业旗下还有大量在建房产的交付进度也被推迟,譬如上海周浦的明天华城56/57两栋楼,开发商的母公司就是三盛宏业。据购房者耿女士告知《红周刊》记者,她于2019年初签订了合同,原本应于今年8月底交房,但如今这两栋楼已经出现烂尾。

耿女士表示:“2019年底,当时我的银行贷款一直没下来,就去问上海银行,银行说开发商资金有问题,房子被抵押了,导致我的贷款办不下来。”

管理明天华城6/57号楼项目的一位段姓负责人不久前也对媒体表示,去年凑钱才把水电煤这一块完成,近期正在筹措后续资金,“争取一个月之内凑钱让工地动起来”,但对于交房时间,仍无法确定。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三盛宏业旗下的上海浦东颐盛御中环项目、浦东临港鲜花港等项目同样出现了烂尾,目前政府部门已经介入,方案大致如下:首先要求金融机构撤抵押,特别是全款买房的客户、可立即办理;开发商尽快给出复工方案;启动预告登记,房产重新抵押给银行、银行再发放开发款项。

明天华城56/57号楼的产权被抵押给东方资产。有房主透露,三盛宏业欠东方资产约有十几亿。通稿也显示,2019年9月,三盛宏业和东方资产的子公司上海东兴投资“进行全面战略合作”,但彼时三盛宏业债务危机已爆雷在即。在危机爆发后,多家大的债权人组织了对三盛宏业的监管小组,其中就包括了上海东兴。

近两年,以华融为标志,以往持续扩张的四大AMC公司急踩刹车,管理和人事也全面收紧。东方资产去年以来就有多位高管落马。今年6月,中纪委驻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宣告,东方资产前副总裁胡小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是继赖小民之后,四大AMC又一位副总裁级别以上高管落马。

对购房者来说,解决方案存在不少难点,仅支付了首付的房主,需尽快补足购房款,但介于目前银行对房产的信贷投放非常保守,要想从银行获取贷款难度还是很大。

其实,对于整个房地产行业来说,三盛宏业目前遇到困境只是诸多问题地产公司的缩影,楼市政策持续收紧下,就连地产龙头恒大也在今年出现了流动性紧张问题,甚至还出现部分楼盘停工现象。据相关媒体报道,目前各地政府正在考虑联合城投和其他地产商承接恒大的项目,以优先保障购房者的利益。

(本文已刊发于9月25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zj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