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周刊原创 正文

赎旧买新遭遇严管,基民追捧新基或亏“时间成本”

2021年09月26日 17:33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特约 | 王晓明

红周刊 特约 | 王晓明

中秋节前关于公募的监管举措陆续出台,其中一条是关于赎旧买新的管控。根据规定,首发权益类基金若成立后6个月单一渠道净赎回规模超40%,需向各地证监局上报。

“赎旧买新”已成常态

建仓后净值波动或是内因

数据显示,仅12月和1月新成立的权益类基金达127只(份额合并计算),合计规模约4654.27亿元,其中富国均衡优选、银华心佳等多只基金募集规模破百亿元。在产品快速成立后,后续投资策略和建仓路径可能直接影响到入场投资者情绪,继而影响到他们赎回的节奏。

例如嘉实优质精选12月9日成立,成立之后便快速建仓,至今年2月10日,涨幅几乎与基金经理胡涛管理的优质企业一致。在此期间,基金基本以创新药、医疗服务、消费升级、先进设备等板块的行业龙头公司为主,其中恒立液压、爱尔眼科、卓胜微等标的阶段性涨幅较大。

但是,节后市场调整中这些“茅指数”成份股也受损严重。在3月8日基金开放申购、赎回时,该基金的净值已经回落至1元以下,其后市场逐渐回暖,在净值逐渐回升的过程中,经受了封闭期大涨大跌的投资者逐渐离场。根据二季报,基金目前规模为30.9亿元,较首发时减少41%。

在今年大幅波动市场下,因建仓时机判断失误导致基金成立后表现较差的例子也屡见不鲜。以12月中成立的大摩内需增长为例,它于1月14日开放日常申购,但是根据季报,考虑到前期建仓的食品饮料、医药、家电等消费板块跌幅较大,基金在市场下跌过程中逐渐将仓位降低到中性水平。

而3月31日时它的股票仓位仅仅约为48.40%,所以即便在茅台、美的反弹的过程中,基金的阶段涨幅也没有超过10%。相对平庸的表现同样引发较大比例的赎回,根据二季报,该基金较募集时规模减少将近40%。

甄选新品综合考虑

基金经理、管理人、托管机构

不考虑明星因素外,对这一现象影响更大的是银行、券商等中介机构中间收入导向的营销行为。我们很容易找到今年业绩不错,但是同样赎回比例较大的产品,例如华商景气优选。自成立以来除3月出现小幅下跌外,其余时间净值平稳上涨,当前涨幅已经超过30%,但实际上赎回比例相比前述产品更高,基金的首发规模为4.18亿元,截至半年末产品规模仅余1.52亿元,降幅达到64%。

从销售机构或者营销人员角度看,在公司派出旗下明星发行新品的前提下,权益类基金的认购费是丰厚且易获得的收入。当然如果想让收入增加,销售人员会鼓励投资者增加交易频率,常见做法是营销人员在基金收益率达到10%左右就会引导客户赎回,再去购买新基金。另外,券商、银行甚至基金公司本身都有追求规模的冲动,尤其在年初会有“开门红”的考虑,所以通常在年初密集下发销售政策或者密集发行产品,更加助推短期“赎旧买新”行为。

随着券商结算模式的试点工作已经正式转为常规,今年有不少基金选择券商托管发行新产品。相比传统的银行托管,银行渠道仅能收取固定的托管费用,券商托管在托管费的基础上还能有独家的交易佣金收入。所以从收入角度看,券商发力销售的动力会更强,因此,部分通过“营销”而来的资金就会选择短期获利了结。近期采用券商结算模式的基金普遍赎回比例较高,例如招商证券托管的金鹰责任投资赎回占募集规模83%,中泰证券托管的渤海汇金新动能也高达59.40%。

在赎旧买新的过程中,投资者反复操作未必能获得基金长期收益,本次政策能够一定程度改变销售机构的生态。但彻底改变这一现象,除了产品业绩稳健向上外,核心在于销售渠道能够改变现有考核方式,从考核销量转为考核保有量。可喜的是,部分头部渠道已经开始“自我革命”,对基民来说,除了关注基金经理的管理能力,管理人、中介机构的盈利导向也是认购新产品时需要考虑的。

(本文已刊发于9月25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产品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zj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