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资本风云人物 正文

芒格:愿意欣然发现自己的错误才能不断进步,受情绪干扰的投资是愚蠢的

2021年09月07日 11:21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张景舒 林伟萍

特约 翻译 | 张景舒

红周刊 编辑 | 林伟萍

近期在美国华尔街价值投资圈非常火的一本书,威廉·格林(William Green)所撰写的《Richer, Wiser, Happier》,翻译成中文就是《更富有、更有智慧、更快乐》(编者注:目前该书仅有英文版,尚未有中文版)。

在此前的文章中,我们通过本书了解了巴菲特、比尔·米勒等顶级投资人眼中的芒格,以及芒格推崇的逆向思维,如何在投资和生活中应用。

本期我们将聚焦芒格对心理学在投资和生活中应用的看法。芒格强调,激励机制在认知与行为变化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同时要警惕大脑的“自欺欺人”,因思考上的捷径而做出仓促的决策并导致灾难;愿意欣然发现自己的错误才能不断进步;所有好的投资者都是非情绪化的。

以下为文字摘录(有删节和编辑):

芒格的心理学集锦

是份实用的避免“灾难”的清单

我们作为投资者,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之一,便是人类大脑本身就不是为做理性决策而设计的。

我们的判断常被诸如恐惧、贪婪、嫉妒与缺乏耐心等情绪所支配,会使我们对现实的认知因既有的偏见而扭曲,会被同辈竞争和销售话术所影响,会因不完全的或有谬误的信息而采取行动。

正如进化生物学家罗伯特·特里弗斯 (Robert Trivers)在《傻子的傻事:人类生活中的欺骗与自我欺骗逻辑》一书中所写,“我们感知世界的伟大器官”让我们能获得那些我们的大脑能系统性地“降解并摧毁”的信息。

在上世纪90年代,芒格在三次不同的演讲中针对“人类误判的心理因素”这个难题提出了解决办法。在2005年,他写了一篇现在已经录入《穷查理宝典》的长文。在这篇被尼克·斯利浦(Nick Sleep)称作“有史以来最好的投资演说”的文章里,芒格将其卓越智识展现无遗。

从未上过任何心理学课程,只读过三本心理学书籍的芒格总结出一个长达二十五条的可能导致我们的大脑犯错的“心理倾向”,并给了他们许多生动形象的名称,诸如“自视甚高倾向”、“瞎扯蛋倾向”、“简单的疼痛规避倾向心理”等。他甚至斗胆批判学术界的心理学家们并不懂这门属于他们自己的学科。

芒格的这个“集锦”为他和我们都提供了一个避免灾难的实用清单。“这里的窍门在于首先理解他们,然后按照这个清单去训练你自己”,斯利浦说道,“能对清单上的内容如数家珍是一回事,但能把这些内容内化却又是完全不同的一回事了。后者是你需要下功夫的。”然而,这又是必须要做的,因为“最可持续的优势是心理上的优势”。

芒格:永远不要忽略激励机制的强大力量

芒格的第一条“心理倾向”如此显而易见以至于我们可能都会忽视它:激励机制在认知与行为变化中所起到的作用。

他援引了一句他的英雄,本杰明·富兰克林的话,“如果你想说服别人,一定要诉诸对方的利益,而非理性。” 芒格写道,“这条玉律是生活中伟大而简单的一条指导:永远,永远不要在你应思考激励机制的强大力量的时候思考任何其他的东西。”

激励机制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至关重要,无论是激励员工还是劝服对手。芒格警告人们要当心那些因激励机制而给出带有偏见的意见的销售员们,因这类激励会使得即便“非常体面的个体”做出“非道德的行为以获得奖金”。作为反制,芒格建议我们要尤其警惕那些对于顾问们有利的职业资讯与建议。

芒格常常强调与值得尊敬的且无私的人们合伙的重要性,同时应避免那些有“不良动机”的人们。他在2008年-2009年被华尔街最聪明且机智的人们,因重组次级贷款并创造具有投资级别评级的有毒债券的行为最终导致金融危机而感到震惊。

当别人都在做同样龌龊的事并从中获利时,我们总是更容易将这类卑污的行为理性化。但芒格推荐我们遵循一条更高的道德标准,并对这类行为予以回应:“我比你们更崇高。”

芒格:要警惕大脑“自我欺骗”

另一个认知危害来自于芒格演说中所提到的“倾向于尽快阙疑”并迅速决策—这一倾向的诱因常常是外界压力。这种“避免疑惑的倾向”也合乎进化逻辑,因为我们的祖先们常需在紧迫的威胁面前快速回应。

然而思考上的捷径常使投资者们做出仓促的决策并导致灾难。

更糟糕的是,我们还经常变成芒格所谓的“避免不一致倾向”的受害者,并使得我们抵触可能与我们既有结论相左的新的信息和洞见,无论我们可能是如何仓促地形成那些既有结论的。

芒格曾提供过一个生动的比喻:“当一个精子跑进一颗人卵后,卵子有一个自动关门功能,直接把其他的精子都拒之门外了。人类的大脑也有非常强的类似倾向。”

不愿重新审视或改变我们的观点是理性思考的最大障碍之一。比起开放的心态,我们更倾向于有意无意地给那些支持我们既有信仰的信息以优先级。这种盲目附着于我们既有信仰的错误可以因为其他几类心理学倾向而被加剧。

“自视甚高倾向”让我们高估我们的才华、观点和决策。

“过度乐观倾向”将我们引诱到财务自负的大意行为中,尤其是在我们觉得一切正按照计划进行且自己仿佛很聪明的时候。

“简单疼痛规避心理”让我们在无法承担现实的苦楚时扭曲事实。这种倾向解释了为什么那么多投资者们自欺欺人的觉得他们能够在长时间内战胜指数,尽管他们可能缺少这么做所需要的技巧、性格和成本管控。

芒格很喜欢古希腊雄辩家德摩斯梯尼(Demosthenes)的一个观察:“没什么比自欺欺人更简单。每个人所希望的,都是他信以为真的。”

愿意欣然发现自己的错误才能不断进步

如果人脑如此容易自我欺骗,那我们如何才能做出理性的投资决策呢?首先,我们必须承认这一事实。就像格雷厄姆说的,“投资者主要的问题——以及他最大的敌人——或许就是他自己。”

芒格对抗非理性的方法,是效仿一些“极端客观”的科学家,诸如查尔斯·达尔文,亚伯特·爱因斯坦和理查德·费曼。

当我问到我们应如何向他们学习并思考问题时,芒格说:“他们对自己非常严苛…他们不断试图减少愚蠢。他们在乎正确的思考方式。他们能聚精会神很久,且通过工作,工作,再工作来避免愚蠢。”

芒格尤其崇尚他们坚定不移地找出“证伪证据”的决心,即便是面对他们最钟爱的信仰。比如达尔文拒绝让他的基督信仰或大众共识影响他惊艳四座的进化理论。在他1859年所著的《物种起源》中,他放弃了圣经中一个不可亵渎的信条:“经过在我能力范围内的细致的学习和不带感情的研判,我可以确凿无误地说,那些大多数自然学家所信仰的以及我曾经所信仰过的所有生物都是被独立创造出来的这一观点,是个谬误。”

愿意欣然发现我们自己的错误这一习惯对个体而言是一个巨大的优势。芒格通过在每次摧毁一个自己曾深信不疑的信条之后给自己鼓掌来培养这个习惯,并让该习惯变成一种带有满足感而非耻辱感的“铲除无知”的行为。

他有一次这么评述,“如果伯克希尔有过什么进步,那其中很大一部分应是我和沃伦都很善于摧毁我们最喜欢的想法。如果有哪一年你没有摧毁一个你自己钟爱的想法,你恐怕就浪费了那一年。”

另一种保证我们孱弱的想法和懒惰的偏见不会横行霸道的方法,是找一个充满智慧的、愿意与我们针锋相对的对手。

巴菲特曾有一次评述道,“人类最擅长做的,是把所有新的信息都遵循他们既有的结论来进行诠释…这是一个我们每一个人都与生俱来的能力。我们如何对抗这种倾向呢?”

他的答案是:“找一个不卑不亢并高度逻辑化的合伙人…或许是你可以找到的最好的应对机理了。”芒格,作为一个理想的击剑对手,扼杀了如此多个巴菲特的投资想法,甚至被巴菲特称为“那个喜欢说不的讨厌鬼”。

所有的好的投资者都是非情绪化的

我们都需要诚实和自我认知来保证我们的情绪不会蒙蔽我们的判断并影响我们的表现,这样我们才能高度小心地继续前行。

广泛的说,我们需要构筑一种有利于我们冷静并有韧性的生活方式。

芒格便是一个会花很多时间去做不少能够给予他平衡和健康的各类活动之人,这里包括在他家中的图书馆读书,和朋友们打桥牌、打高尔夫,或钓鱼。他也会维持一个不那么紧凑的生活节奏以便于他有足够空间进行冥想。

细节可能各不相同,但我们都需要一些习惯和兴趣爱好来加强我们内心的平静。

不过,是事实,芒格很少像我们普罗大众那样需要努力去平衡自己的情绪。当我问他是否同意霍华德·马克思的观点,即所有的好的投资者都是非情绪化的,他回答说,“是的。当然。”

“您是否有过为某一笔投资感到不安或害怕呢?”

“从不。”

“因此您不需要刻意去对抗那些情绪,因为您根本不会经历那些情绪?”

“对的”

当没有极端情绪干扰时,芒格便有足够的自由来聚焦到那些赔率对他有压倒性的吸引力的标的上。当银行股在金融危机期间暴跌时,他认为富国银行是如此的便宜以至于其可以被视作为一个“四十年一遇的机会”。

他为DJ在2009年3月市场见底之际精确吃入富国银行的股票,这在他看来便是一个“理性和判断力强”的完美案例。

他在情绪上的缺失是一个内生的竞争优势,很少有投资者同样拥有这种优势。“沃伦也是这样的”,他说。“在这点上我俩很相似。”

芒格也学会了如何去控制一些可能对他享受生活造成不利影响的垃圾情绪。

“疯狂的愤怒,疯狂的仇恨,回避那些东西,”他说。

“我不会让这些情绪肆虐,我压根不会让这些情绪萌芽。”

他的话也适用于嫉妒这种情绪。他认为这是七种不可饶恕的原罪中最为愚蠢的,因为这种情绪甚至都不好玩(Not Even Fun)。他看不起那些倾向于将自己看作是受害者的人们,也没有耐心听别人怨天尤人。

当我问他是否他有一种思考过程让他疏散自我击溃的情绪时,他说,“我知道愤怒是愚蠢的。我知道仇恨是愚蠢的。我知道自怜是愚蠢的。因此我就不做他们…我试着每时每刻都不做蠢事。”

相关阅读:

1.为何顶级投资人眼中,“芒格的智慧可以甩巴菲特几条街”?

2.查理·芒格:决策前需弄清楚“这会不会是一场灾难”,而非“这是否完美无暇”

(感谢本文译者张景舒先生的推荐和精心翻译!也期待其他读者投稿有价值的海外书籍书评或摘录!)

责任编辑:zj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