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公司透析 正文

聚焦IPO | 拟IPO公司金冠电气存股权代持疑点,多位董事与资本大佬席春迎关系密切

2021年04月07日 19:20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惠凯

红周刊 记者 | 惠凯

《红周刊》刊发的《首控集团因债务纠纷面临清盘危机 席春迎败走港股,欲借科创板翻身》文章指出,资本大佬席春迎早年曾任黄河证券(后更名为民生证券)董事长,后因控股权之争而被泛海等股东清洗。在出走后,席春迎培育的首控集团在港股成功IPO,并向“金融+教育”转型,在境内外巨资收购了多个教育行业标的公司的同时,还增持了多家拥有“达州帮”色彩的A股公司,但遗憾的是,结局大多不如人意,很多交易充满蹊跷,有高买低卖、低位减持情况。

首控集团还被“长毛”David Webb质疑与“华融系”存在关联。2019年11月,首控集团以及数家与首控集团有股权关联的港股公司股价闪崩,最终沦为仙股。首控集团发行的可转债持有人为华融旗下公司,由于兑付问题,后者已向香港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对首控集团进行清盘。

但“南边不亮北边亮”。2021年春节前,席春迎旗下公司参股的金冠电气成功通过证监会发审委审核,并在4月初科创板IPO提交注册。值得注意的是,金冠电气的股权架构、”董监高”布局却有很多蹊跷之处,席春迎在该公司的身份或并不仅仅是其股东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股权代持疑云

据金冠电气招股书,金冠电气的第三大股东为深圳市鼎汇通实业有限公司,持有11.3077%的股权。鼎汇通实业是席氏投资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Wilson Sea(席春迎)持有席氏投资有限公司的全部股份。

金冠电气的董事长、实控人为樊崇。公开资料显示,樊崇,2001年11月任南阳晚报社经济版编辑、记者;2001年11月至2002年10月任中国经营报社财版记者;2004年在民生证券办公室任职;2004年-2005年任开封市兰尉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副总裁。

从樊崇的履历来看,其与席春迎早年是有着丰富交集的。两人均同时在民生证券、兰尉高速公路发展公司工作过。2003年前,席春迎曾任民生证券董事长。离开民生证券后,席春迎在2004年-2007年任兰尉高速公路发展公司董事会主席。

《红周刊》记者发现,在上述交集之前,两人其实早就打过交道。2002年,《中国经营报》刊发了一篇《黄河证券易帜 “民生系”涉足证券业》文章,就黄河证券改制为民生证券一事专访了席春迎,而本文作者就是樊崇。换言之,二人很可能借此相识。而樊崇也在文章刊发不到半年后,即入职民生证券办公室。如此情况的背后不排除有席春迎引荐的可能。

对于股权代持问题,发审委在《问询函》中也提出“樊崇所持股权是否为席春迎代持”质疑,并要求公司作出澄清。

在招股书中,金冠电气披露了自己过往股权代持情况:2018年3月,景华荣翔、何耀彬分别将其持有的南阳金冠电气有限公司(金冠电气前身)6.473%和5.1867%的股权,以0元的价格转让给席春迎控制的鼎汇通。

根据首控集团披露,何耀彬为首控集团副行政总裁,也是席春迎的外甥。而据招股书披露,何耀彬目前还持有金冠电气1.8833%股份。

景华荣翔的股东此前与首控集团是发生过股权交易的。2016年4月,首控集团公告,与卖方蔡志国、刘威及新正发展订立协议,收购锦丰控股有限公司100%股权及股东贷款(蔡志国、刘威正持有景华荣翔50%的股份)。

据天眼查APP,蔡志国、刘威2016年4月才受让景华荣翔的股权,之前景华荣翔的股东为黄小曼、席鹏宇。公开信息显示,黄小曼与首控副总裁何耀彬存在商业合作关系——二人均为深圳前海首控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董监高。而席鹏宇又与席春迎同姓。换言之,此处存在关联交易的可能。此外,据招股书,金冠电气的股东赵志军、谢清喜与席春迎也有密切的关联。

问询函回复指出,谢清喜曾在黄河证券任投行部经理,其后又任南阳三博汽车齿轮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南阳淅减汽车减振器有限公司董事、首控集团非执行董事;赵志军持有金冠电气1.8833%的股权,其也先后在民生证券、南阳淅减汽车减振器有限公司等任职,目前是首控集团的联席行政总裁。

总之,金冠电气的股权代持疑团仍有多处疑点待澄清。

多位董事与席春迎关系密切

除了席春迎是金冠电气第三大股东的实控人外,金冠电气的董事会中也有多位是席春迎的亲属、校友。譬如席春迎的外甥何耀彬,其在金冠电气董事会中担任外部董事。

据金冠电气招股书,2018年初时,金冠董事会成员为樊崇、徐学亭、贾娜、畅巨顺、何耀彬、杜晓堂。除了樊崇、何耀彬等人和席春迎存在联系外,另一位董事会成员杜晓堂也与席春迎同为河南大学、复旦大学的校友(目前杜晓堂已不再是金冠电气董事)。

据首控集团公告,杜晓堂于1996年在河南大学获得教育学学士学位,2005年在复旦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另外,杜晓堂于1996年至2002年6月期间在河南大学任教师。

上述履历与席春迎也有所重合:席春迎1986年取得河南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又在1992年及1995年取得复旦大学经济学硕士及博士学位,在1995年获河南大学委任为教授。而且,杜晓堂还曾在新金路(000510.SZ)担任过独董(直到2020年5月离职)。而新金路又曾在2016年~2017年被“达州帮”、首控集团共同增持过。

金冠电气经营能力让人担忧

除了股权层面的诸多问题外,金冠电气的经营能力也让人担忧。

据金冠电气招股书,2017年~2020年6月,金冠电气的营收分别是5.1亿元、5.1亿元、5.06亿元、2.33亿元,其营收的成长性表现平平。

而且,在营收增长停滞的同时,毛利率也在不断下滑中。2017年-2020年6月,金冠电气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 42.40%、34.25%、34.11%、35.30%。

此外,不久前有企业四川宏丰吉通过微博公开讨债,并表态要向证监会等部门举报席春迎及其在金冠电气中的隐秘运作。工商信息显示,四川宏丰吉向珠海首控教育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出资了40%的资金,而珠海首控教育(有限合伙)的GP又是首控集团旗下的首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据《红周刊》记者近期获悉,双方目前已暂时达成和解。其后在今年3月的问询函回复中,金冠电气、相关股东以及保荐机构招商证券均否认了“樊崇替席春迎代持股权”。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qzy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