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公司透析 正文

聚焦IPO | 上市前夕斯瑞新材忙“打补丁”,“花式”违规之下管理能力堪忧

2021年04月05日 16:11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刘杰

红周刊 记者 | 刘杰

斯瑞新材不仅科创属性存在争议,公司整体情况也难言优质。从发展历史来看,其曾存在诸多不规范之处,如:股权代持仅靠口头之约、大量员工没有社保、违规情况五花八门……为了此次上市,其虽然进行了紧急整改,但匆忙之下,结果如何,仍然令人担忧。

此前,《红周刊》刊发的《斯瑞新材核心技术缺乏优势,科创属性争议恐成上市障碍》一文,对正在科创板排队上市的斯瑞新材进行了剖析,记者发现该公司核心技术缺乏优势,研发投入占比偏低,于是不得不拿出十多年前所获奖项作为上市条件,来冲刺科创板,然而其本身的科创属性仍存在争议,给其上市增添了不确定性。

事实上,查看该公司近年的发展历史不难发现,该公司还存在诸多其他方面的问题,直到本次上市前夕,才匆忙“打补丁”,修补以前遗留的漏洞。紧急整改之下,其招股书仿佛由此前的“糙汉”变身“靓女”,但其中存在多年的问题是否真的得以完满解决,却仍然令人担忧。

上市前夕集中“打补丁”

为了此次IPO,斯瑞新材着实是煞费苦心,从问询函回复中披露的很多细节信息不难看出,该公司存在诸多问题,比如股权代持、出资瑕疵、不为员工交纳社保等等,为了此次上市,斯瑞新材上市前夕突击“打补丁”,以图集中解决这些问题。

据问询函答复内容显示,斯瑞新材的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王文斌此前与其他股东存在诸多的股权代持情况。其中,2008年7月,王文斌将持有的斯瑞有限(斯瑞新材前身)部分股权转让给梁建斌后,后者仅支付了部分股权转让款,此后,双方口头约定,未支付对价部分出资享有的分红归王文斌享有,进而形成了股权代持关系;2013年12月,徐润升向王文斌借款用于受让脱文梅持有的出资额,此后徐润升有部分股权转让款未归还王文斌,于是双方口头约定,该部分款项对应的股权由王文斌代持。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股权代持事件中,斯瑞新材实控人与代持股东之间均未签订书面协议,而仅为口头承诺,因此存在较大的法律风险,倘若代持股东不承认代持关系,将会引发纠纷,如此情况反映出斯瑞新材的内部治理是存在很大漏洞。

而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二)》内容,“股东之间知晓代持关系的存在,且对代持关系没有异议、代持的股东之间没有纠纷和争议,则应将代持股份还原至实际持有人。”其中,一部分目的则是为了防范通过股权代持而规避股票锁定期,因为公司一旦发行上市,实控人手中的股票是有三年锁定期的。因此,斯瑞新材紧急将代持股权还原。

此外,斯瑞新材历史出资也存在瑕疵。据问询回复显示,斯瑞有限设立时,存在实物出资未经评估、货币出资原始凭证遗失的情况。具体为,原始股东机器设备出资48.1万元,该实物出资未履行评估手续,不符合《公司法》第二十四条“对作为出资的实物、工业产权、非专利技术或者土地使用权,必须进行评估作价,核实财产,不得高估或者低估作价”的规定。另外,斯瑞有限设立时的货币出资1.9万元的凭证遗失。为了弥补上述出资瑕疵,其实际控制人王文斌也已出资补足。

不仅如此,斯瑞新材还涉及少缴纳社保的情形。据问询回复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其未缴纳社会保险的员工人数分别为544人、391人、215人,占员工总数的比例分别为59.52%、43.20%、22.61%;未缴纳住房公积金的员工人数分别为646人、605人、655人,占员工总数的比例分别为70.68%、66.85%、68.87%。可见,部分年份未缴纳人数甚至超过五成,这其中存在涉嫌违反《劳动法》的行为。而上市之前,斯瑞新材紧急整改,至2020年末,其缴纳社保交纳比例和住房公积金交纳比例已经分别高达92.37%和91.67%。

纵观斯瑞新材以往的发展历史,显然该公司存在诸多问题,而在疯狂“打补丁”、堵漏洞后,其招股书已焕然一新。上市之前如果真的能将这些问题妥善解决当然是善莫大焉,但如果这些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的表面功夫,那么等其成功上市后,一旦问题再度暴露出来,受损的恐怕会是证券市场的投资者了。

花式违规 屡遭处罚

此外,斯瑞新材在环保、安全生产等方面均存在违规情况,屡屡遭到监管机构的处罚,这说明其在内部管理方面存在诸多漏洞。

就环境保护方面来说,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10月8日,斯瑞新材的子公司无锡承驰伟业焊接科技有限公司,由于“未依法报批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文件,擅自开工建设”和“需要配套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未经验收,建设项目即投入生产”,无锡市新吴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和环境保护局出具锡新环罚决[2018]14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其分别处以6万元和22万元罚款。

2019年1月7日,由于“在2019年1月5日的检查中热挤压车间热压工序电阻炉运行时配套的水喷淋处理设施未运行,后水喷淋处理设施引风机恢复运行时,水喷淋泵未能启动运行”,安市环境保护局雁塔分局对斯瑞新材子公司西安斯瑞先进铜合金科技有限公司处以2万元罚款。

在安全生产方面,2019年11月4日,西安市应急管理局在对斯瑞新材进行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执法检查中提出其存在安全培训资料不完善、检查记录不规范等问题。

此外,招股书披露的斯瑞新材在其他方面存在的不规范情况也有7条之多,其中主要涉及税款逾期缴纳、转贷、不合规票据融资、房屋未办理规划及产权证书、安全培训不到位等诸多问题。斯瑞新材的“花式”违规表明,其在管理方还存在诸多漏洞,公司的管理水平仍有待提高。

政策管控趋严 发展前景不乐观

斯瑞新材是高强高导铜合金材料及制品、中高压电接触材料及制品、高性能金属铬粉等产品的关键基础材料供应商。据招股书显示,其产品中,高压电接触材料及制品主要应用于输配电等行业中的中高压开关设备,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期”),上述产品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45亿元、1.71亿元、1.87亿元、8603.47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0.32%、37.98%、37.17%、31.26%。

但据招股书显示,自2019年以来,国内电力行业从高速增长阶段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2019年全国电网建设投资4856亿元,较2018年下降9.62%。行业投资规模整体下滑直接反映到企业的基本面上,当年,斯瑞新材营业收入增速由上年的25.05%下滑至15.08%,下滑了近10个百分点。

此外,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和国家发改委先后发布《关于进一步严格控制电网投资的通知》《优化投资和成本管控措施(2019年版)》和《关于加强和规范电网规划投资管理工作的通知》,对电网规划投资加强管理,对投资规模加以控制,同时优化投资和成本管控。政策管控趋严下,斯瑞新材的相关业务恐怕会受到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斯瑞新材的产品还大量对外出口,出口国家主要包括美国、法国、德国、奥地利等。报告期内,其境外收入分别为1.19亿元、1.44亿元、1.54亿元、9137.17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3.06%、31.94%、30.55%、33.20%。令人担忧的是,若此后贸易摩擦继续加重,其业务难免会受到波及,届时业绩将有大幅下滑的危机。

募投项目产能消化堪忧

据招股书显示,斯瑞新材本次拟募集资金3.62亿元,用于年产4万吨铜铁和铬锆铜系列合金材料产业化项目(一期),在未来将新建1.43万吨铬锆铜合金材料和5700吨铜铁合金材料产能。

在铬锆铜合金材料中,铸锭是计划新增产能最多的产品,预计新增数量为8000吨,但报告期内,其铸锭等材料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0.07%、98.32%、66.41%、86.42%,存在明显的波动。比如2018年,其产能利用率已经趋于饱和,但到了2019年,又表现出产能利用率过剩的状态。究其原因,则是因为2019年斯瑞新材将相关产品的产能扩大将近一倍,由上年的2875吨增至5375吨。

当年新增产能后,斯瑞新材未能将其消化,出现了产能闲置的情况。2020年上半年,按照半年产能计算,其产能利用率有所提高,但仍然未能完全消化现有产能,下半年产能利用情况仍未可知。不过从前文分析来看,其营收增速已有下降趋势,国家也出台政策对下游行业投资规模进行限制,如此背景之下,倘若后续销售不力,其新增的产能如何消化将成为不容忽视的问题。

此外,据招股书介绍,其投资项目将新增不少固定资产,以斯瑞新材现行固定资产折旧政策测算,项目投产后其每年将最高新增固定资产折旧1782.32万元,这也就意味着,倘若斯瑞新材募资新建产能无法消化,不仅将导致产能闲置,逾千万元的折旧还将削弱其盈利能力。

(本文已刊发于4月3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qzy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