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今日头条 正文

赛伦生物投入不足 靠“涨价”拉升业绩恐难持续

2021年03月05日 22:12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张侯风

红周刊 作者 | 张侯风

曾在新三板挂牌的上海赛伦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伦生物”)不久之前发布了招股说明书,开始冲刺科创板。本次上市其拟发行股票不超过2706万股,计划募资4亿元,其中投资最多的是特效新药及创新技术研发项目,拟投资金额为2亿元。

从其募投项目来看,赛伦生物很在乎研发,但若仔细梳理招股书的话,可发现当前公司的研发力度似乎有些不足。另外,从表面上看,近年来赛伦生物营业收入增长迅速,但其主要依靠的确是产品售价的不断提高,公司产品的销量,整体来看增长并不明显,而依靠“涨价”恐怕难以维持公司长期、持续的发展。

研发投入不足

据招股书介绍,赛伦生物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专注于抗血清抗毒素领域的生物医药企业。目前赛伦生物的实际控制人为赵爱仙、范志和、范铁炯三人,其中范志和与赵爱仙为夫妻关系,范志和与范铁炯为父子关系。截至本次发行前,三人直接及间接控制公司78.67%股份,拥有绝对控制权。其中,范志和和范铁炯均在董事会中身处要职,这意味着公司上市之后,其在董事会中拥有相当大的话语权。这难免令人担忧,日后赛伦生物的实控人是否会利用其在董事会高度集中的地位,做出有损于中小股东权益的事情,因此其“一股独大”的股权状况令人担忧。

另外,对于一家科创板公司,最核心要素就是上市公司的科技创新能力,但赛伦生物受限于收入规模,在创新研发投入的金额上并不算高。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赛伦生物的研发投入分别为741.1万元、1278.37万元、1922.77万元和959.87万元,而同行业公司天坛生物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投入的研发费用金额分别为1.05亿元、1.19亿元和4638万元;另一家同行业公司华兰生物在上述周期内的研发投入金额则分别为1.46亿元、1.44亿元和7957万元。显然,赛伦生物在研发投入规模上无法企及同行业公司。从研发成果来看,截至该申报稿签署日,赛伦生物仅拥有8项国内授权发明专利,并不算突出。

此外,从该公司研发人员规模来看,其对研发的重视度似乎也存在不足。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员工构成情况,截至2020年6月末,公司250名员工中,仅有34人为研发及技术人才,仅占总人数的13.6%,而同行业公司华兰生物2019年研发人员占比为26.81%,相比很多科创板公司这一占比也并不算高。从赛伦生物员工的教育水平来看,其本科以上人员仅有69人,占总人数的27.6%,若从科创板公司对员工教育水平要求相对较高这一角度来看,其员工整体学历水平也有不足。

相比之下,赛伦生物每年所支付的学术推广费用则引人注目,报告期内,分别为848.15万元、1281.54万元、1626.07万元和696.44万元,其这一费用支出,甚至可以与研发投入相比肩了。研发投入规模不足,却将大量资金花费在推广上,其创新能力有些令人担忧。

靠“涨价”拉升业绩恐难持续

目前赛伦生物的主要产品为抗蝮蛇毒血清、抗五步蛇毒血清和马破免疫球蛋白等。据招股书介绍,其拥有的抗蛇毒血清系列产品是国内蛇伤治疗的唯一特效药,抗蛇毒血清为国内独家生产及销售,属于独创独有,截至目前尚无任何国外药企进入国内该市场领域。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赛伦生物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亿元、1.44亿元、1.88亿元和7559.94万元,2018年和2019年分别增长了20.39%和30.32%。然而其营业收入迅速增长的背后,并非公司销售规模的扩大,而是其产品售价的不断提高。

附图 主要产品销售情况



以销售占比最高的抗蝮蛇毒血清产品为例,报告期内该产品平均售价分别为574.68元/支、945.17元/支、993.08元/支、989.06元/支,三年半的时间其售价增长了72.11%。在招股书中,赛伦生物亦直言不讳,抗蛇毒血清产品销售价格提升是公司业绩增长的重要因素之一。

那么该产品的销量情况又如何呢?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抗蝮蛇毒血清分别销售了5.69万支、5.38万支、6.23万支和2.64万支,若将2020年上半年销量年化后对比来看,其产品年销量有所波动,但没有持续增长的趋势。同样的情况亦发生在其它产品上,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抗五步蛇毒血清和抗眼镜蛇毒血清单价增长超过70%、抗银环蛇毒血清单价增长超过50%,但从年化结果来看,报告期内其这几类产品的销售数量同样是有所波动,却没有持续增长趋势。

由于多款产品为国内独家,确实令赛伦生物收益颇丰。报告期内,抗蛇毒血清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89.80%、92.56%、92.70%和91.11%,“秒杀”了大多数A股上市公司的毛利率,但如果只是一味地依靠提价来促进营收的增长,而不去花心思在研发上面,开拓更多种类的新药,公司的发展恐怕并不具备持续性。

一方面,如果其利用自身的市场支配地位,快速、大幅的提价,很可能会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中“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相关条款,毕竟其诸多产品目前为国内独家;另一方,随着其产品不断提价,不排除国外同类产品的进入国内市场以及国内其他公司同类产品上市与其竞争的可能。同时,随着国内集中带量采购政策正在向更广泛药品种类及医疗设备的延伸,其产品价格未来也有可能会受到影响。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qzy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