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公司透析 正文

普信资产涉嫌“非吸”,旗下基金销售牌照业务受阻!押宝芯片产业链,所投标的上市频频遇阻

2021年02月22日 20:03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惠凯

红周刊 记者 | 惠凯

普信资产是一家大型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员工一度超4000人,但在2020年初却出现爆雷。近期,山东地方检察院还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对其分公司负责人批捕。普信曾自吹背景雄厚,但有普信员工和客户向《红周刊》记者透露,所谓的国资背景可能是其花几百万元买来的。

另外,《红周刊》记者获悉,普信资产还通过关联公司征和惠通持有多家上市公司、拟上市公司的股权,特别是重仓了芯片产业链,但就结果来看,似乎并不太理想,如投资入股的科创板公司山石网科的股价表现平平,2020年2月份以来股价持续下行;投资的拟IPO公司集创北方、晶科电子,要么科创板审核终止,要么主动撤回上市辅导。

普信资产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国资背景疑似花钱购买所得

在《普信资产爆雷规模或达200亿 涉自融 两块基金销售牌照有违监管新规》一文中,《红周刊》记者曾指出普信资产存在自融、假标、违规披露等情况,而就在文章发表后不久的1月29日,山东滕州市检察院发布公告称,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普信资产滕州分公司负责人马静批准逮捕。

对于此事,普信资产员工李先生向《红周刊》记者表示,“非吸”的定性很严重。对普信的员工来说,在定性“非吸”后,未来不仅可能会被要求退佣,甚至部分员工有可能要承担一定的刑事责任。

尽管如此,围绕普信资产仍有大量谜团仍待澄清。譬如,为何实控人管环宇在公开出镜中有“寰宇”和“环宇”两个名字?对此,有知情人士向《红周刊》记者分析,可能管钻了早年身份证制度的漏洞,其本人很可能有两套身份证,即便有一个身份证被法院限制消费,管也可以利用另一个身份证搭乘飞机和高铁,甚至购买奢侈品等。

另外,普信资产的股东背景也是迷雾重重,股东背景看似显赫,如通稿中多次炫耀其有着强大的国资背景——“普信资产为中鸿盛世(北京)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其主要股东背景为: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旗下浙江中邮控股有限公司、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华夏燕兴有限公司等机构”。工商信息显示,华夏燕兴曾是兵器装备集团的三级子公司。

不过,投资人王先生、普信资产员工李先生等向《红周刊》记者透露,他们事后才了解到,普信资产仅花了几百万元就得以挂靠在兵器装备集团的子公司下,换言之,“国资”的身份是买来的。而且兵器装备集团在觉察到风险后早就已经退出。可供佐证的是,2020年5月,兵器装备集团转让了华夏燕兴的股权。

前海汇联几经转让难免爆雷宿命

股东频繁变更,挑战监管要求

在普信资产对外扩张过程中,其掌握的基金销售牌照——“微动利”助力颇大。此外,《红周刊》此前曾独家报道指出,在“微动利”之外,管环宇还直接控制了另一张独立基金销售牌照——深圳前海汇联基金销售有限公司。

据天眼查APP,2018年7月,北京爱晚建融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从佐助控股有限公司、王旭航手里接下前海汇联的全部股权。而王旭航以及佐助控股的股东陈鄂就是知名P2P平台“牛板金”的创始人。2018年7月,牛板金爆雷,未兑付规模超40亿元。2020年12月底,王旭航被杭州中院判处无期徒刑。据《红周刊》记者了解,管环宇一直未将前海汇联用于普信的扩张,其背后的原因很可能跟王旭航被捕一事有关。

颇具戏剧性的是,在管环宇从王旭航手中接下前海汇联不到两年,同样爆雷了。2021年以来,南方基金、华润元大基金等多家公募明确表示,“为保护持有人利益”终止与前海汇联基金销售公司的基金销售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1月中旬,前海汇联的大股东上海基努实业有限公司再次发生股权变更,股东由北京爱晚建融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变更为北京鸿友魁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据天眼查APP,成立于2019年12月底的北京鸿友魁通看似与管环宇和普信资产无交集,但从成立时间点看,有普信投资人就提出了质疑,这很可能是管的“瞒天过海”之计,即在爆雷前做好了资产转移的安排。

押宝芯片产业链

多个投资标的上市希望堪忧

值得注意的是,普信资产还通过关联方持有多家上市公司、拟上市公司的股权,其PE业务通过“战略合作机构”北京征和惠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来完成。天眼查APP显示,管环宇直接持有征和惠通7成股权。

以山石网科为例。《红周刊》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2018年10月,征和惠通借深圳惠润富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参与了山石网科的增资扩股,入股成本为5100万元,持股约1%。2019年9月,山石网科成功在科创板IPO,发行价为21.06元/股,上市后股价最高时曾冲至66.5元,但2020年2月份以来,股价持续下行,目前已跌至34.7元。从山石网科招股书来看,惠润富蔚(有限合伙)承诺在入股后36个月内不转让股权,即到目前尚未减持。

在未上市公司中,征和惠通还重仓了芯片、医疗产业链,但其即便押中了热门赛道,也未能投中优秀标的。如征和惠通在2016年投资了集创北方,该公司的主业为提供显示控制芯片整体解决方案,主要客户包括京东方、TCL等芯片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2019年2月,集创北方与中金公司签署A股上市辅导协议,但很快在当年8月就宣布终止上市辅导;同样IPO不顺利的还有征和惠通于2017年通过产业基金间接投资的晶科电子,该公司主营业务为LED封装器件及其应用产品研发、产销。2019年12月底,晶科电子申请科创板IPO,但在2020年5月,晶科电子又主动终止了IPO审核。

那么普信投资人能否将管环宇持有的普信体系外的上市或非上市公司股权列入追索范围?有投资人向记者表示,征和惠通发行的近30只基金产品的资金来源大头应该来自于私募客户,在扣除这些基金投资人的本金和收益后,剩余资产有可能用于对普信客户的兑付。

(文中提及个股、产品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qzy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