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基金风云 正文

公募超级迷你基金深陷泥潭,先锋、中邮等多只产品存清盘风险

2021年02月08日 11:11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张桔

红周刊 记者 | 张桔

公募爆款权益时代,基金两极分化现象明显,既有百亿新产品不断涌现,也有大量老产品面临清盘风险,特别是一些小基金公司的迷你产品,在销售能力疲弱下,清盘风险更为明显。

公募基金爆款权益时代,内地主动权益类基金规模也是两极分化严重,截至2020年四季度末,主动权益类基金中大约有125只产品规模在0.20亿元以内,其中先锋、汇安、中邮、天治基金的部分产品面临清盘危机。

根据最新发布的基金四季报数据,在单只主动权益类基金中,易方达蓝筹精选、兴全合润、易方达中小盘分别凭借677.01亿元、617.95亿元、401.11亿元规模排在了内地权益类基金规模榜前三位,尤其是其中张坤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规模在2020年三季度末还仅为339.38亿元,可仅过了一个季度,就实现翻番。相较诸多的百亿规模基金,规模超级迷你者也不在少数, 比如由杨欢掌舵的中邮多策略四季度末规模就仅约为0.01亿元。从超级迷你产品所属基金公司来看,它们主要是来自于先锋、金信、中邮等几家公募。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超级迷你基金产品的股票仓位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如中邮多策略就在悬崖边上殊死一搏,股票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简称“股票仓位”)从三季度末的7.35%大幅上升至四季度末的93.77%,而国融融银A的股票仓位则从上一季度的48.12%下降到最新的33.01%。仓位的大幅变动并不一定意味着有超额收益,如2020年全年净值只增长了0.39%的汇安资产轮动,其仓位变化就非常明显,从2019年末的94.57%快速下降至2020年一季度末的56.23%,年中时进一步下降至35.07%,此后连续两季加仓,至四季度末时,仓位又回升至87.45%。

对此现象,济安金信基金分析师程颖指出:“对于基金公司来说,规模太小的基金,无法覆盖管理成本。如果一家基金公司有较多被迫清盘的迷你基金,会有损投资者对基金公司的信任感。”

爱方财富基金分析师陈亮亮也指出:“导致某些基金公司出现多只产品规模不佳的原因,一方面是业绩,另一方面则和销售能力疲软有关。从迷您基金来看,为了短期提高业绩,通常它们会集中持股和保持高换手率,此外它们会集中持有成长股和小盘股。”

中邮基金四只产品拉响清盘警报

基金经理杨欢豪赌军工股“殊死一搏”

据统计,中邮基金旗下的主动权益类产品在“超级迷你”一族中占比较多,除去中邮多策略外,中邮沪港深精选、中邮价值优选、中邮消费升级在2020年四季度末的产品规模均不到0.30亿元。

以中邮价值优选为例,这只尚处于封闭期的次新基金成立于去年的9月,成立时的份额大约为1200.03万份。从基金最新发布的财报来看,基金经理杨欢在封闭期就将仓位加到了89.45%的高位,其重仓股配置中明显对军工行业颇为青睐,当季排名前两位重仓股中航高科和航天电器的持仓占比均超过了8%,此外,十大重仓中的军工类标的还有中航光电、天奥电子、三角防务。在基金季报总结中,基金经理杨欢表示,重点加仓了军工、新能源、机械制造等板块。

作为一只专门为机构定做的发起式基金,由于其采取的是后端统计的原则,所以目前说其有清盘风险还为时尚早,但对于中邮基金另外三只迷你产品来说,在清盘警报下,投资上作出切实改变则成为2021年迫在眉睫的事。如同样是由杨欢所管理的中邮多策略,其就选择了放手一搏军工股,然而因2020年四季度的二级市场风口主要在新能源和医药、科技、白酒等主赛道上,某种程度上,该基金全年近40%净值增长率在同类产品表现中只处于中游位置。

相较上述两只基金的主动变化,原本应该在主赛道上驰骋如鱼得水的中邮消费升级就身陷危机。Wind资讯显示,这只成立于2016年12月中旬的老基金目前由双基金经理所搭档来管理,两位基金经理分别是聂璐和陈梁。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由于女将聂璐目前的任职时间刚刚两年出头,并且该基金是她在中邮基金所管理的第一只产品,因此判断该基金中起主导作用的或许就是任职超过6年半的中生代基金经理陈梁。除去中邮消费升级这只产品外, 陈梁目前在管的产品还包括中邮核心主题、中邮军民融合、中邮瑞享两年定开,但它们4季度末合计的规模也不过约为13.33亿元,平均单只产品的规模约为3.33亿元。

就中邮消费升级情况看,《红周刊》记者发现其在2020年四季度进行了一次大范围的调仓,仅仅保留了上一季度十大重仓中的五粮液、泸州老窖两大白酒龙头,新调入的重仓股为药明康德、长春高新、通策医疗、爱尔眼科、智飞生物、迈瑞医疗这些医药股。值得注意的是,或许基金经理对于调入的标的缺乏足够的信心,在仓位安排上采取了几乎平均一致的思路,如第一大重仓股山西汾酒的仓位是5.13%,而第九、第十大重仓股迈瑞医疗和智飞生物则均为4.93%。考虑到医药板块在去年四季度的冲高回落影响,可发现该基金去年全年的净值增长率仅约为13.13%。或因净值表现不佳,该基金的最新规模仅约为0.29亿元。

金信基金多只产品规模“岌岌可危”

明星经理赢了业绩输了规模

同样是旗下多只主动权益类产品规模不济,规模排名比中邮基金更低的金信基金或许面临更大的考验。Wind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四季度末,金信基金的总资产排名从第120位下降到第134位,非货币资产排名从第116位下降到了第133位,背后很大的一个原因或许跟其多只存量主动权益类基金产品规模迷你有关。

从天相投顾的统计来看,包括金信民长、金信多策略精选、金信核心竞争力、金信行业优选的规模都在0.30亿元之内。《红周刊》记者注意到,这其中既有明星基金经理赢了业绩输了规模的案例,也有两位基金经理保驾护航押宝热门赛道依然翻车情况。

首先看由老将孔学兵所掌舵的金信行业优选,该基金2016年2季度末时的规模还有0.31亿元,但至2020年四季度末时,规模已下降至0.15亿元。作为发起式基金,金信行业优选也一直面临着难以做大规模的烦恼。有意思的是,相较规模的不佳,该基金去年的业绩表现却颇为闪亮,无论是同类排名还是将近八成净值增长率,金信行业优选均交出一张闪亮的成绩单。

从重仓股表现看,金信行业优选当季新进的第一大重仓股先导智能在2020年四季度涨幅高达73.57%,凸显老将孔学兵的眼光独到。不过,相较基金业绩表现的出色,其基金规模却是在管的三只产品中最差的。类似的情况还有金信核心竞争力,这只去年5月成立的次新基金尽管全年净值增长率超过75%,但至年底时,基金规模从期初的2亿份跌至0.04亿份,这说明其在封闭打开后,份额失去很多。

对比来看,金信民长和金信多策略则明显体现了基金经理集中持股和押注单一行业的思路,只不过这样的孤注一掷结果也并不理想。以两位基金经理搭档管理的金信民长为例,2020年四季度末的两类份额合计规模仅约为0.02亿元。基金季报显示,成立于去年5月下旬的该基金两份季报重仓股有着非常明显变化,由三季度末的半导体科技股为主变成了四季度末以新能源板块为主。

此外,基金经理对单一标的的持股比例也超高,新调入的第一大重仓股华友钴业的持仓占比达到了9.77%。从个股表现看,华友钴业在四季度的单季涨幅实现翻番。可即便如此,该基金的规模仍然深陷泥潭,若市场一旦出现剧烈震荡时,难免有被赎光的危险。

《红周刊》记者还注意到,该基金公司出现孤注一掷的产品其实并不在少数,如原本投资范围圈定在科技领域的金信智能中国2025就出现了风格漂移,连续多个季度十大重仓豪赌银行股,但是效果差强人意,不仅四季度末的规模下滑到不到1亿元,且2020年的净值增长率也不到10%。

综合来看,金信的困境或许还是和公司多年排名靠后,在渠道和基民中口碑较弱的同时,产品销售能力不强也有着直接关系。

先锋基金权益类产品均迷你式生存

规模、排名大幅度倒退

与金信基金类似,先锋基金也是在第四季度规模排名中大幅度倒退。Wind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先锋基金的全部资产合计约为17.01亿元,在内地的151家基金公司中排在第132位,比上一季度倒退四位;同时, 该基金的非货币资产合计约为4.09亿元,比上一季度倒退10位。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该公司目前旗下的基金为5只,除去其中的一只是量化基金外,其余的4只基金均是灵活配置型的主动权益类产品,但是即便将这五只基金的两类份额加总计算,则五只基金仍是规模超级迷你的袖珍产品,如先锋聚利两类规模合计约为0.0388亿元,在五只产品中规模最小。

对于规模超级迷你基金来说, 最为严重的一个问题就是,对于看好的标的股很难下手重配,因为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购买单一标的股票超标。《红周刊》记者注意到,2020年四季报的头号重仓股恩捷股份的持仓占比就达10.98%,超过了单一标的不能突破10%比例上限的规定。同时,四季度的第二大重仓股先导智能的持仓占比也有9.97%。记者发现,基金实际持有的量并不大,但占比过大有原因是迷你规模束缚了基金经理的手脚。

以第一大重仓股恩捷股份为例,记者发现其是2020年三季度才出现在十大重仓股中,该股去年下半年的涨幅达到了115.47%,如果能比较完整地吃到这段收益的话,无疑会对基金净值贡献良多。类似的情况,也存在于基金四季度第二大重仓股先导智能上。但是,最终该基金全年收益是-3.74%,在同类基金中几乎排名垫底。进一步从基金年度收益看,除去成立后的第一个完整年度实现大约27%的收益率外,2020年和2021年1月的净值回报均为负收益。

同样是由基金经理杨帅掌舵, 他所单独管理的另一只基金先锋聚优的重仓风格完全不同,从基金四季报的十大重仓股来看,该基金当季的重仓行业中建材占据了相当的比重。具体说来,蒙娜丽莎、大亚圣象、索菲亚、欧派家居占据了其中的四个席位,以四季度的第一大重仓股蒙娜丽莎为例,在去年的四期财报中,其该股从期初的第十大重仓股一路上升至期末的第一大重仓股,持仓量也从1万股最终达到1.9万股。但是从该股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来看,该股在三季度冲高回落,第四季度单季度则下跌了11.14%,恰好与基金逐渐加仓该标的的操作“南辕北辙”。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上述五只基金产品的基金经理仅包括杨帅和孙欣炎两位。天天基金网数据表明,两人在基金经理岗位任职时间并不长,其中杨帅不到3年,孙欣炎更是仅仅1年多时间。从掌管的几只产品表现来看, 两人的成绩单均乏善可陈,特别是杨帅所管理的产品今年业绩全线为负。某种程度上,仅由两位经验缺失的基金经理来管理公司全部权益类产品,让先锋基金在爆款权益时代的前途蒙上了一层阴影。

“以先锋基金为例,公司旗下权益类基金业绩不佳导致存在较多的规模迷你基金。同时,该公司也存在投研领域人才匮乏的问题。数据显示,该公司现有3位基金经理,杨帅基金经理任职年限最长,仅为3年左右,其他基金经理基金投资经验均不足2年。”程颖向记者表示。

但是对于中小基金公司存有多只迷你基金利弊得失的问题,业内也有不同观点。“辩证来看,现在维持一只主动权益基金的成本很低,基金经理可以共用一个投研平台,很多基金公司是可以选择清盘迷你基金但没有清盘。从原因来分析,对于小基金公司来说,毕竟新发基金也不可能有百亿甚至爆款的可能,维持大量迷你基金至少可能会有一个可观的增速,一旦有一只脱颖而出,或许就会改变公司的命运。”陈亮亮对《红周刊》记者如是分析。

本文已刊发于2月6日《红周刊》,文中提及基金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zj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