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基金风云 正文

公募基金权益大年清盘164只 凯石、大摩等基金公司产品“瘦身”

2021年01月11日 11:38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张桔

红周刊 记者 | 张桔

2020年,在内地基金发行一举创下多项纪录的同时,基金产品清盘数量也在同步提升。Wind数据显示,若将不同份额分开统计,2020年全年清盘的基金数量约为164只,这一数据已超过2019年全年的清盘数量。

从清盘的基金品种看,固收类产品清盘数量要远多于权益类,特别是广发和银华两家头部公募全年清盘的产品数量已超过10只,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在权益爆款时代,基金公司的发展思路愈发向权益产品倾斜。

值得注意的是,在清盘产品中,凯石、大摩、华泰柏瑞等几家基金公司的清盘品种皆为权益类,如大摩华鑫的大摩新趋势在2020年底因触发合同终止条款而遭遇了清盘,而在此前的9月底,大摩睿成中小盘弹性也因相同原因遭遇了清盘。

“固定收益型产品大多是机构定制的产品,2020年债市经历了明显的过山车行情,从疫情后的宽松流动性驱动的大幅上涨行情到政策退出后的持续下跌,叠加年末诸多信用事件扰动,导致大量机构客户或是获利了结或是担心信用风险而被迫退出。”上海某家券商基金分析师王晓明指出。

清盘产品悉数为主动权益类基金

凯石、大摩、华泰柏瑞爆款时代“瘦身”

《红周刊》记者对2020年清盘基金逐一分析发现,在爆款权益时代,中小基金公司一年所新发的主动权益类基金本就寥寥无几,如果清盘的是权益类产品的话,对于相关公司的权益类阵营而言则是个不小的打击。

首先看凯石基金。Wind资讯数据显示,2020年该公司并没有新发权益类基金产品,同时公司旗下的凯石沣、凯石湛、凯石涵行业精选、凯石淳行业精选、凯石澜龙头经济定开等五只权益产品也大多“迷你”。除去凯石澜龙头经济定开外, 剩余的基金基本上都面临着一定的清盘危机。就基金业绩表现看,即便是上述基金中2020年表现最好的凯石澜龙头经济定开,全年的净值增长率也仅为47.58%,在同类产品中排名较为靠后。

一边是没有新发主动权益基金,而另一边则是存量产品阵营出现缩减。2020年10月,凯石浩品质经营因触发了合同终止条款而黯然谢幕;12月底,凯石源也因同样原因而遭遇到清盘的命运。巧合的是,这两只基金从诞生到谢幕均仅经历了王磊一位基金经理,且存续的时间均短暂,其中凯石源仅存续了大约1年零4个月,而凯石浩品质经营则存续了大约1年零5个月。

为何两只基金会如此快速谢幕?以相对存续时间更短的凯石源进行分析,从当初产品成立来看,其当初募集时规模也是勉强跨过了两个亿的成立门槛。或是受到规模的羁绊,自产品成立以来,基金经理一直在股票投资上显得畏首畏尾:2019年四季报时,基金的前四大重仓股均为银行股,其中有三只还为当季新上市的公司。在2020年逐季季报中,最为明显的变化是股票仓位的大起大落,从一季度末的58.93%降至了二季度末的18.09%,再大幅回升至三季度末的56.49%,基金经理如此择时操作或许也是规模压力使然。再从重仓标的来看,基金经理基本没有选择任何三大热门赛道的标的,或许这也是资金量有限所导致的。基金经理在季报中多次表示,投资思路是配置高ROE、高分红水平的低估值板块,但是效果却不理想。可以说,产品从一出生的规模短板造就了其快速清盘的结局。

同样是全年清盘了两只权益类基金,大摩华鑫似乎没有因“吐故纳新”而实现权益类产品的做大做强。Wind资讯数据显示,除去清盘的大摩新趋势和大摩睿成中小盘弹性外,公司2020年所发行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仅有三只,而若将三只新基金的规模加总,仍无法跟同行的一只爆款规模相提并论。

以最近刚刚清盘的大摩新趋势为例,该基金的规模曾经历了震荡起伏的过程:2017年四季度末的规模约为1.40亿元,此后经历过两个季度下跌后一度于2019年半年末时也曾回升至2.05亿元,但此后便一路下行,最终在年底以清盘收场。基金从诞生到结束前后三年时间,第一任基金经理夏青的任职总回报约为-25.68%,而第二任基金经理缪东航的任职回报也不过为3.33%。

从2020年基金调仓思路来看,《红周刊》记者发现,该产品的基金经理最大的问题很有可能是出在了大幅调仓踩错热点节奏。截至去年上半年末,该基金的重仓股还是较为明显的以大金融为主的蓝筹风格,例如二季报中平安、太保、工行、兴业银行、中信证券、交行就占据了超过半数的重仓席位;但是到了三季报时画风突变,基金经理将大盘蓝筹风格的十只重仓股全数更换,彼时基金重仓变成了金山办公、中微公司、南微医学、圣邦股份等热门赛道的中小盘成长股,但结合全年仅仅大约25%的涨幅来看,这种孤注一掷的拼死一搏未能改变基金被清盘的命运,最终基金清盘可能也跟这次择时较晚未能左侧布局有关。

除去上述两家公募外, Wind资讯数据显示,华泰柏瑞去年全年清盘的三只基金均为权益类产品,且它们均发生在去年的7月,这三只基金分别是华泰柏瑞国企整合精选、华泰柏瑞现代服务业和华泰柏瑞核心优势,从在任基金经理看,并非同一个人。

“华泰柏瑞基金权益产品线众多,除了擅长的量化产品、有一部分权益类产品的规模并不是很大,且小部分小众产品主要还是以机构定制为主,一旦机构退出,对于华泰柏瑞来说众多迷你基金反而会拖累其上报和新发产品。”王晓明向记者如是分析。

头部公募基金公司亦有权益产品谢幕

大成远见成长或创存续时间最短纪录

上述的三家公司基本为规模中等或者中等偏下的公司,而《红周刊》记者发现排名靠前的基金公司旗下的主动权益类产品在2020年结构性牛市中也有悲壮离开的情况,如南方、中银、银华、大成等公司旗下产品。

以大成基金的大成远见成长为例,其从2019年10月30日成立到2020年9月10日清盘,产品仅仅经历了不到一年的存续时间,几乎创下近年来内地主动权益最快清盘纪录。Wind数据显示,2019年四季度末,大成远见成长A基金的规模约为3.52亿元,但到了2020年的1季度末只剩下1.28亿元了。二季度末,进一步下降到0.40亿元。最终在三季度清盘。

从产品成立到谢幕,大成远见成长的基金经理均为侯春燕一人,这位女将虽然在基金经理岗位的任职时间已经超过5年,但迄今并没有特别让人眼前一亮的业绩表现。从大成远见成长的逐季建仓调仓来看,基金经理不仅偏离了2020年医药、科技、白酒三大主赛道,且所选的重仓股也多为细分赛道中的非龙头品种,例如连续重仓两个季度的凌霄泵业。根据该公司的三季报,十大流通股股东中有6个席位均出自于大成基金。

此外,基金经理的换手率较高,其连续持有三个季度的股票仅包括海尔智家、海康威视、常熟银行三家上市公司。若从2020年股价表现看,海尔智家和海康威视全年涨幅接近50%,基本属于中等左右的水平,而常熟银行则逆市下跌20%左右。更为重要的是,该基金经理并没有选到一只翻倍的重仓股。

侯春燕所管理的基金并不止这一只,天天基金网显示,她在大成一共管理过7只基金,但最新在管的产品仅剩下大成创新成长和大成蓝筹稳健这两只,而它们也都各有问题。其中,大成蓝筹稳健连续两年同类排名不佳,2020年排在985只同类基金的第764位;而大成创新成长的其重仓画风也颇为接近清盘的大成远见成长,2020年全年净值增长了36.41%,在同类985只基金中排名821位。

同样是来自于头部公募公司,2021年第一只清盘的权益类基金已经出炉。1月6日,嘉实基金公告称,嘉实新添康已经连续6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从1月6日进入基金财产清算程序。从原因上来推算,其很有可能也是因业绩不佳遭到投资者用脚投票:2019年,该基金A类份额全年的净值增长率约为8.40%;2020年,该基金全年的净值增长率约为40.69%。

爆款权益时代主题类基金喜忧参半

文体娱乐主题两只清盘一只艰难求生

爆款权益时代,内地的主题类产品也是鸡犬升天,在白酒、科技、医药三大主流赛道之外,因光伏和新能源车的带动,新经济类主题公募也在2020年集体爆发,然而冰火两重天的是,部分非市场热点偏娱乐主题的公募类型就遭遇到冷落,部分产品出现清盘。

具体来说,内地公募中偏小众的文体娱乐基金几乎集体遭遇到清盘的寒流,其中来自头部公募的中银文体娱乐和银华文体娱乐都在2020年清盘。以后者为例,其在2020年11月中旬清盘时的年度净值增长率尚不到10%。从产品的历任基金经理来看,无论是首任基金经理周大鹏还是第二任基金经理李宜璇,最终录得的净值增长率均为负值。

究其原因,或与基金经理恪守契约配置文体娱乐概念相关的股票有关。以清盘前的最后一份季报来看,三七互娱连续多个季度排在银华文体娱乐重仓股的前五位,但是作为细分板块的龙头股之一,该股去年全年的涨幅仅约为15.97%。此外,其配置的吉比特、奥飞娱乐、掌趣科技、完美世界等个股全年表现也有类似情况大同小异。可以说,战疫时代游戏股的短暂辉煌并未光耀全年,最终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目前仍在存续运作的有汇添富文体娱乐主题和银河文体娱乐主题,其中银河的主题基金状况堪忧:2020年全年实现的净值增长率仅为8.83%,三季度末的规模仅约为0.35亿元,几乎处在命悬一线状态。Wind资讯数据显示,银河文体娱乐主题成立于2018年的4月中旬,2019年全年实现的净值增长率约为45%,尚且能够排在同类产品的前三分之一,但进入2020年后则表现明显反常,全年实现的净值增长率仅为8.83%,在同类1891只基金中排在了第1757位。

对比上述清盘的同类基金,银河文体娱乐主题也曾一度偏离了契约对行业的限定,但是这种适度的偏离并未收到良好的效果。二季报中,基金经理选择了王府井和格力地产,同时还选择了宝通科技和裕同科技两只偏互联网科技类的股票。但仅仅一个季度过后,上述四只重仓股已经在十大重仓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天目湖、中青旅、锦江酒店等旅游概念股,这样频繁调仓的行为虽然看似和文体娱乐的主题多少有些关联,但是在业绩的试金石下“成王败寇”,投资者大多还是选择果断离场。

“该基金也有很大概率会被清盘,源于它所对标的中证文体休闲指数近两年整体表现不佳。对于基金公司来说,首先要判断设定主题类公募的所属赛道究竟是朝阳类产业还是夕阳类产业,未来的市场空间会有多大,尽量选择规模比较大的行业做主题类产品。”爱方财富基金分析师程亮亮向《红周刊》记者强调。

文体娱乐主题类产品的遭遇代表了非热门赛道主题公募的尴尬现状:如果选择恪守基金投资主题,则可能业绩和规模都会一落千丈。但若选择风格漂移布局其他行业,也有可能选错赛道无法有效提振业绩,从而也会招来投资者的口诛笔伐。




责任编辑:zj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