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公司透析 正文

聚焦IPO | 江南奕帆募资扩产面临挑战,诸多隐患之下业绩增长堪忧

2021年01月04日 11:09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谢碧鹭

记者 | 谢碧鹭

根据江南奕帆的募投计划,待其募资项目全部建设完毕之后,每年的折旧费将高达数千万元,一旦其大量增加的产能无法消化,恐怕将会给公司的业绩增长带来不小的负担。另外,近年来公司应收账款增速过快、国际贸易争端所带来的关税增加等问题也需要投资者注意。

2020年12月22日,无锡江南奕帆电力传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南奕帆”)的IPO首发申请获得上市发审委通过。本次江南奕帆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储能减速电机及房车减速电机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和“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首发过会固然值得庆贺,但《红周刊》记者在翻阅其招股书时却发现,在经营方面,该公司仍存在不少风险,例如应收账款增速过快、国际贸易争端所带来的关税增加等问题。此外,本次江南奕帆上市的目的在于募资扩产,但顺利投产之后,其产能将大幅增加,届时,其销售能否跟得上,产能如何消化,将成为令人担忧的问题。

应收账款增速过快

据招股书介绍,江南奕帆的主营业务为专业定制化微特减速电机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其主要产品包括输配电行业储能减速电机及房车减速电机,产品应用于输配电高压开关和房车配件领域。报告期内(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1.52亿元、1.46亿元、1.69亿元和7927.15万元,从2017年至2019年,在三年时间里,其营业收入仅增长了11.61%,增长可谓是相当缓慢。与此同时,其应收账款则在上述三年中增长了32.78%,远远超过其营收增速。

江南奕帆应收账款远超营业收入的增速,无疑加大了企业的资金压力,一旦客户还款不及时,上市公司容易出现资金不足的情况,对公司的正常经营产生影响。实际上,江南奕帆的应收账款逾期的情况时常发生,报告期内其逾期金额分别为1052.75万元、1444.76万元、1411.42万元和1510.11万元,分别占当期应收账款的23.61%、30.66%、23.84%和22.66%。

综合其应收账款增幅远大于同期营业收入增幅,且存在数千万元应收账款逾期的情况来看,江南奕帆有可能放宽了对客户的信用政策,以促进营业收入的增长。而这种过度追求营收增长却忽略应收账款回收问题的操作,很有可能给企业带来坏账风险、回款成本增加等问题。

另外,由于应收账款的快速增加,也使得江南奕帆的坏账准备持续增加,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坏账准备分别为251.74万元、287.51万元、320.37万元和366.44万元,亦对其净利润造成了不少侵蚀。

而且和同行业公司相比,江南奕帆应收账款周转率似乎也处于下风。报告期内,其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56次/年、3次/年、3.02次/年和1.19次/年,而同期,其他三家可比公司新宏泰、洛凯股份、Ameteck的行业平均值分别为4.52次/年、4.7次/年、4.7次/年和2.03次/年。这意味着江南奕帆相比同行业公司,其回款能力偏弱,长期下去的话,容易对公司的运营能力产生影响。

境外销售面临挑战

报告期内,江南奕帆的境外收入分别为7474.44万元、5769.44万元、7253.88万元和3238.1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49.82%、40.12%、43.15%和40.87%。目前该公司主要出口区域包括北美、欧洲等国家和地区,其中对美国出口收入金额分别为5805.91万元、4253.14万元、5,772.19万元和2207.77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38.70%、29.58%、34.34%和27.86%。

2018年6月,美国政府正式发布了对中国产品征收关税的清单,对500亿美元关税清单上的中国产品征收额外25%的关税,而江南奕帆的出口产品在加征关税之列。若未来中美贸易摩擦进一步加剧,那么该公司在海外的发展将面临更多挑战。

在上文中,《红周刊》记者提到了江南奕帆近年来应收账款增长过快的问题,需要指出的是,报告期内公司境外客户应收账款余额占各期外销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3.86%、10.97%、21.89%和56.13%,自2018年以来连续走高,这意味着其境外销售的回款状况也越来越严峻。

除了国际贸易争端加税会对江南奕帆带来负面影响之外,公司外销部分的货款结算主要以欧元和美元为主,加上外销规模较大,汇率风险也会产生较大影响。2017年和2019年,公司确定的汇兑损失金额就分别为91.87万元和482.52万元。若未来人民币汇率发生较大波动,可能会给公司造成汇兑损失,使公司盈利面临一定的汇率波动风险。

 未来产能消化令人担忧

江南奕帆本次上市,募资主要用于“储能减速电机及房车减速电机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和“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待全部项目建设完成之后,公司各类减速电机的年产能将增加101.4万台,其中包括储能系列电机71.1万台,房车系列电机26.3万台及其他系列电机4万台,届时其减速电机的年产能将达到176.4万台,相较于当前产能增长135.2%。

那么报告期内,江南奕帆的电机销售情况又如何呢?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电机销量分别为40.29万台、86.69万台、76.46万台和75.81万台,其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8.09%、100.73%、99.39%和99.15%,几乎饱和。在这样的情况下,适当地增加产能,有利于公司业绩增长,但若步子迈得太大,盲目地大幅扩张产能,很可能会给公司发展带来负担。

待募投项目完成之后,其折旧与摊销费用必然也是需要考虑的因素。据招股书显示,江南奕帆通用设备的年折旧率为19%至33.33%,其折旧年限为3-5年;其专用设备的折旧率为9.5%至10%,其折旧年限为10年。按照其新增固定资产的账面价值来看,其每年的折旧费高达数千万元,很明显,新增的折旧费用将会给公司业绩带来很大的压力。

另外,2018年和2019年江南奕帆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1.46亿元和1.69亿元,分别同比增加-4.11%和16.39%;净利润分别为5328.97万元和6315.97万元,同比增长-4.66%和18.52%。此外,江南奕帆预计2020年度的营业收入为1.76亿元至1.85亿元,同比增长幅度为3.6%至8.91%;净利润为6381.75万元至6703.92万元,同比增长幅度为1.16%至6.45%。由此可见,该公司的营收和利润的增长也并不稳定。

公司业绩本就不稳定,待全部产能建设完成,其营业成本必然会增加,如果该公司后续的销量无法跟上扩产的步伐,极有可能造成产能的浪费,恐怕会拖累公司的业绩。

销售团队仅5人 新客户拓展恐不易

在招股书中,江南奕帆表示,公司与主要客户均保持了较长时间的合作关系,且客户较为集中,其前五大客户的营收占比分别为56.72%、50.81%、57.10%和57.82%。其中江南奕帆的第一大客户诺克工业,报告期内其销售占比分别为33.94%、23.33%、29.38%和23.16%。公司房车减速电机的销售收入99%以上都来自于诺克工业。

从客户数量来看,2017年末至2020年6月末,江南奕帆的客户数量分别为549个、619个、547个和335个,看起来数量庞大。但实际上,其销售金额在100万以上的客户,在报告期内仅有20多个,其销售额在500万以上的客户,报告期内不超过5个。也就是说,除了位于头部位置的“大客户”之外,剩下的客户都较为分散。

虽然报告期内,公司新增客户的数量分别为314个、377个、294个和119个,看上去不少,但大部分都是小客户,其销售额在5万元以上的分别仅有13、29、17和3个。而这数百个客户贡献的收入占主营业务的比重却分别仅有3.17%、4.69%、1.85%和 1.19%。也就是说,江南奕帆的大部分营收仍是由老客户贡献的。

这意味着,未来募投项目完成后,江南奕帆想要完全消化产能,实现收入的增长,需要大量拓展新客户,而这显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另外,根据招股书披露,目前江南奕帆销售部仅有5人,其中3人负责内销、2人负责外销,作为一家销售规模过亿元的公司,这实在是令人惊讶。正如上文所述,江南奕帆每年均有数百家客户,就拿2019年来说,其客户数量有547个,这意味着其销售人员每人负责维护的客户数量就过百家,如此多数量的客户到底是怎么维护的过来的就很令人不解了。

另外,该公司的销售费用率也显得很异常,报告期内,其销售费用分别为207.52万元、240.07万元、237.76万元和115.23万元,销售费用率分别仅有1.37%、1.65%、1.40%和1.45%。而可比同行业公司中,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新宏泰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4.62%、4.59%、4.77%和4.01%;洛凯股份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7%、1.75%、2.5%和2.42%,均高于江南奕帆。其低于行业销售费用率的情况或许与其销售人员数量少有关,而这也令人怀疑,其所披露的销售人员人数的真实性能有多大?

(本文发表于2021年1月1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ls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