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公司透析 正文

聚焦IPO | 业绩连续下滑的上声电子过会 采、存、销数据异常惹人生疑

2021年01月04日 11:08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周月明

记者 | 周月明

上声电子虽然过会,但业绩的持续下滑让人对公司的成长性担忧。更重要的是,因海外收入占比过高的经营结构,使得公司收入受到了疫情和贸易纠纷之事的明显拖累。

12月1日,主营车载扬声器的苏州公司上声电子过会。据招股书披露,其在国内车载扬声器产品市场占有率第一,2017年至2019年,公司的车载扬声器在全球乘用车及轻型商用车市场的占有率分别为12.20%、11.88%和12.10%。

产品市占率虽然不算低,但若查看上声电子近年来的业绩情况,可发现其净利润却在不断下滑中。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上声电子营业收入分别为12.21亿元、12.38亿元、11.95亿元和 4.28亿元,其中,2019年营收同比下滑了3.54%,而2020年上半年则还未完成2019年全年收入的一半。同期,上声电子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31亿元、1.11亿元、7837.86万元和927.35万元,同比一直处于下滑状态。

对此情况,监管层也提出了疑问,要求上声电子说明公司经营业绩持续下滑的原因。可不管如何,若继续维持这样的状况,则公司上市后的成长性是让人担忧的。此外,《红周刊》记者核算上声电子采、存、销方面的相关数据,发现这些项目中的相关数据还存在一定的异常,这进一步提升了投资人对其信披质量的担忧。

“三费”持续增长

海外不稳定因素影响明显

据上声电子在招股书中的解释,其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经营业绩不断下滑有几点原因:2018年是由于对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以及2017年应收关联款项后冲回坏账损失,导致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较2017年增加2623.57万元,因而造成业绩下滑;2019年则主要因为研发费用和财务费用的增加,以及汇兑收益较2018年减少1175万元;2020年上半年则是由于疫情的冲击,许多境内外汽车制造厂商受疫情影响先后停工停产,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下滑25.15%。除此之外,境外子公司所在国家对美元贬值幅度的进一步加大,也令公司汇兑损失规模较大。

由上声电子解释的原因看,其海外经营情况已变成了一个非常不稳定的因素,而海外客户却是其占比最大的营收来源。据招股说明书,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海外营收分别为7.63亿元、7.58亿元和2.63亿元,占比分别达到61.57%、63.41%和61.46%。其中美国、德国、捷克、巴西、荷兰是其前五大出口国,占境外收入近八成。

如何情况体现出,上声电子在经营上对海外市场是非常依赖的,然而鉴于目前海外国家仍受疫情冲击较为严重,再加上中美贸易关系的持续紧张,上声电子2020年甚至之后数年,营收出现下滑的问题短期内恐难改变。

除了海外市场的不稳定性,上声电子对于其业绩下滑还提到“三费”增高等因素。据其招股说明书,2019年公司销售费用、研发费用确实增长较大,分别较上一年增长了18%和20%。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即使2019年一年研发费用增长了20%,但研发费用率相较同行业公司仍然较低。

据招股说明书,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同行业公司研发费用率平均水平分别为6.3%、5.85%和6.44%,而上声电子同期却只有4.02%、5.02%和5.75%。如此情况就令上声电子处于一个两难的境地,若不加大投入研发,其就很可能会被同业公司甩在后面,若加大研发投入,则又进一步侵蚀现在的利润空间,再加上当前疫情不稳定等因素,在营收面临下滑的极大可能性下,费用的增高将会使公司本就不富裕的盈利空间“雪上加霜”。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增高的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之外,上声电子的财务费用也一直不少,除了受海外影响较大且不可控的汇兑损失之外,其利息支出也一直占着不小的比例。据招股说明书,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上声电子利息支出分别为1211万元、1152万元和718万元,要知道,其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07亿元、7758万元和742万元,可见利息支出已经侵占了不小的净利润空间。

为什么上声电子有这些高额利息支出?查看其借贷情况,可发现公司短期借款并不少,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短期借款分别为2.48亿元、3.07亿元和3.05亿元,占其总资产比例分别达到21%、22.9%和25.93%。

营收数据连续三年异常

除了上述问题,《红周刊》记者核算上声电子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数据,发现其是有较大异常的。

招股书披露,上声电子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38亿元、11.95亿元和4.28亿元,其中大陆营收分别为4.4亿元、4.13亿元和1.5亿元。若大陆营收按2018年增值税率16%、2019年至2020年上半年增值税率按13%来计算,则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含税总营收分别约为13.09亿元、12.48亿元和4.48亿元。

在同期的合并现金流量表中,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2.52亿元和12.48亿元、5.09亿元,剔除同期公司每年新增的预收款-644.22万元、12.95万元和199.18万元影响,则与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了12.58亿元、12.48亿元和5.07亿元。

将这几年的含税营收与现金收入数据勾稽,则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含税收入比现金收入分别多出5045.9万元、4.99万元和-5918.6万元。理论上,2018年和2019年的应收款项应该分别新增5045.9万元和4.99万元,而2020年上半年则减少5918.16万元才合理。

可事实上,在这几年的资产负债表中,上声电子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合计分别为3.5亿元、2.82亿元和2.43亿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2018年新增了1345万元、2019年未增反减少6761万元、2020年上半年则减少3941.73万元。连续三年数据都明显与理论新增或新减金额存在较大差异,分别达到了3700万元、6766万元和1976万元。那么,这部分异常金额产生的原因就需要解释了。

采购数据有较大的差异

除了营收上的数据异常,上声电子的采购数据同样存在疑问。

招股说明书披露,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上声电子采购总额分别为6.8亿元、6.29亿元和2.16亿元,若按2018年增值税率为16%、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增值税率为13%来计算,则同期的公司含税采购金额分别为7.89亿元、7.11亿元和2.45亿元。

在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现金流量表中,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8.57亿元、7.47亿元和3.33亿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加的-529万元、63.25万元和-199.92万元的影响,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分别达到了8.62亿元、7.46亿元和3.35亿元。

将含税采购与现金支出相勾稽,可发现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现金支出都比含税采购分别多出7277万元、3499万元和9014万元,这意味着同期的应付款项金额理论上要减少这些金额才合理。

可事实上,查看上声电子招股说明书,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应付款项分别为2.22亿元、2.39亿元和1.52亿元,其中,2018年相比上一年减少了5793万元,2019年未减反增加1640万元,2020年上半年则减少8676万元。分别相较理论值相差了1484万元、5140万元和338万元。那么,导致这些差异金额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存货也有明显矛盾

除了营收数据、采购数据上的疑点,上声电子的存货数据也令《红周刊》记者有些不解。在招股说明书中,上声电子披露了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原材料采购总额,分别为6.8亿元、6.29亿元和2.16亿元。

此外,上声电子还披露了同期营业成本中的材料消耗金额,分别为6.51亿元、6.19亿元和2.16亿元。将材料采购金额与营业成本中消耗的直接材料相减,则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分别得到2952万元、1021万元和72.45万元的差额,理论上,这部分差额应该计入当期的存货变化中。即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存货中的原材料应该分别新增这么多。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先不论这几年存货中原材料的新增金额,上声电子2018年和2019年的存货价值总额分别为1.57亿元和1.59亿元,仅比上一年分别增加了2193万元和226万元,比原材料应新增的2952万元和1021万元要少,仅这一点就已经显示出公司存货数据的矛盾,因此也需要公司做更多的解释。

(本文发表于2021年1月1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ls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