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公司透析 正文

超捷股份扩产必要性不足 营收、采购数据皆存谜团

2020年07月27日 08:57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谢碧鹭

分享到:

记者 | 谢碧鹭

报告期内,超捷股份的营收增速在持续放缓,随着下游市场汽车产销量的整体下滑,其营收增长是否还能继续,令人担忧。此外,该公司的营收和采购数据也均存在不合理之处。

超捷紧固系统(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捷股份”)近日发布了招股说明书,拟募集资金用于扩大产能。然而,该公司主要从事高强度精密紧固件、异形连接件等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与我国汽车行业的发展紧密相关,随着近年来我国汽车产销量的下降,超捷股份营收是否能够保持增长存在悬念。

此外,据《红周刊》记者核算发现,报告期内,超捷股份财务报表中的营业收入和相关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存在异常;另外,其采购方面的相关财务数据也存在诸多令人感到困惑的地方,需要公司进行更加详细的披露。

大规模扩产必要性不足

据招股书显示,超捷股份本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数量不超过1428.17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5712.69万股。在其募集资金项目中,计划投入资金3.2亿元,以无锡超捷作为项目实施主体,扩大公司螺丝/螺母产品和异形连接件产品的产能,项目达产后,预计将年产螺丝/螺母产品5.3亿件,异形连接件产品1亿件。

超捷股份的主要产品包括螺钉螺栓、异形连接件等,广泛应用于汽车发动机涡轮增压器、底盘、内外饰等汽车零部件的连接、紧固,产品主要销往国内。近年来,受购置税优惠政策的退出、宏观经济下调、国六标准的推进等因素的影响,我国汽车产销量却持续呈现下滑趋势。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汽车产销量分别为2780.9万辆和2808.1万辆,分别同比下滑4.2%和2.8%。2019年和2020年车市寒冬继续,2019年我国汽车累计产销量分别为2572.1万辆和2576.9万辆,分别同比下滑7.5%和8.2%;2020年1至6月,国内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011.2万辆和1025.7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6.8%和16.9%。在这样的情况下,超捷股份扩张产能,所面临的行业风险也随之扩大。

此外,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其螺钉螺栓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2.95%、91.33%和86.46%;其异形连接件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8.24%、92.69%和86.28%,显然,目前超捷股份的产能利用率并没有达到饱和状态。

实际上,超捷股份的营收增长速度正逐渐放缓。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超捷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8亿元、3.02亿元和3.07亿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的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8.83%和1.33%。

从销售情况来看,报告期内其异形连接件的最高销量仅有7850.06万件,且呈逐年下滑趋势,后续募资项目完成后,异形连接件的总产能将高达1.74亿件,如此大幅增加产能,其产品销量如何跟上就成了值得关注的问题,一旦销量跟不上,产能过剩,反而会影响公司发展,由此看来,其募集资金的必要性就很值得商榷了。

营收数据存疑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超捷股份营业收入为3.07亿元,其中境外收入为2845.21万元,境外营收部分不需要缴纳增值税,剩下国内营收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自2019年4月1日起,自16%下降到了13%,由此可以估算出当期的税营收大约是3.45亿元。理论上,该部分含税营收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入以及经营性债权的增减,那么超捷股份的财务数据是否符合该逻辑呢?

进一步来看,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9年超捷股份“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2.69亿元,由于当期预收款项金额变动较小(仅增加了17.56万元),所以即使不考虑该因素,对最终结果也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将这2.69亿元与含税营收相比较,大约要少7600万元。理论上,这将导致该年度超捷股份经营性债权出现同等规模的增加。

那么,实际情况又如何呢?在资产负债表中,截至2019年末,超捷股份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应收款项融资和应收账款所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为586.29万元、9405.73万元、757.35万元和798.95万元,同类项目合计较2018年末仅增加了约2100万元,这跟理论上应该要增加的金额明显不符,存在近5500万元的差额,也就是说,当期超捷股份大概有5500万元含税营收既没有现金流入,也没有相关经营性债权的支持。

以同样的逻辑核算超捷股份2018年相关数据,亦得到同样的结果。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超捷股份的营业总收入为3.02亿元,其中境外收入为2396.8万元不需要考虑增值税的问题,国内收入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自2018年5月1日起由17%下降到了16%。整体估算下,当期超捷股份的含税营收大致为3.48亿元。那么2018年超捷股份营业收入和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是否正常呢?

我们先来看现金流的情况。2018年超捷股份“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2.72亿元,当期预收款项仅增加了6.08万元,变动较小,忽略不计。将2.72亿元的现金流入金额和3.48亿元的含税营收相比较,二者之间大概存在7600万元的差额,也就是说,其当期含税营收并没有完全以现金的方式收回,还有部分存在于经营性债权中。

截至2018年末,超捷股份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和应收账款所计提的坏账准备金额分别为1040.74万元、7935.3万元和490.56万元,同类项目合计较2017年末仅增加了366.98万元,这明显和理论上应该要增加的金额并不相符,大概存在7200多万元的差额。也就是说当期超捷股份大概有7200多万元含税营收既没有现金流入,也没有相关经营性债权的支持。对此,需要公司进一步解释。

采购数据不可信

除了营收数据之外,据《红周刊》记者核算,2018年和2019年超捷股份采购数据和现金流及相关经营性债务之间的勾稽关系亦存在令人费解的地方。

我们先来看2019年的情况。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超捷股份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4994.45万元,占总采购金额的33.49%,由此可以推算出当期的采购总金额为1.49亿元。其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也2019年4月1日起由16%下降到了13%,由此可以推算出当期的含税采购金额为1.7亿元。理论上,该部分采购金额应当体现为相关现金流的流出以及相关经营性债务的增减,那么超捷股份的情况又如何呢?

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9年超捷股份“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14亿元,当期预付款项变动金额较小(仅增加了52.83万元),在此不考虑这部分变动,对最终结果也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将该1.14亿元现金流出金额与含税采购相比较,二者大概存在5600万元的差额,这意味着当期含税采购并没有完全以现金支付,还有部分以经营性债务的形式存在于资产负债表中,当期超捷股份经营性债务应当有同等规模的增加。但截至2019年末,超捷股份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为6210.77万元,相较于2018年末的5163.58万元仅增加了约1050万元,相较于理论上应当要增加的金额要少大约4550万元。

再看2018年的情况。2018年超捷股份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4635.37万元,占全部采购金额的30.45%,由此可以推算出2018年超捷股份的采购总额为1.52亿元。这部分采购金额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自2018年5月1日起由17%下降到16%,由此可以核算出当期超捷股份的含税采购总额为1.77亿元。

那么当期的现金流和经营性债务的变化情况又如何呢?进一步来看,2018年超捷股份“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35亿元,当期预付款项仅减少了28.53万元,可以忽略不计。将1.35亿元现金流出金额和含税采购相勾稽,两者之间大约存在4200万元的差额,理论上,当期经营性债务应当存在同等规模的增加。

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当期超捷股份经营性债务不仅没有增加,反而有所减少,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末,超捷股份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合计金额为5163.58万元,相较于2017年末的6713.09万元减少了大约1500多万元。一增一减之下,跟理论上应该要增加的金额相差更大,大概存在5700多万元的差额。也就是说,当期超捷股份大概存在5700万元的含税采购既没有现金流出也没有相关经营性债务的支持,可能含有“水分”。

连续两年该公司的的营收和采购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均存在异常,对于冲刺创业板的超捷股份来说,应该给投资者做出合情合理的解释,以便于能“清清白白”上市。

(本文刊发于7月25日《红周刊》)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非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liangshuang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