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面对面 正文

深度对话|国产替代存确定机会,这类股票或成“中国微软”——专访奔牛投资创始人尹鑫鑫

2020年07月08日 13:33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李沐遥

精彩观点:

在不确定性增加的时候,投资人的眼界能看到多远,是决定投资成败最重要的影响因素。

存储芯片价格周期的拐点已经出现,右侧交易机会明显,具有非常明确的投资价值。

中芯国际回归A股,不会抑制原有A股芯片龙头个股,反而会短期刺激芯片个股股价,引发一波行情。

对于国内苹果供应链相关企业,建议投资者可以重点关注苹链当中涉及智能穿戴的上市公司,例如立讯精密、歌尔股份等。

云计算最值得关注的是将来有机会成为云操作系统的公司,也就是说“中国版的微软”。从我们角度来看,中国软件将来最有机会成为中国的微软。

公司本身质地的好坏,是判断价值科技股的核心。我们一般会从总资产、市销率、收入的增速、研发投入的增速以及公司的核心技术这5个指标来初步判断公司好坏,同时,还要与海内外可比公司进行对比。

时值美国将华为等中国企业列入“实体清单”近一年,美国商务部日前达成一项新规则,允许美国公司与华为重启谈判,共同制定5G标准方面进行合作。A股市场闻风而动,调整近2个月的5G、半导体等科技股再起波澜,涨势喜人。然而,随着华为回应新规,提到5G标准制定不涉及产品买卖,市场也开始更加理性地看待这一事件。本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的奔牛投资创始人尹鑫鑫也对此事件持有中性观点。

尹鑫鑫持续研究和跟踪科技股多年,在他看来,美国商务部允许华为和美国公司合作参与5G标准的制定,但这并不等于对其制裁的放松。因为制裁的关键还是要看用不用华为的设备,以及给不给中国电信企业相关的牌照。“我们认为还是要放弃幻想,继续密切关注国产替代以及5G领域所带来的确定性机会。”

理性看待美国对华为态度的缓和

国产替代仍将是未来几年的核心主线

《红周刊》:近日美国商务部允许美国公司跟华为合作,共同制定下一代5G的网络标准,二级市场反应积极,您如何看待这个事件?

尹鑫鑫:我持比较中性的态度。美国允许华为与美国公司合作制定5G标准,更多是出于方便美国企业的目的。虽然华为参与了5G标准的制定,但是华为的标准技术有可能在参与制定的过程中被直接反驳掉,从这个角度看,华为在5G上的话语权反而是下降的。况且,虽然让华为参与5G标准的制定,但这并不等于对其制裁的放松。因为制裁的关键还是要看用不用华为的设备,以及给不给中国电信企业相关的牌照。从我们得到信息来看,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正在废除中国电信商在美国的一些运营牌照。由此,我们认为还是要放弃幻想,继续密切关注国产替代以及5G的确定性机会。国产替代至少是最近几年的核心主线,我们还是会持续关注5G当中一些个股的机会,比如说中兴通讯、光模块的新易盛,都是质地非常优良的公司。

《红周刊》:随着疫情在海外的发酵,市场担忧将出现“逆全球化”。“逆全球化”如果发生,是否意味着国产替代将进一步加速?

尹鑫鑫:其实不管是否发生“逆全球化”,国产替代进程都一定会加快。但是“逆全球化”不会一蹴而就,我们说电子产业链的外迁,实际上需要5到10年的时间,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持续看好在整个电子产业链当中,具有大客户订单承接能力、精密制造能力、技术优势明显,而且在全球布局的国内龙头公司,比如说立讯精密、鹏鼎控股、歌尔股份等公司。

《红周刊》:从最新消息来看,多家美国半导体设备制造商要求中国国内从事军民融合或为军品供应集成电路的企业,不得用美国清单厂商半导体设备代工生产军用集成电路,同时“无限追溯”机制生效。这是否意味着军工科技领域的国产替代也需要加以关注?

尹鑫鑫:是的,其实除了刚谈到的芯片和软件领域的国产替代,近几个月我们在持续跟踪的新方向就是军工科技。我们在今年2月份看到,《华尔街日报》报道了美国政府正在考虑阻止向中国出口C919发动机,这个事情给我们的冲击丝毫不亚于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科技公司发展的限制。

所以从我们预期来看,军工大概率今年会有一个非常好的表现,而且今年可能只是开始。值得重点关注的两个方向是航空发动机以及卫星互联网。因为航空发动机是决定中国大飞机未来最重要的核心环节。从二级市场来看,航空发动机最值得关注的公司,我认为是航发集团旗下的三家上市公司,航发动力、航发科技、航发控制。至于卫星互联网,与国家战略安全紧密相关,也需要对相关上市公司重点关注。

二线芯片龙头迎布局良机

半导体存储芯片现右侧交易机会

《红周刊》:Wind数据显示,2月底到4月底,半导体及元件板块历经两个多月的调整,5月份才开始回暖。您认为,回调后的板块个股是否迎来布局良机?

尹鑫鑫:从当前时点来看,我们会建议投资者重点关注二线芯片题材个股,比如北京君正、深科技等等。因为目前多数一线芯片个股股价泡沫较为明显,到了高抛区间。以我们去年曾参与建仓的兆易创新为例,兆易创新是行业内独一无二的龙头公司,对标海外巨头来看,我们认为兆易创新1000亿元的估值是合理的,对应合理股价应在300元左右,但我们买入时,股价仅80元/股,属于严重被低估。后续在国产替代题材刺激下,该股开始表现,股价最高在今年2月25日曾高达428.18元/股,但因为从我们角度兆易创新股价超过300元则进入高估区间,所以我们在达到预期价位后及时获利了结。因为,可对标的全球存储芯片龙头企业美光科技,截至美东时间5月12日收盘,市值508.16亿美元(3602.4亿人民币),从现有业务构成对比来看,兆易创新如果想市值再翻一倍,达到2000亿市值难度较大。

《红周刊》:从一季报业绩来看,半导体行业业绩表现相对抢眼。但麦肯锡评估报告认为今年全球半导体市场将同比下降5%~15%,那么A股半导体公司业绩的增速会不会受到影响?

尹鑫鑫:今年不仅仅是半导体行业,很多行业因为疫情的原因出现了明显的下滑。但投资投的是预期,尤其是在不确定性增加的时候,投资人的眼界能看到多远,是决定投资成败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以存储芯片为例,从我们掌握的数据来看,存储芯片价格周期的拐点已经出现,而且国内的存储芯片正处于0到1突破的重要阶段。所以,我们认为存储芯片相关个股业绩不存在持续下滑的可能性。仍以美股美光科技为例,美光科技2020财年第一季财报营收同比下降35%,而2020财年中报营收99.41亿美元,同比下降28%,相较一季报是一个大幅收窄的表现。因此,我们认为半导体整体业绩并不会出现大幅下滑,因为周期价格拐点已经出现。事实上,我们做投资一定要关注拐点,拐点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例如,刚提到的半导体存储芯片,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右侧交易机会,具有非常明确的投资价值。

《红周刊》:近日,从美股退市一年后的中芯国际拟于科创板上市,如何看待中芯国际回归A股?您是否会打算参与打新或者投资?

尹鑫鑫:中芯国际的回归A股具有重大意义,未来可能带动很多市值大、盈利好,在美国、香港上市的红筹企业回归。随着他们的回归,A股半导体板块的结构也将会更加合理。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中芯国际是做纯晶圆代工的,此次回归,对上游半导体设备、材料供应商,中游的境外代工半导体制造厂商,以及下游做封测的厂商,包括芯片设计公司,都会随之受益。

从投资角度,我们是一定会积极参与的,而且我认为中芯国际上市第一天的涨幅可能就会非常可观,并且从长期看,整体涨幅也一定会让投资者大吃一惊。

《红周刊》:截至5月8日,中芯国际的港股市值约为880亿,PE大约50倍。对标A股半导体龙头来看,兆易创新、汇顶科技等龙头公司,虽然营收和净利润规模远少于中芯国际,但市值和PE均超过中芯国际。中芯国际的回归,是否会让资金从原有A股半导体龙头上分流?

尹鑫鑫:不能简单将A股与港股做类比。而且芯片领域细分公司,不存在简单类比。但中芯国际的回归,让大家会更多的关注芯片领域,不仅不会抑制原有A股芯片类个股,反而会短期刺激芯片股价,引发一波行情。当然,一线芯片个股的估值已经不低了,还是建议投资者关注二线芯片股的投资机会。

IDC、云操作系统细分赛道最值得关注

中国软件有望成为“中国版微软”

《红周刊》:从各省市5G建设时间点来看,5G建设将在2022到2023年完成。5G上下游产业链受益的爆发时间点是什么时候?

尹鑫鑫:我认为,2020年到2021年,至少到明年上半年应该关注5G的上游以及中游,但是到明年下半年开始要密切关注5G的下游应用。说到底,To C的应用是任何一个商业变现的最终价值,To C的市场永远是最大的市场。

《红周刊》:5G下游应用端方面,苹果今年下半年将推出5G手机。您如何看苹果5G手机对国内苹果产业链带来的投资机会?

尹鑫鑫:从苹果公布的一季报来看,它的业绩表现还是可以的。从苹果一季报业绩构成结构来看,它的智能可穿戴设备表现优异,对于国内苹果供应链相关企业,建议投资者可以重点关注苹链当中涉及智能穿戴的上市公司,例如立讯精密、歌尔股份等。

《红周刊》:5G应用端云计算在今年疫情期间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国家层面也在提要加大新基建建设,您认为哪些云产业链公司值得关注?

尹鑫鑫:新基建一定会加快云计算的发展,在云计算产业链当中,我们建议投资者重点关注IDC(数据中心)。一是3月4日政治局在“官宣”新基建的时候,单独将IDC凸显出来,行业发展地位超前。二是近期证监会和发改委发布了一则通知,要进行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试点,后期所有的IDC采用REITs模式,那么IDC将从重资产投入变成轻资产运营,大大降低了企业的融资成本,非常有利于IDC的未来发展。

另外,从今年上市公司一季报数据来看,IDC公司业绩表现非常好,例如,奥飞数据以及被低估的光环新网都值得关注。以光环新网为例,在国内IDC上市公司中,光环新网拥有国内最大的环一线商圈的IDC资源,从中长期来看,它发展潜力是非常大的。随着地区环保考核指标趋严,新建IDC落户一线城市难度加大,包括北京、上海都出台了具体政策,规定了城市大概多少公里以内是不能建设机房的。但是光环新网在北京的酒仙桥、房山等很多非常核心的地段都有它的机房。

《红周刊》:您刚提到了要关注拐点,那云计算是否出现了发展的拐点?

尹鑫鑫:我认为云计算的发展拐点也已经显现。云计算最大的潜力并不是现在我们能看到的正在做云计算的公司,而是那些有条件转型云计算的公司。我们以微软为例,微软现在已经从一家软件公司升级成为一家聚合系统软件应用及云计算能力的优质企业。在微软没纳入云计算业务之前,市值常年在1000-1500亿美元区间,但现在达到了1.4万亿美元市值。也就是说,云计算让微软整体的市值提升了10倍。事实上,美国上市公司中做芯片、做硬件的公司估值远不及做软件和云计算的公司估值,这也是未来A股的一个趋势。所以我们认为,在接下来的一个时期中,云计算是空间最大的细分赛道。

《红周刊》:那么A股现在有没有类似微软的这种公司?

尹鑫鑫:实际上在国内各种云应用的公司已经有一些了,例如用友网络是做云财务软件、金山是做云办公软件以及卫宁健康是做云医疗服务。但这些公司的天花板是能看到的,云计算最值得关注的是将来有机会成为云操作系统的公司,也就是说“中国版的微软”。从我们角度来看,中国软件将来最有机会成为中国的微软。

5大指标筛选价值科技股

公司质地如何是判断核心

《红周刊》:我们都知道,科技股往往需要持续不断的增加研发投入,未来发展具有不确定性,您在投资过程中,如何筛选有价值的科技股?

尹鑫鑫:从我定义来看,有价值的科技股,一需要掌握核心科技;二是要体现出高度的社会价值。从现在开始到未来拥有巨大想象力的经济价值。

具体投资过程中,研发投入的同比增速是我们非常看重的一大指标。真正具有价值的科技公司研发投入往往处于持续增长的状态。相比之下,如果一家公司大部分的成本支出不是在研发投入,而是在广告等其他方面,例如,因为广告宣传,公司短期获得了很多投资人的关注,但从中长期来看,这些公司它的可投价值并不高。整体而言,公司本身质地的好坏,才是判断其是否是价值科技股的核心。

《红周刊》:愿闻其详。

尹鑫鑫:我们一般会从总资产、市销率、收入的增速、研发投入的增速以及公司的核心技术这5个指标来初步判断公司好坏,同时,还要与海内外可比公司进行对比,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投资逻辑。

当前,在具体标准上我们也不会去硬性设定。首先,各科技公司所属的行业不同,各行业本身存在差异。其次,虽然很多个股成长前景非常好,但同时也会受制于所处的宏观环境。比如说,我们关注的一家公司,它在2019年的年报中预估今年收入将达到100亿元。在大环境下较为悲观预期下,能够非常自信地写出如此收入增速预期,表明公司业务的强势。同时该公司又符合我们上述5个指标,那我们为什么不买呢?(笑)

《红周刊》:投资科技股,如何估值是很多投资者关注的话题,您在投资过程中,是如何对价值科技股进行估值的?

尹鑫鑫:如果有参照,那么我会将其跟美股的可参照上市公司做对比。以中国软件为例,我认为它有非常大的机会对标未来的微软,但是它目前还没有做到微软的程度,那么我就把中国软件跟IBM收购的Red hat(小红帽)做一个对比。Red hat与中国软件都是做开源系统业务的,IBM收购Red Hat也是IBM向软件和云计算转型做的准备。Red Hat退市时的市值即340亿美元(约合2400亿人民币),那么从中长期来看,中国软件在没有成为云计算公司之前,它的市值应该是接近Red hat的这个市值的,目前中国软件市值仅有400亿人民币。

除此之外,我们还关注市销率这个指标,它能很好的弥补市盈率在估值方面的局限性。比方说,一家在投资者看来各方面都非常好的公司,它每年的净利润也会有很大的起伏,而净利润的变化一定会影响它的市盈率。但如果查看净利润起伏较大的背后原因,有可能是公司在研发投入中投放了更多资金,那么这种情况下,市盈率指标就不能客观反映出公司未来可能的成长空间。但市销率可以直接把公司的销售情况跟估值进行挂钩,这样就不存在估值偏差了。但需要注意的点是,估值并不代表只看市销率一个指标就可以了,还需要综合考虑。

(文中涉及个股仅做举例,不做买入或卖出推荐,投资需谨慎)

责任编辑:zhangjing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