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周刊原创 正文

分红“标兵”九芝堂,业绩向下分红向上,年报营收涉嫌虚增2亿元

2020年06月02日 19:14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胡振明

分享到:

记者 |  胡振明

编辑 | 承承

进入6月份,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步入高潮期,除在5月份已经完成分红的939家公司之外,有1726家有现金分红意向的公司将在6月和7月份实施分红,仅在6月前两日两市就有91家实施了现金分红。从分红金额看,工建农中四大行依然排在现金分红榜首位置,贵州茅台则是每股分红最高的,达17.02元/股。

在众多现金分红公司中,九芝堂可谓是分红“标兵”,上市19年中,公司每年都进行现金分红,累计分红高达27.97亿元,占公司累计净利润42.92亿元的65.15%。统计数据显示,近三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九芝堂分红派发现金红利(含税)比例有逐年升高态势,分别达到34774.17万元、33597.68万元和33597.68万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48.82%、99.85%和174.85%。

如此高的分红占比似乎说明九芝堂的基本面是稳健的,由此也吸引了诸多机构的目光。2017年以来,机构持仓有明显增强趋势,今年一季度末,其十大流通股东中不仅有6家是机构,且“陆股通”也在一季度末上榜。然而在机构资金大力看好的背后,若深入分析该公司披露的财务报告,《红周刊》记者发现其或许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美好,很多关键财务数据暴露出九芝堂的经营方面仍有很大的利空隐忧。

财报显示,在2017年至2019年九芝堂分红占比逐年创新高的同期,其营收和业绩表现却萎缩和下滑的趋势。营业收入方面,近三年实现了37.97亿元、31.62亿元和31.84亿元,分别同比增长42%、-16.73%和0.68%;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方面,分别实现7.12亿元、3.36亿元和1.92亿元(三年累计12.4亿元),其中,2017年增长了9.27%,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分别下滑52.76%和42.9%。显然,归母净利润的下滑速度要明显高于营收下降速度。

值得注意的是,若将分红金额与归母净利润做对比,不难发现,九芝堂近三年累计现金分红金额10.2亿元占归母净利润12.4亿元的82.18%,相较历史平均的65.15%分红率有明显提升,甚至还出现了2019年现金分红占当年归母净利润1.92亿元的174.85%的奇特现象。考虑到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李振国在这三年的持股比例高达42.33%(2020年一季度末因减持下滑到41.25%),也就是说,这10亿元的现金红利有超过四成是分配到第一大股东手中。

《红周刊》记者发现,该公司近年来有很多财务指标并不好看,不仅账上的货币资金在持续减少中(2017年末时,公司账面上货币资金尚有8.4亿元,而至2019年末时,仅剩下2.97亿元),且2017年至2019年的销售毛利率也是在一路下滑,销售净利润率由期初的18.76%降低到期末的5.86%,总资产净利率也从2017年的13.35%下滑到2019年的3.68%。

既然近年来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长停滞、净利润规模大幅缩减,理论上,公司应将手中的资金更多用于增资扩产,提升经营规模和经营效益,扭转困境,而不是不顾收益率窘境,通过分红的形式变相将大量现金转移到大股东手中,如此的不顾企业长期经营发展的分红模式是否值得提倡,是值得商榷的。

其实,九芝堂的问题并不仅仅是收益率下降,《红周刊》记者发现其财报披露的营业收入或许还涉及到虚增的嫌疑。

仅以2019年数据为例,其合并现金流量表显示,全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有42.30亿元,为了数据更准确些,将这年预收款项相比上年而减少的547.85万元对现金流量的影响考虑进来,那么,这年销售而收到的现金为42.35亿元。

据其同期合并利润表,2019年营业收入31.84亿元。由于九芝堂年报没有特殊的披露,按一般情况下适用的税率考虑,以4月1日为界,前三个月按16%税率而后九个月按调整后的13%税率计算增值税的销项税额大约为4.38亿元。由此,2019年九芝堂全年含税营业收入有36.21亿元。将销售收到的现金42.35亿元跟当年含税营业收入36.21亿元做比较,很明显,其现金流量多流入了6.14亿元。

众所周知,跟营业收入有关的,除了现金流量之外,还跟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合称应收款项)的增减变动有关。如果九芝堂的财报数据无重大异常,则2019年年末应收款项跟上一年相比应该出现大致6.14亿元的减少才对,也就是说,应收款项的回款应该比上一年多6个多亿。

然而,九芝堂2019年的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年末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分别为2.03亿元、4.76亿元和0.30亿元,合计约7.08亿元,跟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金额15.34亿元相比较,减少8.26亿元,这与理论上应减少6.14亿元相差了2.12亿元。显然,这差异金额是惊人的,是需要上市公司做出合理解释的,否则不能排除九芝堂2019年营收存在虚增的可能。

责任编辑:zj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