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周刊原创 正文

合纵科技董事长刘泽刚:未来含钴动力电池一定是主流产品之一

2020年05月22日 21:44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凯恩

分享到:

5月19日一大早,我们便来到了位于北京海淀区的金隅嘉华大厦,这个地方是北京有名的办公区,我们赶到时正值上班高峰期,人们络绎不绝的从北京的各个角落汇聚于此。

image.png

近期因收购钴矿引起外界质疑的合纵科技便在此处办公。我们来的这里的目的也正是为了向合纵科技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解答市场对于公司这一举动的疑问。

image.png

我们在合纵科技董事长刘泽刚办公司架设拍摄设备时,他就在旁边一直埋头工作,从表情便可以看出来他最近有些心事重重。

设备调试妥当,我便上前跟他做访前交流,本以为他会很严肃,但一开口,却发现他是一位平易近人的董事长。做了简单的交流后,我们便开始正式采访。下面,我们将采访内容做了详细梳理,在此呈现给大家。

回应质疑:“我是倾尽全力的去做这件事,投资近17亿元不可能只是做一个概念。”“未来含钴产品一定是一个主流路线。”

今年2月,特斯拉表示将自主研发新电池,这种新电池的含钴量可能为零。5月11日,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向外界表示公司正在研发无钴电池。5月18日,长城汽车旗下电池公司蜂巢能源举办了无钴电池的线上发布会,宣布已经研发出无钴电池材料。

在这样的一个市场环境中,合纵却在收购钴矿,逆风而行,必然引起内心敏感的市场参与者的质疑。面对质疑,刘泽刚坦然的讲出了收购钴矿的经历与自己的看法。

刘泽刚:现在外界一直对我们收购钴矿还存疑,有人说是不是在做虚假概念,其实我们对茂联投资加上受让原来的股东的款项,将近17个亿。合纵目前体量还并不是很大的情况下,从融资各方面加起来投了17个亿,我想没有人花17个亿去做这个概念,。甚至有人说大股东想借这个机会掏空上市公司,然后去投资,我想也没有道理去掏空上市公司,因为我们就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

当时看中这个资源是有几个方面:第一个,这个矿,我自己亲自到那去了,我带着一个团队到那去考察、去检测,在中矿资源给我们出检测报告之前,我们自己做了个检测,我自己带了一个团队带了工程师到那干了差不多20天,取样,然后把样品拿到国内来,按照茂联的技术路线,我们整个走了一遍,验证矿的含量,验证矿的整个体量、产量、以及提取率等。只是后面,外界有很多质疑,所以我们花了几百万,请中矿资源又给我们做了一个勘测。

第二个,这个矿有个好处,因为它是一个尾矿,所以说它不像原生矿,我们说有多少万吨,但实际可能会比这更多,可能会比这更少。大家从卫星地图上就可以看得见那座黑山堆在地表,可以准确测量,就在赞比亚基特韦市。因为是尾矿,所以不存在选矿、采矿的过程,只存在一个冶炼过程,所以说目前我们正在建冶炼厂,我们这个冶炼厂建在中赞工业园区,离矿只有20多公里。

还有一点,我们当时选择茂联,这个矿它是一个尾矿,那么是经过原来炼铜提炼过的,那么反过来讲外界一直也在怀疑说,尾矿炼化的时候,茂联技术是不是成熟的,我们当时验证了它的技术。茂联现在做钴的提取,有两个技术路线,一条路线是用原生的铜钴矿来提取钴,现在在天津就在干,另外一条技术路线是用铜钴合金、镍钴合金提炼钴,就是在那些炼铜厂做最后一道工序时,把钴富集一下,变成铜钴合金,或者镍钴合金,交给茂联来炼化,那么其实铜钴合金、镍钴合金和尾矿的性质就非常相似了,提炼技术是不是成熟,外界一直有存疑。茂联这么多年干的就是这个活,现在全世界用合金产品提取钴,90%的东西都是茂联干的,所以它这个技术是成熟的。

收购茂联之前,我们把国内这一块的企业基本上都看了一遍,选择茂联,是因为它除了拥有冶炼生产线外,还有一个核心的东西——钴矿资源,这是我们当时落子到茂联的一个很重要的考虑。

其实市场上一直在尝试做无钴电池和少钴电池的技术路线。因为钴作为一种稀有金属,很多的厂商没有掌控,那么如何绕开这个难题?大家就觉得应该去做这个无钴电池。所以,我觉得大家走这条路线一点都不奇怪。

“但未来,无钴电池从有技术到产业化,要花费有相当长的一个时间,比如说锂电池,从90年代初索尼推出到现在为止已经30年,这几年大家才看到锂电池因为大规模的产业化,成本快速下降。另外,未来可能是多种技术路线并存的局面,比如说除了无钴电池,还有氢能源电池,磷酸铁电池,高镍低钴电池,其实大家都在研究。从降低成本角度来讲,其实含钴的这些技术路线,也在不断降低成本,这个实际上是大家一直都在追求的,即使说无钴的产品做出来了,我认为未来有钴的产品一定依然是一个主流路线。”据刘泽刚判断无钴技术即使推出来了,到成熟的规模化应用也得至少5年左右时间。

“而且钴产品不仅仅是用到电池领域,其实在高温合金、航空,军工等领域各方面有很多业务,目前在钴产品有超过50%用在电池方面,还有40%多实际上是电池之外的产品,所以就说我们收购钴,也不仅仅只是应用到电池领域当中,只是我们的主要方向是围绕电池产业在布局。”

“就像前两年,大家都不看好磷酸铁,觉得三元锂电就是未来,我们去年3月份启动磷酸铁产线建设的时候,外界也有很多质疑,大家觉得现在都是在去钴、三元路线上,你还在建设磷酸铁产线,但当补贴政策一退,风向就变了。”

“我们做产业的人,一定还是要长远来看,不能像股票一样3个月一起落。我们自己还是坚定看好钴、磷酸铁是长远的路线,一定会是作为一个主流路线来存在,所以说不管其他什么出来,我们还是坚定的走这条,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会关注无钴的技术路线以及它的产品的成熟,我们在保持关注。”

收购钴矿:抓住最佳时机,完善产业链,打造核心竞争力

刘泽刚:合纵科技介入锂电池领域,第一步是收购了湖南雅城,之后我们在考虑,未来公司在这个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在哪儿?

“经过调研,我们对市场产生了几点认识:第一,在这个行业,未来每一个细分领域只有前5家企业能够活下来,可能前3家活得好一点,后2家可以维持公司生存。那么,我们如何成为行业的前5名呢?那就是我们要布局整个产业链,所以收购湖南雅城后,紧接着我们就参股控制了行业上游企业天津茂联,它在天津拥有一个大的冶炼工厂,主要做硫酸钴、硫酸镍、氯化钴产品,同时在赞比亚有一个12万吨的钴矿资源。这样以来,我们便打造了锂电正极材料行业从资源到冶炼再到前驱体产品布局,形成了合纵产业链的一体化战略。第二,为什么选择这时候收购钴矿?因为现在是一个好时机,钴资源处在行业的周期底部,价格处在最低的一个时间节点上,这对我们收购成本的控制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此外,收购钴矿对于提升湖南雅城的利润会带来很大帮助”。

为了活下来,必须在行业内成为前5名,布局整个产业链,使得我们有了核心竞争力和护城河。而在此时钴矿价格最低,企业可以控制收购成本,同时还能提升位于产业链下游的湖南雅城的利润。这样说来,无论是出于主动或是被动,合纵科技在此时将钴矿收入囊中,确实是最佳时机。但这个最佳时机却与行业风向发生了激烈碰撞。

完成布局:产能做到行业前五、绑定一批最优质客户、控制成本

2019年,合纵科技锂电材料领域的主要产品四氧化三钴与磷酸铁,产销都呈现大幅增长的态势,业务发展迅速。

刘泽刚:从业绩增长方面,我们看到的是这样一个结果,其实在背后这一现象与我们的战略布局是有一定关系的,我一直感觉锂电这个领域和电力行业有点不一样,电力行业像合纵科技这样做电力设备的可能有500家左右,但是在锂电材料这一领域,我感觉到未来每个细分领域只能活5家。那么茂联、雅城要想活下来,凭什么?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做了几点布局:

第一,去年12月,雅城新增的磷酸铁2万吨产线已经投产,目前老产能加新产能已经达到了3万吨的水平,去年行业内磷酸铁的产能大概不超过10万吨,从我掌握的情况看,我们3万吨的产能在行业内应该是第1名。另外,茂联的钴系列产品的产能是按照8000金吨布局,去年全世界产能在11万吨左右,我们的产能全世界占比大概是到7个点左右,大概也在行业前5名;茂联镍产能是15000金吨,这也是在行业前5名。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首先照着前5名来布局,包括我们参股茂联。

第二,这个行业中上下游优质企业在进行互相绑定,我们看到汽车厂商在绑定电池厂商,电池厂商在绑定锂电材料厂商,大家甚至在往上游的资源领域布局。我们也绑定了一批最优质的客户,我们目前钴系列的客户有厦门钨业、韩国三星、优美科,北大先行(对应宁德时代)。磷酸铁系列产品客户,包括北大先行、比亚迪、国轩高科、中航鑫诺,这些都是行业内最优质的一些客户,他们能够活下来,那意味着我们就能活下来。去年年底,我们跟贝特瑞签订了供应磷酸铁前驱体的协议,今年大概是不到1万吨,明年是2万吨,贝特瑞下游对应的是比亚迪;与北大先行青海公司签订了前驱体供应协议,今年1万吨,明年超过2万吨。其实他们也在寻找上游资源,保证他们的供应,所以这个体系就形成了一个上下游互相绑定。

第三,如何控制成本,我们现在从上游资源到冶炼到产品在做布局。比如说资源,大家都知道,钴资源这几年价格波动很大,从每磅40多美金跌到去年的十二三美金。我们作为厂商如何把控好成本,掌控资源是最好的方式。在产业链上,我们同一个产业链,不同的环节做不同的产品,比如说茂联做氯化钴、硫酸钴,目前的状态是提供给下游的厂商。如果说我们自己接着做前驱体,其实可以大幅降低成本。另外,技术进步会让成本有很大的下降空间,我们在这一方面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我们的目标就是成为电池材料方面的第一集团军,目前来讲,我认为雅城是在行业前列的,茂联钴镍也处于行业前端。

发展战略:围绕100亿战略,坚持做好电力板块根据地,大力发展锂电板块

刘泽刚:围绕100亿的战略,这个局我们一直在布,电力板块我们已经打造了从设计到工程到设备制造到运维的完整产业链,工程方面的资质,我们已经全有了,设计方面,我们并购了一家电力设计院,制造本身就是我们的一个核心。锂电板块,我们依托茂联加雅城,布局了从资源到冶炼到前驱体产品的完整产业链条。但坦率来讲,这两年我们也受到了一些行业、政策变化的影响,以至于我们的战略没有能够按照原来的计划时间去完成到位。100亿战略的实现要晚个差不多两到三年时间。但是我们还是坚定地往这方面走没有变。

电力板块是合纵的根据地,我们未来一定要坚持打造好根据地。这一块,我们一直在做产业链布局,我们围绕如何满足客户需求,布局了从设计到工程到设备制造再到运维的一个路线。

合纵主要的客户是电网公司,公司给它们提供设备以及设备服务就够了,因为它的设计、工程各方面有一个自我服务的强大体系。但是社会上的很多客户,比如一个医院要建一个电力工程,它没有一个强大的自我服务队伍。如果有一家厂商能够从设计到设备,到工程,把服务都做好,对于他们来讲是很愿意的。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打造这样一个服务体系。

我们是在大力拓展电网体系之外的客户,目前我们电力板块电网体系外的客户业务的占比越来越高了,原来我们电网体系外业务占比不到20%,去年已经增加到了50%左右。这也提升了合纵不同领域的竞争力。

我们之前的计划实际上是到目前这个时间阶段,应该是茂联整体装入上市公司,但这两年受到外部的影响,我们没有达到原来如期的目标,所以说,我们现在变换了一下方式,调整了一下节奏,我们先收购它海外的钴矿资源,接着我们还是要考虑到把茂联整体放到上市公司来,这样才能真正形成锂电材料的完整产业链。因为目前,我仅仅是从矿资源到雅城的话,只是打造了3C系列的产品。

我们动力电池方面的产业链,实际上我是要布局到茂联的,就是从钴矿资源到冶炼到三元电池的前驱体。因为眼前受到疫情影响,我只好把这条路线先打通,其实我三年前就已经想好了这个路线,只是说现在做了一点调整,但整个方向依然没有变。

采访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结束后,刘泽刚亲切的邀请我们坐下闲聊一会儿。闲聊中,他又谈到了公司最近几年的发展,因为开辟“第二战场”,公司这几年在锂电材料领域投入了大量资金,导致公司资金链比较紧张。但还好,现在公司已经挺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不多会儿,我们便匆匆告别了,因为刘泽刚下午还要赶往天津茂联,或许到了那里,他的内心才会稍稍平静,因为那里有机器的轰鸣声与繁忙的同事们都在为了合纵朝着同一个方向而努力。

期待下一次见面时,刘泽刚脸上满是笑容。

责任编辑:liwan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