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周刊原创 正文

融资69.6亿元,现金分红1.56亿元!重融资轻分红的立思辰最新年报被问询

2020年05月20日 13:40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胡振明

分享到:

文 | 胡振明

编辑 | 承承

今年2月20日,为做大自己的教育产业,立思辰抛出了《北京立思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业板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拟按12.03 元/股的价格发行不超过127,182,030股股票,预计融资高达15.30亿元。在公告中,公司表示,融资的目的就是要大力发展“大语文”业务,升级教学内容和教学方式,补充公司营运资金和偿还银行贷款,提升公司抵御风险能力。

《红周刊》记者据Wind数据统计发现,在此次增发融资之外,立思辰上市以来累计21次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募资超过69亿元,其中45亿元是股权再融资,而仅2019年,立思辰筹资活动现金流量净流入了7.14亿元。

由此不难发现,立思辰长期以来对资金的需求量是相当巨大的,其不断地从资本市场“抽血”。与之相对应的,这些年来,公司的投资规模也在不断扩大中,仅2019年投资活动净流出金额就高达8.23亿元。若回溯2009年立思辰上市以来的并购事件,至少完成了9次股权并购,交易总价值超过40亿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一边是立思辰在资本市场大规模融资“抽血”,而另一边则是并不算大方的股东回报。据Wind统计,立思辰上市以来累计实现的净利润为-49599.10万元,7次现金分红仅有15571.04万元,远远小于自己在资本市场上的融资规模。

如果只是现金回报不足也就罢了,近年来,立思辰的实际经营业绩情况也是不佳,在2017年以来的3年一期财报中,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情况是二减一增,分别为-27.66%、-786.87%和102.2%,而正是业绩的持续不振,2016年至2019年间股价最大跌幅也超过了60%。近期,公司发布的2020年一季报业绩再度令人失望,归母净利润亏损1.4亿元。

2020年一季报披露,立思辰营业收入1.32亿元跟上年同期相比减少了71.87%,而管理费用1.12亿元同比大增143.82%,主要原因是大语文业务发展迅速。然而即便是其2020年第一季度立思辰的“大语文”业务发力,其仍出现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双双大幅下降情况,分别同比下滑了71.87%和590.26%。

与2020年一季报发布的同一天,立思辰还公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表面上看,交出的成绩单不错:立思辰2019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9.79 亿元,同比增加1.3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59.36万元,同比却增加了102.2%。但是,若考虑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则让人大失所望,2019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净利润为-2542.77 万元,继2018年后亏损后再度亏损。

《红周刊》记者发现,在立思辰2019年年报分析中,非经常性损益的项目显得相当“关键”,影响其已经披露的业绩情况是否准确。根据2019年年报,立思辰在这年的非经常性损益金额合计5602.13万元,主要由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2111.96万元、业绩补偿款和投资项目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合计6725.77万元以及转让子公司、联营企业及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1217.75万元构成。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此前在2020年1月21日发布的《2019年年度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度公司的非经常性损益约为-200.00万元,对公司净利润无重大影响。”时间上,从业绩预告到年报发布相隔时间并不长,但披露的信息却出现了明显的差异,2019年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3059.36万元在“扣非”后则由正转负,以-2542.77 万元的金额而出现连续两年为负。

除此之外,2019年年报中还披露这年有1.53亿元的资产减值,占利润总额的-371.25%,主要由计提的商誉减值损失、坏账损失及存货跌价损失构成。

如此异常的变动引起了交易所的关注,2020年5月15日,交易所对其下发了《关于对北京立思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年报问询函》,对年报中诸多异常提出问询。

其中,涉及子公司商誉减值风险问题,就指向计提减值准备不充分从而“粉饰”业绩。比如,子公司北京康邦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康邦科技”)在2019年实现净利润8152.80万元,同比下滑51.48%,但是对收购该康邦科技所形成的商誉仅计提减值准备4391.17万元,而商誉余额仍高达12.83亿元。

同样的,子公司北京跨学网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跨学网”)在2019年实现净利润2215.80万元,同比下降20.22%,业绩承诺完成率仅63%,但是年报显示并未对收购跨学网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商誉余额2.25亿元。

而子公司上海叁陆零教育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叁陆零教育”)2019年实现净利润4626.43万元,未实现业绩承诺,公司未对其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年末商誉余额为2.02亿元。

除了以上三家子公司之外,立思辰前期耗资数十亿元并购诸多子公司也形成了规模巨大的商誉,这也意味着商誉减值风险很大。理论上,若这些子公司的业绩出现大幅不及预期的情况,为防范风险,是应该充分计提商誉减值准备才对。然而,立思辰却似乎不太愿意计提太多减值准备,毕竟大规模的商誉哪怕仅以较小的比例计提减值,也会对其2019年净利润3059.36万元形成重大“冲击”。那么,在这些举措中,为方便融资,上市公司又是否有通过少计提减值准备的方式来“粉饰”业绩的可能呢?

对于这样的怀疑,交易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在年报问询函中也提出问询,要求立思辰做出书面说明,并在5月25日之前报送有关说明材料并对外披露。

责任编辑:ls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