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名家论市 资本风云人物 正文

中国经济有V形反弹可能“水漫金山”下配置资产首选股票——专访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

2020年05月06日 09:26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李健

分享到:

2020年全国两会召开在即,经济增长目标、2020年财政赤字率等都将会给出一个总目标,中国也将由此开始进入“后疫情”时代。

那么,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在“后疫情”时代将会如何演绎?本周,《红周刊》面对面栏目专访了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他认为,中国经济在今年四季度会恢复到正常水平,恢复速度和增速都会好于其他主要国家。中国资本市场会更加受到海内外资金的认可,而A股、黄金会是比较好的配置资产。

中国经济大概率“V形”反弹

到四季度恢复至正常水平

《红周刊》:您对我国今明两年经济增长有何看法?

鲁政委:从总体走势上看,2020年的GDP增长轨迹应该是“V型”反弹。我认为最迟到今年四季度,GDP同比增速就会恢复到正常水平上,而这个反弹预期会一直持续到明年上半年。

《红周刊》:在经历了几年去杠杆后,您认为稳增长和稳杠杆的关系该怎么平衡?会有明显加杠杆过程吗?

鲁政委:杠杆率水平不仅要纵向看,更重要的是横向对比。在此轮疫情之后,其他主要经济体财政大幅扩张,杠杆率显著上升。在此背景下,我国的杠杆率水平在横向比较下是比较低的,低于其他主要国家。对于国际投资人来说也一样,他们是横向比较的思维,当看到中国的杠杆率水平低于其他很多国家后,就会觉得中国的风险没那么大。对企业来说也是一样,如果一家企业高于行业平均杠杆率水平,那它是比较危险的;反之那就稳健一些。所以杠杆率不是一个静态概念,当全球主要国家的杠杆率都在上升的时候,中国的杠杆率也有所上升不是一个大问题,我们不能刻舟求剑地看待杠杆率水平。

目前市场预测中国2002年的广义财政赤字率将达到10%左右,当然预算内的财政赤字率不会达到这么高,具体的数字会在5月份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公布。货币政策方面,短端利率(1年期以下)绝大部分已经基本调整到位了,未来下降的空间不是很大;贷款利率还有进一步下降的空间,但整体上下一阶段会以财政政策为主。

《红周刊》:从拉动经济增长的资产来看,政策方面是否会“重拾”房地产投资?

鲁政委:我们要用平常心去看待房地产业,既不能认为房地产是洪水猛兽,也不能说要大规模刺激房地产,因为中央已经明确表示要“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希望在“三稳”的方向之下,房地产行业实现平稳健康发展。这也应该是大家所期待的。

《红周刊》:从制造业来说,当前有国家希望跨国企业能搬回本国,您怎么看?

鲁政委:逆全球化不是因为疫情而产生的,而是从2008年以来一直存在的一股潮流,只不过疫情对全球供应链产生了更为复杂的影响。有媒体报道,美国、日本等有给企业搬家费、让企业搬回本国的言论,但我认为这其中有一定的炒作因素。因为从企业的角度看,搬家费不是最主要的问题,持续的运营成本才是最重要的。即便美国和日本有些企业把产业链搬出去了,只要中国的商业环境好、运营效率高,跨国企业在中国的效率就会比搬回美国和日本的企业高。跨国企业搬与不搬,关键看效率。

当然,疫情后,还是会出现一些新的动向。比如一些国家会将重点医药企业纳入战略储备物资的产业链中,要求这类医药企业可能会在国内建设一条生产线,但这并不排斥在国外继续保留一个平行产业链。

在欧美,除非是采取立法的方式,否则,政府官员的言论对企业家并不具有强制约束力,企业主要还是会按照市场规律和竞争逻辑来进行选择。

全球经济“机理”是健康的

预计到明年上半年恢复正常

《红周刊》:市场依然担心此次疫情引发的危机会比2008年或1929年危机更严重。

鲁政委:有观点认为此次危机超过2008年和1929年,是因为一个重要指标——失业人数已经超过了2008年和1929年时的水平,美国目前的失业人数为2600万,1929年时失业人数为1300万,2008年时失业人数为870万。

目前来看,疫情还没有结束,失业人数还可能增加,美国的一些经济学家预测,美国失业率最终会达到16%,远超2008年时水平。

但如果从原因来看,这次经济活动停摆是由于疫情的爆发,就像一个身体健康的人突然被迫趴下一样,生理机能本身是没问题的;而2008年和1929年的危机是经济本身出现了问题,是“器官衰竭”导致“人”趴下了。所以,同样是严重的失业,但机理是不一样的。我认为,只要疫情导致的停工时间不会太长,就不会出现像之前一样的危机情况。

而实际上,无论疫苗何时投入使用,我也认为停工的时间其实不会特别长。因为大家在家待的时间越长,复工复产的意愿就越强烈,所以我认为不会出现经济危机和大萧条,我们最艰难的时候应该已经过去了。虽然国外患病人数还在增加,但感染人数爆发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了,未来会逐步回落。我判断全球经济的低点会在今年二季度出现,三季度经济增速会好于二季度,一直恢复到明年上半年,之后可能恢复到之前的正常水平。

《红周刊》:那么怎么出现了原油期货负价格现象呢?

鲁政委:从交易细节来看,这是一次由于库容不足所导致的对于无法进行实物交割者的“逼多”行为,但从实质上看,这也表明美国原油期货市场机制存在严重缺陷。考虑此次负油价事件,让人们意识到很多国外交易者实际上是很难在其内陆的库欣地区(WTI期货合约交割地)进行实物交割的。因此,我认为,未来WTI这个市场对全球的影响力会逐渐下降,全球投资人会产生寻找更为合适的新定价锚市场的潜在诉求。

必须特别提醒的是,如果我们进一步扩展一下视野,短期来看,负油价是个奇葩。但从长期来看,我认为这是对我们的一个警示,因为原油、煤炭等化石燃料的使用是温室气体增加的主要来源,会造成全球气候变暖,而碳一旦排放出来就很难被消弭、捕捉。人类在地球上生存所能容忍的温度升高是有上限的,这就意味着地球对碳的库容也是有极限的。一旦越过某一个边界,石油、煤炭最终很可能都要变成负资产,到那时就会演变为系统性风险。

《红周刊》:还有美联储释放巨量流动性的问题,这可能正埋下新的重大隐患?

鲁政委:我认为还好,美联储从2008年释放大量流动性之后,然后从2011年前后便开始为退出做准备,最终一直到2018年到达了加息周期的顶部,所以他们已有了QE退出的经验。

另外,大家不能机械地看货币发行量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货币量和人们的心理有关系,不能因为我们看到直接从美联储那里释放了很多所谓的“水”出来,就认为经济里面的“水”很多。实际上,影响“水”的多少的是双层机制,一层是央行,另外一层是经济本身,后者对应货币的流通速度。而流通速度跟经济增长情况有关,以前实体经济正常运转时,央行释放的1块钱,可以变成5块钱,但疫情导致了很多企业停工,货币流动速度变慢了,1块钱只能变成3块钱,另外2块钱需要靠央行来补足,所以美联储释放的流动性没有我们感受到的那么多。近期美元指数一直在走强,也是这个原因。

全球“水漫金山”

股市、黄金是“方舟”

《红周刊》:现在各个国家的投资人都在担心自己国家的货币贬值,您认为全球资产的“锚”是什么?

鲁政委:在危机中,大家都在寻找稳定的“锚”,但问题是我们有过“锚”吗?黄金价格的波动性极高,已经从昔日的货币王座上跌落了下来。货币有两个价格,在国内表现为利率,在国外表现为汇率,任何一个下降都是一种货币条件的放松,国内降息能舒缓经济,所以不应该认为人民币走弱对经济不利。

还有观点认为,一些优质企业可以当作资产“锚”,因为在经济不好的时候这些企业依然赚钱。但实际上,有两重因素导致了这些企业股价的上涨:第一重因素,是这些企业业绩增长带来了股价上涨,跟货币没有任何关系;第二重因素,是货币因素,如果一家企业盈利没有增长,股价还在上涨,这就和发行货币有关系了。

《红周刊》:在大类资产配置上,哪些是能够避险的资产?

鲁政委:在全球“水漫金山”的时候,只能投资于“实物资产”以规避风险,需要特别提醒的是,经济学上的“实物资产”,第一类是股票,第二类是房子,第三类是黄金这样的资产。我认为,目前股票是在长期最值得增加配置的资产,但要做组合投资;贵金属未来也还会有较好的增长空间;矿产也是比较好的配置方向,但要做区分。

《红周刊》:A股的估值会水涨船高吗?

鲁政委:估值水涨船高是全球资本市场的共同规律,但估值的上涨也需要经济和企业盈利的增长。从这个意义上看,我国货币政策偏宽松,中国经济前景更明朗,企业复工也在稳步推进,我们现在这两个条件都具备。

但海外投资人对我国A股熟悉程度仍有待深入,在我们谈中国资产的吸引力的时候,我们真正需要使用的是风险调整后的收益率差异。我国的规则与国际接轨的程度越高,海外投资人越熟悉,风险调整因子的影响就越会小。■


责任编辑:zj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