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周刊原创 正文

百利科技业绩巨亏令人意外,交易所连下两道问询函,质疑计提资产减值、坏账准备合理性 

2020年03月31日 16:43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胡振明

分享到:

主营能源及料材领域工程总承包等相关业务的上市公司百利科技于1月22日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预告》,给出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6.1亿元到-7.3亿元的巨额亏损“答卷”,原因是本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及坏账准备金额较大。

就在这份预亏公告发布的同日,交易所也针对这份由上年盈利转为巨亏的业绩预告下发了问询函。然而十几天后,百利科技申请了延期回复,直至3月23日才批露了《关于2019年度业绩预告事项问询函回复的公告》,此时距交易所下发问询函已经间隔了2个月。

然而对于公司延长回复时间后给出的解释理由,交易所还是予以了质疑,仍认为其对资产减值一项做了“手脚”。在交易所下发的《关于对湖南百利工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关业绩预亏事项的二次问询函》中,交易所指出:“我部关注到,公司2018年与2019年关于应收账款坏账计提的标准可能不统一,2019年计提大额坏账准备的充分性可能不足。”

在百利科技1月22日发布的2019年业绩预告中,公司表示,拟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约5.5亿元。然而对此巨额的资产减值和坏账准备计提,《红周刊》记者发现,在百利科技2019年三季报中,其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合计只有11.16亿元,5.5亿元意味着近一半的应收款项是要被计提坏账的,如此的规模很难不让人怀疑其中有“调节业绩”的动机。

在此次资产减值和坏账准备计提中,2019年初时,百利科技应收辽宁缘泰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简称“辽宁缘泰”)的债权为2.36亿元(其中应收账款1.66亿元、应收商业承兑汇票0.70亿元),而在2019年业绩预告中,公司拟对辽宁缘泰的应收账款85%计提坏账准备,预计信用减值损失1.56亿元左右。将85%的应收账款都计提坏账准备,这意味着绝大部份账款都回不来了。需要注意的是,百利科技对对辽宁缘泰的应收账款账龄均在3年以内,而且目前辽宁缘泰仍在生产经营中,2019年11月经过努力也收到回款0.36亿元,如此情况说明辽宁缘泰还是有一定的持续经营能力的。若辽宁缘泰往后的状况好转,那必然会导致百利科技将相对应的大额坏账转销,从而形成利润在其他年度进行调节。

同样,对另一个债务人山东省滕州瑞达化工有限公司(简称“滕州瑞达”)所计提的坏账准备也存在相似的情况。2019年年末百利科技对滕州瑞达债权金额为1.75亿元,也是依据行业环境、经营状况、财务状况等,拟全额计提坏账准备,预计信用减值损失1.57亿元左右。值得注意的是,百利科技对滕州瑞达的应收账款中75%以上账龄在3年以内,而且2019年11月滕州瑞达重新获得试生产资格,这并非没有状况好转的可能。那么,全额计提坏账并且有1.57亿元左右,在此之后,若状况好转,也会出现大额转销坏账的情况。

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债务人山西潞宝兴海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潞宝兴海”),百利科技在2019年初对其债权金额为2.94亿元,2019年7月回款0.18亿元,9月回款0.20亿元,10月初回款0.20亿元,到2019年12月底又回款0.30亿,一年内出现了多次回款,且潞宝兴海承诺2020年3月以后仍将还款1.36亿元。然而即便如此,在2019年业绩预告中,公司仍拟对潞宝兴海的应收账款按照余额的90%计提坏账准备,预计信用减值损失1.68亿元左右。

不仅如此,百利科技对潞宝兴海存在股权投资,其是在2018年以4.7亿元应收款项转换而来的。2018年,公司对潞宝兴海的装置进行了多次升级改造,增置环保设备、新建独立排放管道、配置多重净化器等,该年的第四季度,上述环保措施整改完成,主要装置正常生产。

由此,公司在今年3月25日业绩预告事项问询的回复公告中表示,潞宝兴海2018年下半年经营状况稳定良好,公司与潞宝兴海各项业务及款项均正常办理,至2018年末不存在减值迹象。而2019年出现减值,主要是考虑了2019年末潞宝兴海产品己内酰胺的价格仍处于低位震荡,且受供需失衡因素影响,短期内不利影响难以消除,由此认为潞宝兴海的股权投资出现明显的减值迹象,且计提减值准备约2亿元,占投资额比例接近50%。

对于公司的回复,交易所在第二次下发的问询函中提出了质疑:“近年己内酰胺价格出现较大波动,但整体仍在一定区间内。2018年年报出具日与2019年业绩预告日之间,己内酰胺价格有所下降,但也仍在近年的波动区间内。公司以己内酰胺价格的短期变动作为计提股权减值依据,且计提减值比例接近50%,依据是否充分、合理”。

由上述情况来看,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潞宝兴海并非没有状况恢复的希望,不管是对应收账款还是对股权投资计提高比例、大额的减值准备,公司给出的理由都不具备很强的充分性。这意味着若往后潞宝兴海状况得以恢复,很可能也会同样出现大额减值准备要转销的情况。

正是因百利科技存在种种不合理现象,交易所在二次问询函中直接提出质疑:“公司是否存在一次性计提大额坏账准备,以后年度再通过坏账冲回实现利润,从而对不同年度进行盈余管理的计划或安排。”

对于交易所的质疑,百利科技会如何回复,《红周刊》记者将持续跟踪。

责任编辑:zj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