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资本风云人物 正文

见证|多夫曼基金董事总经理张景舒:砍仓美股,调仓A股,加仓港股

2020年03月23日 10:39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本刊记者 李健、谢长艳、林伟萍、何艳、李壮

中国的经济基本面比起一个月前显著改善,但港股却跌了大约20%,这是非常可笑的。就A股而言,吸引力已经变弱了,港股对我们的吸引力更大。

我从2014年开始做投资,从2016年开始跟着我现在的老板多夫曼先生做价值投资。我没有经历过真正意义上的牛市,因为我最早接触市场的时候,油价开始大跌,于是我开始“逆向投资”,试图抄底能源股。结果能源股从2014年到2020年一直都是熊市。除此之外,过去十年,在美国“增长型”公司估值与“价值型”公司估值的差距一直在拉大,价值型投资者在美国可谓是暗无天日。一些比较优秀的价值投资者,如小巴菲特塞思•卡拉曼,以及大卫•亚伯拉罕,不仅跑输市场,而且亏钱。

我于2015年底介入中国市场。中国市场尽管大盘涨幅很小,但我和我的基金都在中国市场赚了很多钱。2016年-2018年是白马股的牛市,这很符合我们的投资风格,我们刚介入的时候白马股估值很低,现在A股市场上已经很难找到当时的机会了。过去三年中国市场问题不断,先是去杠杆,再是贸易战,到现在的新冠肺炎病毒。我过去七年的投资经历让我偏向于保守,从未经历“疯牛”也让我对市场和盈利更加理性,而不是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并对管理层的言行一致有更高的要求。

从投资策略来看,我以及我所在的公司一直都是专注价值投资。2018年我们美股持仓有一定的回撤,但回撤幅度比市场小。2018年上半年市场一直在涨,当年11-12月因为对美联储加息预期的担忧,市场大幅下跌,给我们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但2019年年初美股就开始回弹,2019年全年业绩非常不错。但2019年任何一只做多的基金,我相信表现都很不错。这也让我们在2020年1月的时候更加理性,逐渐减仓,保留了22%的现金仓位,很大程度上减少了过去两周市场波动带给我们的回撤。

今年以来我们也跑赢了大盘,这主要是因为择股审慎,现金充裕。我们在中国市场的风险暴露,让我们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疫情可能在美国爆发。我当时建议老板减仓的理由如下:“根据中国抗‘疫’的R0(每个患者平均传染他人的数量)数据,可能会发生两种情况,第一就是美国政府快速采取隔离政策,这会导致短期的经济衰退;第二,也是更糟糕的情形,就是美国政府拖延采取应对措施,这会导致更长期的经济衰退。无论哪种情形,市场都会大跌,因此我们应该更加保守,增加现金仓位。”

我们也较早采取了行动,砍掉了一些可能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公司,比如诺唯真邮轮(NCLH)。诺唯真邮轮的业绩一直非常好,我们去年10月以48美元/股的价格买入,依据有三:首先,人口老龄化可能长期利好邮轮行业,而诺唯真邮轮的定制模式给了喜欢自由的美国人更大的选择空间;其次,我们判断美国的经济扩张还没有结束;最后,诺唯真邮轮比起她的两个竞争对手,扩张速度更快,资产负债表更加健康,过去五年来净资产回报率都在10%以上,毛利率和经营利润率也都在过去十年内稳步攀升。具体地说,诺唯真邮轮拥有25艘邮轮,并准备在未来的五年中增加七艘。过去十年诺唯真邮轮都是盈利的,并在2019年营收和净利润都以两位数增长。疫情爆发后,诺唯真邮轮当即大幅下跌,从1月份的60美元/股,一下跌到了45美元/股,低于我们的买入价。由于对疫情扩散的整体判断,我们当即选择斩仓。截至20日,诺唯真邮轮股价为10美元/股。回首这陡峭的下跌悬崖,不禁让我们在庆幸之余倒吸一口凉气。

我认为,美联储此次的应对非常糟糕,而特朗普对股价下跌也有本质性的理解偏差。市场想要看到的是美国政府当机立断采取措施,控制疫情发展,减少感染病例;特朗普和鲍威尔却认为通过降低利率能够稳定市场。看一下中国市场吧,中国市场自春节以来尽管大幅下跌,但很快就在病例数拐点之后稳定下来,这两周下跌远远小于欧洲市场和美国市场。

降低利率只会给金融枢纽行业造成更大的压力,金融行业整体跌幅仅次于能源行业。加大力度控制疫情发展是阻止下跌的唯一途径。如果不阻止疫情扩散,那么电影、户外娱乐、健身、餐饮、商业地产将哀鸿遍野,金融体系贷出去的钱全部变成坏账,整个经济体都会崩塌。

美联储没有搞清楚这一点,主动多次降息,打完了子弹,现在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我生活在美国,我觉得居民依然缺乏防范意识,政府采取行动依然不够果断,因此我们的现金仓位也都还保留着。我们不会在看到明显好转的先行指标前打完子弹。

因为这是我从业以来经历的第一次危机,所以没有以往经验可以借鉴。个人认为,这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叫做均值回归——没有永涨不跌的市场。从以往经验来看,美股一次熊市平均下跌幅度为35%,如今道琼斯已经跌去了近30%。如果这是一次“平均”的熊市,那么美股从统计意义上说还有5%的下跌幅度。美股是否好转取决于美国政府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及这些措施的力度及有效性。确诊病例增速拐点到来之前,我们预计市场都不会给予正面的回馈。

目前,我们每天都比平时更卖力地做调研,研究公司的基本面,并将一些潜在低估的标的汇总到一个“关注名单”上。只有事先做好准备,才能在合适的时机“扣动扳机”。

就美股和港股投资机会而言,我认为现在港股市场的性价比更高,尤其是一些在中国运营、港股上市的企业,由于港股市场流动性稀缺(大约50%的资金是外资,这些外资在本土市场大跌的情况下抽离,造成港股的涨跌完全脱离了基本面)而大幅下挫。中国的经济基本面比起一个月前显著改善,但港股却跌了大约20%,这是非常可笑的。

就A股而言,经历2月和3月后,A股的吸引力已经变弱了,港股对我们的吸引力大得多。我们现在有8%的仓位是放在中国的,都是港股持仓,未来可能会考虑将这个仓位增加到12%-15%。AH溢价从2014年7月的88.72涨到了如今的132.14(数字越高意味着A股越贵)。2014年8月,港股为24700点,现在是23260点;2014年8月,A股为2194点,而现在是2779点。市场的时钟会来回摆动,A股没有港股因为流动性危机造成的大幅下跌。因此对于我们这只国际基金,我们会更多地考虑抄底港股,而非A股。■


责任编辑:zj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