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周刊原创 正文

基金业绩排名战偶然因素多   年度状元成色仍需仔细审视

2020年03月17日 11:18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张桔

分享到:

多年以来,公募基金的年度排名战一直广受业内外关注,某种程度上,年度榜单的业绩会影响到基金公司下一年度新发产品和存续产品的规模变化,因为有很多基民会以新鲜出炉的榜单作为投资的重要依据,也因此,争夺年度状元成为了很多基金公司必争的重要选项。

回顾内地权益类状元历史,《红周刊》记者注意到,过往年份中多数状元早已脱离了公募阵营,投身于私募,如王亚伟、王茹远、任泽松、何震、李学文等。如果基民仍在笃信状元效应投资基金的话,或许其早已陷入到亏损的泥潭中了。以昔日任泽松掌舵的中邮战略新兴产业为例,该基金在2013年一鸣惊人夺冠后,此后年份的业绩变化就变得大起大落了,特别是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两年业绩惨淡,其2017年业绩表现甚至还排在了万德同类508只基金中的最后一位。

多年来,内地公募业一直有“状元魔咒”一说,上一年度问鼎成功的明星基金产品规模会急速膨胀,基金经理也被最大限度地挖掘价值,不仅常常要出席各种公开场合献身于聚光灯下发布观点、为渠道撰写各种材料外,甚至还要分担培养年轻基金经理和挂帅公司新产品的任务,精力的分散再加之内地股市风格轮动明显,第二年基金业绩出现回撤基本不可避免。

当然,不明就里的基民或许会忽略掉如下几点偶然的因素:首先,在市场整体萎靡年份所涌现出的状元根本不具有参考价值,因为其很有可能是凭借空仓或者轻仓的因素躺赢了状元头衔。这样的事情在内地公募的历史上大约发生过3次:2008年,当时名为泰达荷银成长的基金凭借-32%的净值增长率拿到年终冠军;2011年,由夏春挂帅的博时主题行业同样凭借亏损最少而年终折桂;最近的一次发生在市场表现不佳的2018年,偏债混合型基金长安鑫益增强A拿到状元头衔,自然债券投资功不可没。对此,实际基金圈内一直将此划分为“牛市状元”和“熊市状元”两类,大概率因为股票仓位偏低,后者的业绩成长性基本不强。

其次,高仓位且集中持股的“好赌”基金经理可能凭借一年的运气成功登顶,但是这种剑走偏锋的操作方式不仅在公募圈中是少数,而且面临的风险系数极大,一旦市场发生风格切换,第二年状元迅速跌入凡间,冠军产品的业绩也会现了原形。从内地公募的状元史上,这样的情况也发生过好几次:2007年,彭旭凭借重仓券商和钢铁拿到状元,但第二年业绩就大幅回撤;2013年,任泽松豪赌创业板拿到第一,但后来其乐视网等重仓股相继成为地雷股,他的业绩也从山峰坠入了谷底;最近的2019年,刘格菘凭借重仓芯片、半导体、5G等科技股包揽公募三甲,但其能否在2020年继续强势是个悬念!

巧合的是,《红周刊》记者了解到,上述三人是有交集的。早年间,彭旭曾是中邮基金的投资总监,任泽松、刘格菘当时都是中邮的基金经理,算起来应该是师出同门。而坊间对中邮系基金经理有着不同寻常的看法:他们买股手法凶狠,对于看准的行业会集中持股进行豪赌,甚至采取“AII IN”似的重仓方式。只不过,如今这类的基金经理在公募圈中已经越来越少,多数开始讲究“分散配置、均衡持股”。

分析2019年权益类状元刘格菘成功的原因,看准科技板块重仓出击显然是其最为核心的一点。从其掌控的冠军产品广发双擎升级的逐季重仓股来看,一季报时我们尚且能看到通威股份、招商银行、乐普医疗、劲拓股份这样的非科技股;二季报时,我们也能瞥见齐心集团和伊利股份这样的非科技重仓股;但从三季报开始,其十大重仓基本被清一色的科技股所垄断。有意思的是,由刘格菘掌舵的其他产品也同样几乎悉数重仓科技股。如广发双擎升级基金四季报显示,其最新的十大重仓股分别是康泰生物、中国软件、圣邦股份、三安光电、中兴通讯、兆易创新、长电科技、健帆生物、京东方A、亿纬锂能;广发创新升级的十大重仓股也是这十只股票,只是重仓的先后顺序与之不同;稍有不同的是,广发多元新兴与前两者有八只股票重叠,仅最后两大科技重仓股换成了中国长城和通富微电,而非前两只基金持有的长电科技和亿纬锂能。

附表  刘格菘所管部分产品去年四季度重仓股一览

进一步分析这三只产品中夺冠的广发双擎升级,可以看到该基金成立于2018年的11月2日,彼时成立时的募集规模仅约为2.48亿份;去年一季度末,基金份额缩水至大约3749万份;到了第二季度末,基金规模仍然不见起色,进一步缩水至大约3576万份;到了下半年,随着基金经理集中出击科技股,基金的规模呈现V字反转,三季度末规模迅速升至大约4.96亿份;去年年末,最新规模已经达到了68.73亿。如此变化说明业绩优异带来的吸金效应是非常明显的;换一个角度理解,基金经理在某种程度上驾驭着一只“迷你”基金拿到了年终冠军,其中偶然的因素是很多的。

接受《红周刊》记者的书面采访时,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言辞激烈:“今年状元,明年垫底,这样的情况基民应该见到的不少了,这样的基金公共道德上也是无可指摘的,但对基民的收益影响实在太大,恰是这样的基金,基民要擦亮眼睛,判断出到底谁是真有本事,还只是极端行情、极端配置下的运气使然。比如说广发的明星基金经理刘格菘,去年的业绩排名前列相当程度仰仗于押中了半导体行业,在过去,以及重仓配置其它行业之时未有现在这样的业绩排名,如果投资者看好该基金经理,为何不直接买国泰基金的半导体行业50指数?!”

(个股仅做分析,不做投资建议)

责任编辑:ls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