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公司透析 正文

瑞晟智能流动性面临考验 诸多财务疑点待解

2020年02月10日 11:08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谢碧鹭

分享到:

近日,瑞晟智能拟于科创板上市,然而,其下游客户较为集中的服装、家纺等行业受“疫情”冲击过大,可能会影响其未来的销售及应收款项的回收,此外,其营收和采购等诸多财务数据均存在勾稽异常的现象。

近日,浙江瑞晟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晟智能”)发布招股说明书,拟在科创板上市,本次发行股数不超过1001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4004万股。本次募集资金主要用于研发及总部中心建设项目、工业智能物流系统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等。

从披露的招股书来看,其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的比重较高,而且目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传播对其下游客户服装行业的冲击较大,或许会影响到未来业绩,同时也不利于应收账款收回。与此同时,瑞晟智能高企的负债率也考验着其偿债能力。更关键的是,《红周刊》记者核算发现,其披露的诸多财务数据均存在疑点。

下游客户受“疫情”冲击较大

瑞晟智能是一家智能物流系统供应商,主要从事工业生产中的智能物料传送、仓储、分拣系统的研发、生产及销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其应收账款分别为3409.42万元、5596.01万元、8103.92万元和9834.31万元,分别占流动资产的54.61%、55.37%、50.64%和53.27%。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瑞晟智能的下游客户主要集中于服装、家纺等缝制行业,优衣库、Nike等知名企业均为其持续合作客户,随着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传播,该行业受到的冲击或许不小。

据2月4日国泰君安发布的《纺织服装行业周报》显示,此次肺炎疫情对纺织服装行业线下零售预计短期带来较大冲击。若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超出预期,可能对行业需求产生较长时间的拖累。

另据2月4日澎湃新闻发布的《优衣库暂时关闭湖北及周边280家门店,湖北省外下周起恢复》一文显示:目前优衣库在中国大陆地区暂停营业的门店数量约280家。同日,新京报也发布《优衣库、H&M之后,Nike暂时关闭中国约半数门店》,文章表示,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Nike宣布将暂时关闭中国约半数门店,剩余店面将缩短营业时间,且Nike预计,其在中国的营运将受到“实质性影响”。如此情况之下,传导至上游,不但会影响瑞晟智能未来的收入,也不利于其应收账款的回收。

此外,瑞晟智能的负债情况也不容乐观,报告期内,其负债合计分别为1848.13万元、4710.07万元、8688.78万元和9349.22万元,资产负债率从2016年的28.69%快速增加至2019年三季度的45.41%,负债增速相当快。在下游客户销售不佳的情况下,其回款压力也将加大,这对于其本就不甚“宽裕”的流动性来说,将是一大考验。

营收数据异常

据Wind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瑞晟智能的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55%和70.24%,但是在看似不错的成绩下,经《红周刊》记者核算,其营业收入和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存在异常。

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瑞晟智能的营业收入为9798.19万元,其中境外营收为1748.43万元,该部分不需要考虑增值税问题。而其国内收入为8049.76万元,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是智能物料传送分拣系统及相关业务的销售收入,其他业务收入主要是配件销售和维修收入,因此,国内收入部分整体按照17%的增值税税率估算影响不大。整体估算,2017年瑞晟智能的含税营收大致为1.12亿元,按照财务勾稽关系,该部分含税营收应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入和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而实际情况则是,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瑞晟智能2017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为9422.53万元,再减去当期预收款项所增加的1666.73万元,当期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流入为7755.8万元。将其与含税营收相较,具有3410.85万元的差额,按照财务勾稽关系,理论上该部分因未收到现金将计入经营性债权中,体现为经营性债权同等规模的增加。

翻看其资产负债表,瑞晟智能2017年末应收票据为17.9万元、应收账款(含坏账准备)为5978.7万元,同类项目合计较2016年末仅增加了2239.39万元,跟理论上应该增加的3410.85万元相比,有1171.46万元的差额,也就是说瑞晟智能2017年大约有1171.46万元的含税营收既没有现金流入、也没有形成经营性债权。

以同样的逻辑分析2018年和2019年1~9月的数据,仍发现有数千万的勾稽差异。招股书显示,2018年瑞晟智能实现营业收入为1.67亿元,其中有3649.67万元为境外收入,剩余部分还需考虑到增值税的变化(该部分增值税税率自2018年5月1日起,由17%下降到16%),按照月平均计算收入后,可以推算出瑞晟智能2018年的含税营业收入大致为1.88亿元。

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瑞晟智能“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仅有1.55亿元,再减去当期预收款项所增加的730.46万元,则当期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流入大致为1.48亿元,与含税营收相比要少3993.6万元,因此理论上应该有3993.6万元的含税营收因未收到现金而计入经营性债权中。瑞晟智能资产负债表显示,2018年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含坏账准备)较2017年末仅增加了2911.34万元,与理论增加额相比少1082.26万元,这也意味着2018年瑞晟智能有1082.26万元的含税营收既没有现金流入、也没有形成经营性债权。

2019年1~9月,瑞晟智能实现营业收入1.76亿元,其中境外收入为3454.67万元,国内营收部分的增值税税率自2019年4月1日起由16%下降到13%,按照上述逻辑计算,则发现当期大约有1230.85万元的含税营收没有现金流和经营性债权的支持。当然,该差异也有可能是票据背书转让或贴现导致,但是其在招股书中并未披露该部分信息,因此,该公司需要就上述问题给出合理解释。

采购数据令人费解

除了营业收入的数据存在诸多疑点外,瑞晟智能的采购数据与相关现金流及经营性债务间同样存在勾稽异常情况。

招股说明书显示,瑞晟智能2017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2220.02万元,占总采购金额的34.59%,由此可以推算出当期的采购总额大致为6418.1万元。除了主要原材料和能耗之外,瑞晟智能还有部分服务采购,但该部分占比较小,因此统一按照17%增值税税率来估算的话,对最终结果影响不大,整体估算之后,可得出2017年瑞晟智能的含税采购大致为7509.14万元。根据财务勾稽一般关系,该部分采购金额应当体现为相关现金流的流出及经营性债务的增减。

进一步来看,在瑞晟智能合并现金流量中,2017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金额为6024.81万元,再减去当期预付款项所增加的157.81万元,则当期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大约为5867万元,与7509.14万元的含税采购相勾稽,理论上应有1642.17万元未支付金额,将体现在应付账款等经营性债务中。

而事实上,瑞晟智能2017年末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为1074.14万元,较上年同期的766.19万元仅增加了307.95万元,这一结果显然与理论金额相差甚远,大概存在1334.22万元的差额,这也就说明了瑞晟智能2017年大概有1334.22万元的采购金额没有相关财务数据支持,可能含有“水分”。

该公司2018年采购数据的勾稽关系亦有数千万元的差额。据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瑞晟智能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3215.21万元,占总采购金额的34.69%,由此可以推算出当期的采购总额为9268.42万元,考虑到增值税的变化,可估算出当期的含税采购金额大致为1.08亿元。

在合并现金流量中,2018年瑞晟智能“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8062.68万元,考虑到当期预付款项的影响(减少4.98万元),再将其与含税采购相较,则少了2714.59万元,理论上其经营性债务应当有同等规模的增加。

但事实上,在资产负债表中,2018年瑞晟智能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仅比上年度增加了1250.17万元,这跟理论应增加的金额相比要少1464.42万元。也就是说,2018年瑞晟智能大约有1464.42万元的含税采购既没有现金流的流出,也没有形成经营性债务。

瑞晟智能连续两年合计数千万元的含税采购均没有相关财务数据支持,需要给出合理解释。■

责任编辑:ls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