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基金风云 正文

排名与资产规模双降  诺德基金两大权益明星“失色”

2019年12月02日 13:05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本刊记者 张桔

分享到:

得益于ETF的大扩容,内地基金公司的公募资产规模大多都有一定增长,但也有少数基金公司却背道而驰。《红周刊》记者注意到,总部位于上海的诺德基金今年的规模变化就不明显,三季度末甚至出现了规模和排名较上一季度末双降的局面。

Wind资讯统计数据表明,在2018年三季度末诺德的规模达到200.9亿后,公司的规模已经连续四个季度在200亿门槛下徘徊。特别是到今年三季度末,公司公募资产管理规模约为171.7亿元,较上一季度末的177.6亿元缩水约6亿,同时排名也从第76位退至第79位。

对此,长量基金分析师王骅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指出,规模下降主要源于三季度诺德货币的规模缩水7.58亿,这也暴露了诺德等中小基金公司的通病,即基金规模主要依赖货币基金。诺德货币三季度的规模为115.44亿,占基金公司总规模的67.25%,在货币收益率下行、吸引力逐渐下降的背景下,货基规模缩水是行业趋势。同时其他产品线,今年以来不管是业绩提振还是新发募集的增量都比较有限,所以出现了规模下滑的困境。

权益类基金年内业绩平平

两大新品遭遇“满堂黑”

数据表明,目前诺德旗下的权益类基金仅为两只被动型产品,合计的规模仅约2.73亿。同时17只混基的规模达到51.36亿,除去两只产品规模超过10亿外,其余产品的规模均不到4亿。

从混合型基金今年的业绩来看,2019年开年迄今,所有17只产品的净值增长率基本只能用乏善可陈来形容。Wind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25日收盘,其中有3只产品的净值增长率超过30%,另有6只产品的净值增长率超过20%,此外还有8只基金的净值增长率不到20%,特别是郝旭东掌舵的诺德成长精选,其A/C两类份额迄今录得净值增长率尚不到9%,在公司成立于今年以前的混合型基金中的排名暂时垫底。

然而,诺德今年新成立的两只混基也遭遇了麻烦。首先看3月底成立的诺德新生活,彼时A股的情绪异常亢奋,但是该基金新品两类份额的合计首募规模仅约2.27亿,然而仅仅不到半年时间,根据基金成立后的第二份财报,两类基金的合计份额仅余下0.74亿,基金新品的规模迅速缩水了大约三分之二,或许基金发行时的“帮忙”资金在打开后纷纷退场。

当然,基金的净值相对滞涨可能也成为规模缩水的另一大主因。在多项同类排名中,诺德新生活均处在同类较靠后的位置,目前的年化收益仅为6.90%。从基金二季报到三季报,实际上基金经理罗世锋调换了三只重仓股,他将晶盛机电、益丰药房、通化东宝调入十大重仓股之列,但是统计从三季度迄今,除益丰药房涨幅显著外,晶盛机电和通化东宝基本涨幅归零。

类似的是,今年5月成立的诺德策略精选也是近况不佳。这只产品是郝旭东挂帅,但首发成立时仅募得4.57亿,这一水平在今年动辄几十亿的权益新品中只能说较为惨淡。同时,根据基金首份财报的数据,三季度末时基金的份额仅剩3.97亿。根据Wind的数据,从成立迄今,诺德策略精选在近六个月的排名中位次不佳,其在850只同类基金产品中仅排在了第800位,最新的净值仅为1.0387元。

那么,缘何诺德策略精选的净值表现相对不佳呢?从基金成立以来的首份财报来看,我们或许可以一窥其中的端倪。从股票仓位来看,策略精选当季建了大约51.65%的仓位,建仓速度相对适中;但是,从十大重仓股来看,基金经理选择了上证50中的多只白马蓝筹,例如工行、农行、中行、建行等四大行整齐划一的位列其中,其中中行和另一只重仓股大秦铁路成为年内涨幅最小的两只股票。对此,基金经理在季报中指出,其思路是将蓝筹作为底仓的。

格上财富基金分析师张婷指出:“该产品的持仓风格和郝旭东管理的其他的产品相似,重仓了银行、地产等高股息的个股和板块,问题在于,今年银行以及地产的行情较弱,没能很好地抓住消费以及成长股的行情。”

两大主将成绩单亮色渐暗

未来主将或指望“泽熙旧部”

Wind资讯的统计显示,诺德基金旗下的基金经理人数达到16人,根据《红周刊》记者的不完全统计,目前参与了权益类基金管理的基金经理人数约有9人,超过半数;然而,让外界疑惑的是,出身于基金经理的公司投资总监胡志伟,目前却没有基金在管。

天天基金网的资料显示,胡志伟仅供职过诺德基金一家公募,早年他也曾管理过周期策略、价值优势、成长优势三只产品,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自2014年11月18日之后,他就没有再管理过公司的任何一只产品了。同时,他的最佳任职回报也仅为34%,另外两只产品的任职回报则均为负数。

不过在度过了一段明星“空窗”期后,诺德基金又先后培养出了罗世锋和郝旭东两位接班人,特别是凭借旗舰产品诺德成长优势连续三年的不俗业绩,郝旭东实现了从一位普通基金经理到公司总经理助理的飞跃。就成长优势来说,从2016年到2018年,这只产品分别实现的年度净值增长率为5.52%、19.67%、-12.17%,均在同类产品中排名靠前。

但自2019年以来,诺德成长优势迄今的净值增长率仅为23.21%,产品在万得同类的720只基金中排在了第586位,同时他掌舵的另一只产品诺德成长精选今年的业绩更为不佳,迄今两类份额年内的净值增长率尚不到9%。

缘何年度之间会出现如此大的反差呢?王骅分析指出:“郝旭东的长期策略是会严格按照股票的估值区间做投资,当估值合理了就买入,估值贵了就卖出,所以能够看到每个季度基金都会频繁地进行行业和个股的更迭,例如去年上半年基金在医药股表现较好的时候及时止盈,同时配置了电子、非银等板块,这种投资思路在2015年、2018年市场明显高估的背景下,会做得比较好。当市场估值在一个中低位置,需要依靠个股研究和挖掘时,就相对薄弱了。”

对比来看,罗世锋今年的业绩要明显好过郝旭东。虽然上文提到其挂帅的新基业绩一般,但是他掌舵的诺德周期策略开年迄今还是录得了36.33%的净值增长率,在同类基金中基本排名中游。不过,其操盘中所存在的问题同样随几份季报让人一览无余。

综合《红周刊》记者的采访,以他管理的诺德价值优势为例,该基金的偏好实际比较单一,基金十分偏爱消费股,乳制品、白酒、调料、调味品、保健品几乎全部涵盖。而随着消费白马股三季报不及预期,涪陵榨菜甚至出现归母净利润同比负增长,单一板块暴露过大使得基金陷入宽幅波动中。

在郝、罗分别遭遇到各自不同的问题之时,公司所力捧的权益新星似乎也有了眉目。国庆长假之前,诺德基金连发三则增聘基金经理公告,公司旗下的成长优势、成长精选和策略精选均增聘了美女基金经理郭纪亭,她与郝旭东联袂担纲一起掌舵三只产品。

而根据记者的多方了解,实际上郭纪亭并非泛泛之辈,她曾是私募一哥徐翔的泽熙旧部,昔日曾是泽熙旗下的研究员之一;从泽熙离职之后,郭纪亭便转战公募,进入了诺德。目前她管理诺德三只产品的时间尚短,任职回报均在2.5%一线。

规模依靠货基思路或变

渠道出身总经理成公司“王牌”

根据Wind的数据,截至三季度末,诺德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约171.7亿元,其中货基诺德货币就达到115.44亿元,而排在规模第二和第三的则分别是诺德成长优势和诺德价值优势,但两者的规模仅分别为16.74亿和14.09亿,与规模首位的产品差距巨大。再往后看,则诺德旗下再无产品规模达到两位数。

不同于多数中小基金公司着力发展债基的思路,实际上诺德目前的公募债基也是颇为惨淡。数据表明,公司的债基主要是增强收益、双翼分级、天禧、短债等几只,但是此前诺德天禧和双翼分级已经先后清算,同时存续的增强收益和诺德短债的现状也是不佳:其中诺德增强收益三季度末的最新份额仅为0.50亿,郝旭东于8月8日也加入管理,与基金经理景辉共同掌舵。但根据三季报,这只能投资股市的二级债基在三季度末仅持有长春高新一只股票,尽管该股走势不错,但持股稀少,估计对基金净值的贡献也是杯水车薪。

截至11月27日最新收盘,诺德增强收益的最新净值增长率仅为1.53%,其在万得同类的488只基金中仅排在了第457位。“成立满10年的增强债10年回报14.18%,年复合增长率1.33%,这是非常差的业绩。固收团队基金经理目前仅景辉一人,应该和公司不重视固定收益投资团队搭建有关。”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补充说。

或许也是出于公募资产管理规模因素的考虑,公司现任总经理罗凯恰好是出身于渠道。公开的信息显示,罗凯在诺德供职的时间已经超过了10年,其最早从华北区渠道经理起步,一步步升至公司的高管。但是在其任职一年之后,公司发展的瓶颈似乎也随之到来。

汇总记者的采访,实际上多位基金业内人士坦言,中小基金公司的渠道能力是建立在良好的业绩基础之上的,如果公司的产品业绩起伏较大,即使公司的渠道能力再强,也不可能一直维持住较高的资产规模,明星基金经理和明星产品才是公募的立身之本。

此外,庄正提醒记者:“公司股东包括清华控股和宜信慧民,高校背景的公募在基金公司中属于非主流,但高校的投资通常会比较长期。未来,如果引入股东最适合引入有海外高校捐赠基金资金管理经验的私募股权公司,比如高瓴资本等。”■

责任编辑:zj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