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基金风云 正文

转战港股、误判股债强弱比 部分公募三季度“踏空”

2019年11月04日 11:24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本刊记者 张桔

分享到:

随着三季报披露结束,全部公募基金的当季仓位浮出水面:在整体权益类仓位略增的背景下,当季加仓股票的基金公司明显多于减仓的基金公司,其中10家基金公司股票仓位上升幅度超过10%,但同时也有7家基金公司股票仓位下降幅度超过10%;而具体到各只基金来看,这种仓位上的分化似乎更为明显。

Wind数据显示,在主动股票型基金、偏股混合型基金、平衡混合型基金和灵活配置型基金中,剔除掉股票仓位为零的产品,若将AC两类分开计算的话,三季度末股票仓位不到20%的基金大约有300只;彼时股票仓位不到30%的基金大约有540只,其中多家头部基金公司也有产品榜上有名,例如天弘策略精选的股票仓位仅约为0.29%。

实际上,权益仓位低的基金们或许都有不得已的苦衷,如误判股市和债市的强弱对比、因忌惮产品规模迷你不敢放开手脚;因产品处于建仓期动作缓慢,将部分仓位挪到港股收效甚微,或者专注于打新等。

减仓A股转战港股

合煦智远两产品业绩与规模均不济

Wind数据显示,三季度新沃基金、合煦智远基金、上银基金、太平基金、浙商资管、华融证券、山西证券等7家基金公司的股票仓位降幅超过10%。

以其中成立于2017年8月的合煦智远基金为例,去年三季度时,公司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约为4.1亿,当年四季度规模随即遭遇腰斩,规模降至2亿;而今年三个季度以来,虽然股市明显向好,但公司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却一直维持在1亿元的水平线上,同时排名也基本固定在倒数前五之列。

该公司今年7月份成立的新产品合煦智远消费主题,如果没有新基的规模贡献,或许公司的规模数据将更为难看。合煦智远消费主题基金在三季度末的股票仓位仅为23.74%,侧面反映了基金经理建仓谨慎。但让人困惑的是,港股在两成多的仓位中占据相当的比重:第三、第四、第五、第十大重仓股均为港股,四只股票合计的持仓市值占净值比约为9.7%,大约占据将近一半的股票仓位。就四只重仓港股走势来看,除去敏华控股(该基金十大重仓中今年股价表现最好的个股),其余三只今年走势皆不佳。6只重仓的A股中,表现最好的老板电器的年内涨幅也仅在60%一线。对于重仓港股的原因,基金经理在三季报中并未披露。累计净值表现来看,成立以来仅上涨了约1%。

对此,长量基金分析师王骅分析,或许合煦智远消费主题出于建仓期的考虑,在三季度并没有贸然加仓,个股选择也遵循了风险收益比的逻辑,一方面选择了地产后周期的索菲亚、老板电器等股票;另一方面选择了估值偏低的部分个股,如隆平高科、健民集团等。

虽然不是同一个基金经理掌舵,但公司旗下的另一只产品合煦智远嘉选,类似的问题同样存在。成立于去年9月中旬的该基金,今年三季度末的AC类份额合计已经不足1个亿。从十大重仓股的变化情况来看,基金经理进行了较大面积的调仓换股,将上一季末清一色的十只A股变成了A股、港股几乎各半,同样有四只港股进入当季十大重仓序列。基金三季报显示,该基金的股票仓位基本与上一季度末相持平,但是四只重仓港股的仓位大约为14.77%,实际上说明A股的权益仓位变向的也在下降。同时从三季度末的重仓股年内涨幅来看,迄今仅有一只股票勉强涨幅达到了六成,其余重仓股的年内涨幅均在五成之下。该基金最新的年内净值增长率也仅约为11.6%,同类排名较为靠后。

此外,作为公司旗下最为知名的基金经理,9月24日公司公告陈嘉平离任合煦智远嘉远混合,陈嘉平曾任公司股票投资总监,并曾在台湾多家资产管理公司任职多年,或许彼时拓荒港股的思路和其有一定关系。

对比来看,同样是三季度末股票仓位水平有限,作为沪港深基金的融通沪港深智慧生活则是另一番景象:当季度末基金的股票仓位仅为28.26%,但是基金经理选择的重仓股均来自A股,其中金融股占据了绝对的优势,除去茅台、恒瑞和伊利外,其余七席均被银行、券商和保险所包揽。但该基金开年迄今的涨幅也仅为12.68%,或许只能用权益仓位偏低来解释了。

错判股票、债券市场变化

天弘、诺安两产品三季度交出“学费

除去部分产品“转场”港股外,据《红周刊》记者统计,另一部分权益仓位偏低的公募则是将仓位重心调向债券,为此也导致了净值增长率落后同行,而类似这样的例子多发生在平衡型混基和灵活配置型基金中。

“诺安优选回报、长城久惠等多只基金都在三季度大幅缩减了股票仓位并大幅增持了债券,但是这些基金的策略似乎也并不是想通过配置债券来抵消前期的跌幅,似乎更多是出于稳住前期胜利果实的考虑。”王骅指出。

以天弘策略精选为例,该基金在三季度经历了基金经理的全面更替。三季度末基金的股票仓位仅为0.29%,同时债券仓位则高达了89.22%。二季报时基金的股票仓位则高达66.27%,彼时债券的仓位为零。而从重仓股来看,三季度末基金仅重仓持有两只股票,它们分别是上一季度的头号重仓股金风科技和本季新进的重仓股长江电力,但两只股票今年以来的整体表现较为一般。对于如此大幅度的调整,基金经理在季报中指出:“三季度上半段本基金重点持有了机械、军工、电力设备等制造业行业,9月初本基金在投资策略上做出调整,股票仓位大幅下降,配置了高流动性的债券资产,期间业绩跑赢比较基准。”

至于股债倒置调整的原因,季报中未有具体的解释,或许某种程度和新任基金经理的投资特长有关。但是,如此重债轻股般的逆转导致了基金相对排名的大幅倒退。Wind数据表明,最新基金的净值增长率虽然仍为22.46%,在同类产品中排名中游,但这也很可能是之前股票高仓位时积累的成果。因为从近一周和近一月的变化来看,基金的净值增长率仅仅分别为0.25%和0.88%,排名大幅度退至同类较为靠后的位置了。

对此,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分析,可能是基金经理前期背负了比较大的“踏空”压力,继续低仓位以博市场下跌;或者基金规模较小,即使“踏空”,基金经理对基民的责任较轻,但如果押对了可以获得基金排名的显著上升。统计显示,2019年3季度上证指数下跌2.47%,仓位较重的股票型基金平均上涨6.73%。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诺安优选回报身上,作为2016年9月成立的灵活配置型混合基金,今年三季度末其最新的规模仅余0.06亿。三季度末该基金的股票仓位仅为1.6%,同时基金的债券仓位却高达72.06%。跟天弘策略精选类似的是,二季度末时基金的股票仓位还高达74.05%,彼时债券仓位为零,一个季度后情况完全发生逆转。

三季度末,诺安优选回报有且仅持有新和成一只重仓股了,而上季度末的招行、伊利、平安等一众白马蓝筹均已不见踪影。对此,基金经理却做出自相矛盾的阐述:“股票投资方面,优质蓝筹股以及低估值业绩增长的成长股都依然会是我们2019年投资的主要方向。”

或许正因此,基金近期的净值表现均不佳,近一周、近一月、近三月的净值增长率均为负值,从而一定程度拉低了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

产品规模迷你或束缚基金经理手脚 东吴、华商两基金面临清盘风险

此外,基金经理不敢建仓、加仓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顾虑产品的规模:由于所掌管的产品规模颇为迷你,基金经理担心重仓股股价起伏会导致赎回放量,基金没有足够的现金头寸来应对赎回,因此保持产品的低仓位运作。

除上文提到的诺安优选回报外,最为明显的例子是东吴国企改革。东吴国企改革三季度末最新的规模仅余下0.18亿,较上季度再次下滑0.04亿元。三季度末该基金的股票仓位仅为4.95%(相较于二季度末0.04%的股票仓位有所增加),同时债券的仓位为零,而银行存款和结算备付金却合计达到94.64%。从重仓股来看,东吴国企改革这接近5%的仓位几乎全部集中在中国石油一只股票上。

以往基金季报显示,东吴国企改革已连续多个季度提示基金面临清盘风险。或许也正是由于基金经理无法放开手脚做股票,截至最新收盘,东吴国企改革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仅为-1.21%,其在万德1815只同类基金中仅排在第1804位。

相比东吴国企改革规模的长期低迷,华商消费行业经历了一次改头换面的过程,但殊途同归的是,基金的规模同样没有太大的起色。二季度末该基金股票仓位仅为1.51%,同时季报提示基金出现了连续6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况,季度末基金的份额仅余0.73亿;第三季度,基金经理将仓位加至三成的水平,其所买的股票包括了茅台、五粮液、格力、美的这样的大热品种,基金持有茅台的市值甚至超过了基金净值比的9%,但是基金在三季度末的最新规模却降至了0.19亿;转型后,清盘的脚步似乎更近了。

对此,天相投顾基金分析师贾志分析,如果一只基金业绩因为业绩好导致面临清盘,则这只基金之前的表现大概率是有问题的。基金持有人在经历长时间的亏损后,终于在这只基金上扭亏为盈,必然会有落袋为安的想法,大幅赎回基金。对于这类基金的基金经理,面临着赎回压力和清盘可能,基金资产总值会不断波动,基金建仓加仓就会更加谨慎。■


责任编辑:zj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