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基金风云 正文

公募基金上半年利润冰火两重天  睿远、中庚、湘财三家垫底

2019年09月09日 11:24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本刊记者 张桔

分享到:

来自天相投顾的数据统计表明,易方达上半年利润超过500亿,华夏突破450亿,嘉实接近340亿,成为上半年公募“三甲”;同时,22家基金公司上半年利润水平突破了百亿,68家基金公司上半年利润水平10亿,而利润水平不到1亿的也有27家。

公募基金半年报数据显示,全部纳入排名的基金公司上半年利润超6500亿,其中易方达、华夏、嘉实排名前三,睿远、中庚、湘财成为仅有的三家当期利润为负的公司。

资深基金分析师常玏对《红周刊》表示:“要辩证看喜人的盈利水平,我们的调查显示,很多基金投资者实际是在去年1、2月的高点杀入股市后遭遇了平均20%的跌幅;按照今年二级市场涨幅来算,实际上很多产品目前还没有给投资者挣到钱。”

微利的“格林式样本”:

产品份额接近赎光打新科创有心无力

天相投顾统计显示,上半年各类型公募合计的本期利润达到了6562.77亿元,其中混合型基金表现最好,达到约2732亿元;其次是股票型基金,利润达到约1934亿元,利润水平最低的则是61只FOF。

而根据《红周刊》记者的粗略测算,实际上因为二季度市场出现震荡起伏,当季权益类基金是整体出现亏损的,但叠加前两个季度的整体来看,多数基金公司还是凭借首季的高光表现实现了半年盈利。“上半年货币基金期末份额为9.70万亿,意味着上半年货基收益率在1.44%左右。上半年非货币基金期初、末基金净值平均5.66万亿元,意味着上半年非货币基金收益率在10.37%左右。如果将非货币基金收入均看作股票投资收入,基金公司上半年的表现意味着,基金公司用37%左右的基金资产贡献了80%的基金收入。”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测算。

但上半年微利者也不在少数,例如内地迄今惟一的房地产系公募格林基金。Wind的数据表明,目前公司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约为14.1亿元,但其中货基达到11.16亿元,3只混基的合计规模仅为3.68亿元。三只混基中,格林伯元两类份额的最新合计规模约为0.78亿元,格林伯锐两类份额的最新规模约为0.01亿元,9月份刚刚成立的格林创新成长两类份额的最新规模约为2.87亿。而公司去年底发行的格林伯盛募集最终失败,这对于2016年成立、旗下产品数量寥寥无几的次新基金公司来说,可谓影响巨大。

此外,以公司旗下规模最小的格林伯锐来看,格林伯锐A以-10.09%的收益率成为今年前8个月亏损最多的基金。Wind显示,格林伯锐A的份额基本已经被赎光殆尽,而格林伯锐C的份额也仅仅剩下大约0.01亿了。

第二季度该基金产品的股票仓位降至为零,基金的一季报显示首季末的股票仓位还有49.87%。即使基金经理将权益仓位清零,但产品规模仍然继续往下掉。而令人困惑的是,基金经理还在季报总结中提到了要重点把握科创板的投资机会。

除去格林伯锐外,唯一未处在封闭期的混基格林伯元今年表现也不如人意:Wind数据表明,开年迄今,格林伯元A的净值增长率仅为2.67%,其在Wind同类的1821只基金中仅排在第1692位;格林伯元C的情况也与之相仿,其开年迄今的净值增长率仅为2.57%,其在Wind同类的1821只基金中也仅排在第1697位。比较而言,债基格林泓鑫今年以来的业绩尚可,其排在同类前二分之一的行列,但是AC两类份额的加总也仅约两亿。

利润不到1个亿的拼搏:

江信基金与新沃基金一基不发致尴尬

此外,多家公募实际上也扎堆拥在了0.5亿~1亿的区间之内,它们最主要的一个问题是今年以来一基未发,例如江信基金与新沃基金,两者同期利润均在0.6亿的水平一线。《红周刊》记者注意到,上半年同样在这一水平线的先锋基金,今年迄今却已经发行成立了一只量化和一只纯债的新品。

天相投顾数据表明,江信基金和新沃基金上半年的利润分别为0.68亿元和0.6亿元,规模分别为16.21亿元和25.96亿元;同时从Wind两家公司最新的公募排位来看,分别排在了全部公募基金公司的第116位和第112位。

Wind显示,新沃旗下目前仅有3只公募产品,最后一只产品成立于2016年的12月27日;而江信旗下目前拥有9只公募产品,公司自2018年以来就未发行成立过新产品。当然,对于实力规模相对殷实的中型公募而言,一基未发并非是致命的问题。“前述两家公司实际都是以固收产品为主,基本依靠货基来支撑总体规模,这类基金公司本来的利润空间就比较有限。”长量基金分析师王骅向《红周刊》记者分析。

因此,江信与新沃的存量权益产品上半年实现的利润“微不足道”。江信基金目前旗下的权益类基金仅有两只,分别是江信同福和江信瑞福,产品均以AC来分级,两只基金的合计规模分别为0.39亿元和0.58亿元,皆处在迷你化生存的境地。

两只基金今年以来的业绩却冰火两重天:江信同福今年以来业绩表现不错,开年迄今AC类份额基本实现了约40%的净值增长率,排在同类基金较为靠前的位置;但是江信瑞福则逊色了很多,两类份额截至目前年内的净值增长率基本是前者的一半。然而,该公司体现出的业绩似乎与规模脱钩。从江信同福的二季报来看,当季该产品两类份额的变动整体体现为净赎回,期末基金份额均较期初下降明显。

但上海证券基金分析师杨晗表示,新发基金的规模只改变基金公司总规模中的增量部分,而不改变其存量部分。多发多盈利只能在假定市场完全没有行情,或者是出现市场普涨的情况下才一定成立;事实上只要市场存在波动,不同的配置策略就会导致不同的基金盈利拉开距离。

睿远与中庚处境相似:

新基成立时点较为尴尬

根据《红周刊》记者不完全统计,不到1亿微利的基金公司大多是次新公司,在基民中的知名度相对有限;但三家“浮亏”的基金公司则颇为吸引眼球,分别是坐拥明星基金经理的睿远、中庚和湘财。从旗下公募产品的数量来看,湘财有1只,睿远有1只,而中庚则有了3只。

据天相投顾的统计,基金公司从业人员2019年中期持有自家公募基金总份额为63.46亿份,比去年同期增长21.08亿份,同比猛增近50%。其中,睿远与中庚都是自购出手“阔绰者”:丘栋荣认购公司旗下三只产品,合计达到1600万份;而睿远成长价值基金2019年中报显示,该公司员工持有该基金2370万份。

从睿远的情况看,由于公司有且仅有一只公募产品,因此可以直接看成长价值单只基金的利润。根据成长价值的半年报,今年上半年A类份额的利润约为-6597万元,而C类份额的利润约为-1356万元;两类份额的加权平均净值利润率分别为-1.38%和-1.50%。

综合《红周刊》采访,实际上多位人士都将睿远首只产品表现低于预期归因于成立的时间。成长价值成立于今年的3月26日,彼时上证指数恰好在3000点一线的高位,产品“微亏”也就不足为奇了。近一步从重仓股情况来看,实际上基金经理择股疑似也有败笔:彼时其所选的第八大重仓股H&H国际控股开年迄今下跌了大约25%。

再看与睿远激烈PK的中庚,公司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实现连续三个季度的爆发式增长:其从去年四季度的8.9亿元增至今年一季度末的20亿元,进一步增至二季度末的58.2亿元。但从小盘价值、价值领航还是价值灵动灵活的具体情况来看,中庚小盘价值是今年4月30日才成立的次新基金,成立之时市场处于惯性下跌中,目前累计的净值为0.9892元,从首份财报来看,其重仓股中还是有值得推敲的地方,例如稍早前的某问题医药股现身其中;而中庚价值灵动灵活更是今年七月才成立的新品,时间更短不具有参考价值。

因此我们以最早成立的价值领航为例来具体分析,该基金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仅为27.06%,其在Wind同类的716只基金中排在了第494位。 从其重仓股的布局来看,与消费股基本“绝缘”。

对此,杨晗也向《红周刊》记者表示,以中庚基金为例,总收入为负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新基金公司中大部分产品成立时间较晚,导致半年报披露的基金业绩仅包含业绩较差的第二季度;第二、配置的标的和板块今年涨幅弱于其他板块,比如信托板块的经纬纺机表现不佳。但若后续市场风格发生切换,则其盈利状况也会好转。

总结全部公募位次变化时,杨晗进一步表示:“对比去年同期,从总收入增长率和总收入增长绝对值两个指标看,均进步较快的为易方达、汇添富、银华,主要来自于业绩增长同时带来的规模增长。总收入下滑较为严重的有天弘基金,来自于货币基金收益率下滑和规模缩水的共同作用。”■

责任编辑:zj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