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周刊原创 正文

鲁证万泰巨亏之谜:抱团小盘股踩雷 客户、浦发、鲁证期货博弈至今

2019年08月11日 21:37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惠凯

分享到:

       鲁证万泰FOF资管计划几只产品相继爆雷,这其中既有发行人产品投向出现问题,也存在风控不严的现实,更重要的是,在产品大幅亏损的背后还涉及到其他不为人知的内幕,相关责任人有可能涉及违规违法事项。

  几只看似寻常的资管计划、承诺跌至0.92元即清盘,然而目前最新净值仅有0.2~0.668元,到期后迟迟未能退出,引发了发行人鲁证期货、代销机构浦发银行扯皮……如此纠结的事情就发生在鲁证万泰FOF系列资管计划三~七期身上。

  《红周刊》梳理投资人提供的资管计划路演材料和清算报告等信息后发现,鲁证万泰FOF资管计划的实质是股票配资的优先级,其投向国民信托、大业信托、涵德投资等发行的多只信托计划和私募基金,后者的投资风格是“集中抱团小盘股、快进快出”,持仓时间普遍不超过半年。相关公开信息显示,大业信托发行的信托计划盛利32号等曾严重亏损,而其它私募产品也因违规举牌多喜爱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承诺0.92元止损,实际净值“膝盖斩”,鲁证万泰FOF资管计划离奇巨亏

  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2017年11月~2018年5月,鲁证期货先后发行了鲁证万泰FOF三/四/五/六/七期共5只资管计划。多位鲁证万泰FOF的投资者提供给《红周刊》的资料显示,5只资管计划的募集总规模约为13.5亿元,具体规模分别约为1.3亿元、1.6亿元、4.2亿元、3.4亿元和2.8亿元。

  鲁证万泰的代销和托管均由浦发银行负责。多位投资人反映,浦发银行的销售均以“类固收”的名义向客户推荐,譬如鲁证万泰FOF资管计划五期的业绩基准为6.2%。“我们都是浦发银行的高净值客户,出于对其信任,才买了鲁证万泰FOF。”北京客户陈女士告知《红周刊》记者。

  产品设计上,鲁证万泰FOF堪称“四平八稳”,其在风控管理上,鲁证期货设置了0.95元为资管计划预警线、0.92元为止损线。基金《合同》也显示,“本计划拟100%投资于类固定收益资产”,且管理人以自有资金认购B份额作为安全垫、为投资人提供风险补偿。

  这里的“类固定收益资产”到底指什么?鲁证期货的产品推介材料透露:资管计划通过信托和私募基金、最终成为“股票配资优先级产品”。

  然而让投资者和管理者预料不到的是,2018年12月底,产品净值突然跳水。《清算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三、五、六、七期的资管产品净值分别为0.424元、0.7420元、0.8296元和0.8493元,如此情况着实让鲁证期货十分尴尬。从投资人提供给《红周刊》的《关于鲁证万泰FOF五期资产管理计划净值的说明》文件显示,对于净值的大幅跳水,鲁证期货解释称“因证券市场剧烈波动且所投资部分股票出现连续跌停、失去流动性等风险因素,导致私募产品触及止损线后无法及时止损,进而出现较大亏损”。

  那么,面对如此窘境,鲁证期货又是如何处置的呢?

  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鲁证期货拟提前清算,以鲁证万泰FOF四期资产管理计划为例,其运作状态显示为“提前清算”。《红周刊》记者获悉,由于部分持仓尚未卖出等原因,直到7月底,上述资管计划仍未完全清算,净值还在继续下跌。从鲁证期货发送给投资人的信息来看,截至7月底,三期~七期的最新净值在0.2元~0.668元不等(注:部分资管计划已有过一次清算,上述净值并不等同于最终兑现比率)。

抱团小盘股未能挽救净值下滑颓势,对赌场外期权,神秘的投顾现身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鲁证万泰FOF的净值出现暴跌?《红周刊》记者经多方核实,了解到上述资管计划的投向细节——鲁证万泰FOF二~四期原投向由国民信托、大业信托等发行的十多只信托计划,后期产品则因《资管新规》的要求,改投私募基金。

  此外,鲁证期货还将部分产品的投顾权限委托给其他私募,如托管账户流水和清算报告显示,鲁证万泰FOF三期和四期的投顾均为涵德投资,七期部分资金也投给涵德投资发行的涵德29号。涵德投资是一家总部在北京的量化对冲基金,其在CTA领域颇具口碑,尤其擅长量化和套利策略。然而,鲁证万泰的主要投向是股票配资,其又为何选择一家以CTA闻名的私募来负责权益投资呢?记者就此发函给鲁证期货,但未获正面回复。

  从投资风格来看,记者注意到,上述信托和私募基金呈现出明显的“集中抱团小盘股、快进快出”的风格,持股时间一般不超过半年,偏好市值低于百亿、具备重组并购概念的上市民企,或者如日盈电子等次新股。比如,鲁证万泰FOF二期投向了华鑫华昇66号、79号等7只信托计划,其中华鑫华昇66号/79号/80号这三只信托计划均出现在了当代东方、西陇科学2017年三季报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2018年1季报时已退出前十大流通股东)。

  再如鲁证万泰三期投向的金谷信惠24号、四期投向的国民凤凰17号,均在2017年四季度抱团持有日盈电子。走势上,当代东方和日盈电子均在2017年4季度有两个月左右的窄幅盘整,其后行情启动、涨幅近1倍。观察龙虎榜,日盈电子在启动前还被中信杭州四季路营业部、海通宁波中山东路营业部等知名游资席位抢筹,而舆论上普遍将其视为温州帮的席位。

  “巧合”的是,上市公司部分董监高和大股东也在此期间出现高位减持,如当代东方的部分高管就出现类似行为。再比如,鲁证万泰FOF三期部分资金投向国民顺盈8号信托计划,四期投向的国民凤凰16号信托计划、国民凤凰17号信托计划,而这些信托计划均出现在中新科技2017年报中的前五大流通股东中,待2018年1季报公布后,上述3只信托计划又均从中新科技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消失。

  相较资金在上述几家公司中完美操作,资金这种快进快出风格在多喜爱上的操作却惹来了不少麻烦。2018年3季度开始,骏胜晓旭1/2号、国亚金控汇信3号、涵德29号等基金开始进入多喜爱前十大流通股东。2018年12月初,上市公司发布权益变动公告称,上海骏胜已买入的股票数量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7.91%、国亚金控持有总股本的6.11%,两者构成举牌。其后,交易所下发关注函,要求相关公司给以解释。对此,上海骏胜在回复函中称,“我司作为产品通道方,以管理费形式收取通道费0.1%,未对产品进行任何推介募集,投资资金来源于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证期货”)管理的FOF产品,实际交易团队、投资者及托管方均由鲁证期货指定,我司仅与鲁证期货指定的联系人保持沟通,对于实际交易团队的成员、运作等信息并不了解。”而国亚金控也称,“我司于2018年2月6日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成立并发行的‘国亚金控-汇信2号’和‘国亚金控-汇信3号’两只基金产品,通道产品管理费为0.1%,2018年6月5日起将管理费率调整至0.2%,两只基金产品成立募集过程中,我司并未对基金产品进行任何的对外推介和募集,产品投资人为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证期货’)发行管理的‘鲁证万泰FOF五期资产管理计划’”。然而其后不久,多喜爱股价出现了暴跌,上海骏胜等持股也遭到强制平仓。

  四期、五期投资人提供的《合同》也显示,“投资于一家上市公司所发行的股票,不得超过该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9%(含)。”而国亚金控和上海骏胜的举牌行为已疑似违反了合同约定。2019年1月,证监会对国亚金控和上海骏胜进行立案调查。

  除投资二级市场股票,鲁证万泰还参与了更加复杂的场外衍生品交易。国亚金控在回复交易所问询时透露,鲁证期货认可包括国亚金控汇信2号等9只私募基金开展场外期权交易,其中汇信2/3号的交易对手是渤海融盛资本、上海侨江金服,两家机构共支付权利金1.33亿元。国亚金控坦言,“这种交易的实质是通过场外期权交易的方式使‘国亚金控-汇信’系列基金产品净值不低于1元”。

  在这笔交易中,鲁证万泰投向的私募基金作为期权卖方,固然获得了不菲的期权费,将净值维持在1元以上,但也承担了行权风险。除投资多喜爱外,鲁证期货的一份路演推介材料也显示,鲁证万泰FOF五期在分散投资于数只股票配资优先级产品的同时,“再通过卖出场外期权,获得类固定收益率”。而鲁证万泰FOF净值突然暴跌,是否与可能的场外期权行权有关呢?对此,是需要相关机构予以明确解释的。

  需要注意的是,场外期权对手方之一的渤海融盛资本是渤海期货的全资子公司,而投资人提供的三期和五期电子版《合同》透露:鲁证期货曾有意将投顾权委托给渤海期货,但清算报告却显示:三期、四期的投顾费实则支付给了涵德投资。那么,涵德投资等私募基金到底在其中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对此疑问,记者曾多次通过邮件和电话表达了采访意愿,但涵德投资的员工田先生却表示,经领导研究后“不便作出回复”。

艰难的收场:投资人“手撕”鲁证期货

  鲁证万泰FOF三-七期应于2018年12月~2019年6月到期,在2018年12月前净值表现还很正常,但12月却突然暴跌。对此,鲁证期货随即提出因触发止损机制、进入清算程序,不过迄今仍未完全清算。对此结果,不少投资人持反对态度,认为鲁证期货的说辞无法完全解释亏损的原因。

  譬如鲁证万泰FOF三期持有人就在今年6月底召开了投资人大会。三期投资人质疑称,投向多喜爱的资金主要是五~七期,为何三期净值也出现巨幅亏损?除了多喜爱投资失利,是否还有其他亏损原因?鲁证期货是否存在操纵净值的行为?面对客户给予的压力,鲁证期货公布了投资明细:三期投向国民信托顺盈8号/9号、安民57号信托计划共9000万元,亏损超8000万元。换言之,在交易多喜爱之前,鲁证万泰三期就可能已出现亏损。

  有限的公开信息也显示,部分私募和信托计划的运作确实是不成功的,比如鲁证万泰FOF四期部分资金投向大业信托盛利31/32号信托计划。大业信托官网显示,盛利31号成立于2017年底,到2018年6月底时已巨亏58.48%,三季末时“净值已跌破平仓线且资金追加义务人未按时追加资金”,其后清算;盛利32号,到2018年3月末时亏损近12%,4月份即清算。

  因鲁证万泰的500多位投资人都是浦发私银部门的高净值客户,产品巨亏引发了浦发的不满。记者获得的一份浦发银行通过律师事务所发给鲁证期货的《要求立即履行管理人义务之事宜》的函件指出,“贵司作为系列资产管理计划的管理人,涉嫌违反法律、法规、监管规定和《资产管理合同》等相关合同约定进行违规操作,隐瞒可能影响投资人合法权益的重大信息”。浦发银行还表示,保留协助投资者对鲁证期货采取“一切法律行动的可能性”。

  浦发银行也曾试图推动资管计划的解决。有投资人告知记者,此前浦发银行曾督促由鲁证期货出面协调三方机构承接投资人持有的份额,以尽量挽回投资人损失,但实际进展并不大。而且因浦发银行近期董事长换届,“董事长高国富下半年退休”也可能影响到处置进度。

  鲁证万泰FOF系列产品的基金经理是赵溯迟。产品《合同》显示,赵是剑桥大学金融管理学硕士,曾就职于BlackRock资产管理公司,加入鲁证期货后任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投资总监。但2019年3月,基金经理已变更为赵成飞。多位投资人告知记者,据其从浦发和鲁证处获得的消息,赵溯迟等数位员工可能因鲁证万泰一事而被调查,浦发银行总行私人行部门的一位员工也疑似卷入此事。记者为此事咨询了鲁证期货,其回复《红周刊》记者称,鲁证万泰一事已进入公安调查阶段,该案案情重大、属于警务机密,鲁证期货不清楚调查进展,公司目前也“不宜接受采访”。

浦发银行私银业务频踩雷

  作为代销和托管机构,多位投资人告知记者,在产品推介过程中,浦发银行的员工称该产品为固定收益类产品,通过场外期权对产品收益进行保障,有10%的安全垫资金防护,保证产品到期时A份额正常退出。但如今亏损严重,到期后无法正常退出。“我们向浦发讨要说法,浦发银行态度还好,但也给不出满意解释。”左先生直言。

  作为上述资管计划的管理人,浦发银行方面向《红周刊》记者表示,“我行作为上述产品的代销机构和托管银行并不参与产品实际投资运作”,鲁证期货是鲁证万泰FOF的“主动管理人、主会计人和法定信息披露义务人”,负有按照诚实信用、勤勉尽责的原则管理和运用计划财产的义务。

  事后有投资者向银保监会北京监管局投诉浦发银行。北京监管局于7月中旬的回复函显示,在风险评估环节,由浦发员工替客户操作完成、“存在风险评估操作不规范问题”,且“该行未全面、客观地揭示代销产品风险”,违反了《中国银监会关于规范商业银行代理销售业务的通知》中的相关条款,存在夸大宣传的情形。

  浦发银行方面则向《红周刊》记者表示,“我行已成立专项工作小组,多次派员赴鲁证期货交涉,要求其作为产品管理人,充分履行向投资者披露产品信息的义务,对投资运作的合法合规性、调整估值的合理性做出解释,并拿出有效解决方案维护投资人利益”,同时积极与鲁证期货的母公司和主管部门进行沟通,力争此事得到妥善处理。

  浦发银行以往擅长对公业务,但近年来也在补齐零售业务的短板。浦发银行2018年报显示,零售业务增长效果明显:公司2018年零售业务的营业净收入663亿元,占全行营业净收入的42.48%,成为第一大收入板块。然而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其私银和代销业务却屡屡爆出风险。

  《红周刊》此前在2018年10月发表的《国内首例交换债违约,投资人与西部利得激烈博弈》一文曾点出,飞马国际的大股东飞马投资于2016年发行的私募交换债16飞投01、16飞投02等出现违约,且无法顺利转股。16飞投系列交换债的发行规模为20亿元,买方是西部利得基金发行的多只结构化资管计划,其A份额由浦发银行向客户销售。由于是交换债违约首例,暴雷后的处置也非常棘手。该资管计划的持有人胡先生告知记者,飞马国际债务压顶,存在退市可能,形势非常凶险。

  此外,由长江资管发行、浦发银行代销的祥瑞系列资管计划,踩雷华信债导致亏损,至今也未完全解决。在胡先生看来,祥瑞系列的问题还算相对容易解决,西部利得飞马资管计划的处置难度最大,其次就是鲁证万泰FOF资管计划。■(记者承承对此文亦有贡献)

                                              

1.png

 

2.jpg

责任编辑:lw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