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周刊原创 正文

聚焦IPO | 野马电池募资必要性存疑 新旧两版招股书数据“打架”

2020年11月19日 18:51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刘杰

记者 | 刘杰

此前《红周刊》记者发布《野马电池经营业绩坐“过山车” 营业成本存在虚减嫌疑》一文,对野马电池存在的业绩波动过大、过于依赖海外市场及出口退税、大客户集中度较高、财务数据真实性等问题进行了剖析。实际上,记者发现,该公司还存在诸多其他问题,为了清清白白上市,这些问题均需要公司一并解释清楚。

募资必要性存疑

据招股书显示,野马电池本次欲募集资金5.58亿元,分别用于年产6.1亿只碱性锌锰电池扩建及技改项目(以下简称“碱性电池扩建项目”),研发检测中心及智能制造中心项目、智慧工厂信息化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其中,其最大的募投项目为总投资2.54亿元的碱性电池扩建项目,该项目实施后,其将新增3条碱性电池智能化全自动生产线。

对于募集资金的必要性,野马电池在招股书中称,其如今在销售旺季面临产能饱和的局面,生产排期较为紧张,导致发货周期延长,不利于较好地满足客户需求,募投项目的实施有利于解决公司碱性电池产能不足问题。然而,事实真的如野马电池所说的那样吗?

招股书中显示,野马电池2018年、2019年的碱性电池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7.84%、88.75%,呈下降趋势。原因则在于,2019年其新扩建了生产线导致产能增加,其碱性电池的产能由2018年的11.2亿只增至2019年的13.65亿只,增加了2.45亿只。但值得注意的是,其碱性电池的产量由2018年的12.08亿只增至2019年的12.11亿只,增加额仅为300余万只,这表明其大幅扩产之后,实际增加的产量却相当有限。

表1 产销量及产能利用率情况 

而出现上述现象的原因,则与野马电池销售增长迟缓有关。据招股书显示,碱性电池为其核心产品,报告期内,该产品的销售收入占比在7成以上,而本次募资的重头戏正是要扩建该产品的生产线,但该产品2018年、2019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72亿元、7.78亿元,其中2019年营收增速仅为0.8%,处于微增长状态。

野马电池欲扩建生产线,产品销售情况却停滞不前,以至于该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出现下降,此时,再扩张产能,必要性有待商榷。另外,据招股书介绍,碱性电池扩建项目的建设期为36个月,建设完成后,每年预计新增固定资产折旧1589.59万元,这无疑将对野马电池未来的利润产生影响,无形中加重了企业的负担。

成长前景之忧

野马电池的产品主要销往海外,2017年至2019年,其境外销售额分别为9.36亿元、8.97亿元和8.49亿元,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6.98%、85.41%和85.86%。然而,业务依赖出口之下,其海外的销售之路却布满荆棘。

据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我国碱性电池出口量分别约为99.71亿只、106.64亿只,同比增长18.89%、6.95%,碳性电池的出口量则分别约为178.20亿只、175.31亿只,其中2017年同比增长1.41%,2018年则同比下降1.62%。由上述数据不难看出,我国电池出口增速大幅放缓。野马电池主要生产碱性电池及碳性电池,产品又以出口为主,因此其销售也深受影响,2018年其营收增速下滑了2.4%,至2019年仍显示下滑5.83%。

此外,野马电池的出口以贴牌销售为主,毛利率相对较低。其在招股书中列举了长虹能源、力王股份、亚锦科技为其同行业可比公司,以2018年为例,前述三家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20.92%、19.21%、52.36%,平均数为30.83%,当年野马电池的毛利率为21.19%,远低于行业均值。

实际上,具体来看的话,野马电池与长虹能源和力王股份的毛利率是相近的,三家公司均以贴牌生产为主,而亚锦科技的毛利率则是前述三家公司的2倍还多。亚锦科技主要以销售自有品牌“南孚”为主,在国内市场具备不错的品牌优势,产品售价较高,因此毛利率也高。

由此也可看出,品牌对于企业的重要性,倘若野马电池一直以贴牌销售为主,不提高自身品牌的“含金量”,增加盈利空间,恐怕难以在未来的竞争中有出色表现。

前后两版招股书数据打架

野马电池分别在2019年6月20日及2020年5月28日报送了招股书,而《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其前后两版招股书中的数据,存在披露不一致的情况。

据前后两版招股书显示,野马电池在2018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27602.34万元、27599.78万元(如表2),占采购总额的比重分别为37.93%、37.17%,可推算出其前后两版招股书中的采购总额分别为7.28亿元、7.43万元,可见,在新版招股书中,其采购总额比旧版招股书多出了1481.05万元。那么,同一年的采购数据,在不同版本的招股书中,为何会大相径庭呢?这着实令人不解。

《红周刊》记者进一步计算了其采购数据的勾稽情况,发现了一些奇怪之处。以其旧版招股书7.28亿元的采购总额计算,其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自2018年5月起,由17%下调至16%,故分段按月计算后可估算出,其含税采购金额为8.47亿元。理论上,该部分采购金额应体现为相关现金流的流出及经营性债务的增减。

表2 与采购相关的数据(单位:万元)

2018年,野马电池“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金额为9.01亿元,由于预付款项变动较小可以忽略,因此其现金支出比8.47亿元含税采购多出了5459.80万元,应导致经营性负债的减少。

可事实上,野马电池2018年末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分别为7399.36万元、1.52亿元,共计2.2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了3602.74万元,这较5459.80万元理论应减少金额少了1857.06万元,这显得非常奇怪。

而新版招股书中的采购数据比旧版多出1481.05万元,因此,如果按照新版中的采购数据核算,上述勾稽差异会大幅缩小,从这个角度来看,野马电池新版招股书就有了“补漏洞”的嫌疑。问题在于,其新版招股书中突然多出的上千万元的采购金额又从何而来?新旧两版招股书中的数据孰真孰假?对于这些疑问,恐怕还需公司给出具体解释。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qzy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