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公司透析 正文

恒而达营收和成本有疑点 采购情况难以自证真实性

2020年11月16日 09:36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胡振明

红周刊 记者 | 胡振明

虽然已经首发申请获通过,但恒而达财务报表中所存在种种异常情况若不能得到公司的合理解释,则其很可能会成为公司能否顺利上市的拦路虎。

深交所发布的创业板上市委2020年第33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显示,福建恒而达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恒而达”)首发申请获通过。虽然这一结果距公司挂牌上市交易更近了一步,但若仔细分析公司递交的相关材料,仍然可发现其中有很多疑点需要公司进这一步解释的,具体内容涉及公司的营收、成本控制以及采购等多个方面,这些方面的相关数据的真实性是有待考证的。

被夸大的营收数据

恒而达招股书披露,公司2017年至2019年的营业收入分别录得31234.16万元、36240万元和37690.75万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的营收实现同比增长16.03%和4%。就在营收持续增长的同时,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其同期的营业利润却出现了不一样的变化,分别同比下滑了2.92%和增长了36.04%(如表1所示),明显与营收增幅不同步。深入分析恒而达的营收方面相关数据间的互相支撑关系,《红周刊》记者发现,其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存在明显异常。

先以2019年的数据进行分析,恒而达在这一年录得营业收入37690.75万元,其中有2948.22万元是境外销售收入,除了境外部分不需考虑增值税影响之外,《红周刊》记者对境内的销售按月均收入以各月份适用的不同税率测算其增值税,推算出销项税额有4777.10万元。由此也进一步推算出公司2019年的含税营业收入为42467.85万元。

依据财务会计相关理论,含税营业收入可以在合并财务报表中找到相互匹配的相关现金流量及应收款项数据,几者之间会形成合理的勾稽关系。从合并现金流量表来看,公司2019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7331.38万元,剔除预收款项减少额31.28万元所对应的现金流量,则与2019年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为37362.66万元,若与同期含税营业收入42467.85万元相比较,则有5105.19万元含税营收未能收到现金,理论上,这必然会在资产负债表中形成大致相等的新增债权。

可事实上,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公司2019年年末的应收票据有4625.22万元、应收账款有5030.11万元、应收款项融资余额有412.66万元,此外还有83.46万元的坏账准备,这四个项目综合起来的账面原值大约有10151.45万元,与2018年年末相同项目合计金额10780.23万对比,不但没有新增,反而还减少了628.78万元。在一增一减下,公司在2019年有5733.97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存在虚增的可能。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2018年。这一年公司营业收入有36240.04万元,其中包含了2222.32万元的境外销售收入,对境内销售收入考虑增值税影响后,则全年的含税营业收入达到了41796.23万元。

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0594.32万元,考虑预收款项减少额所对应的83.66万元现金流量影响,则与当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量为30677.98万元,明显小于当年的含税营业收入数据,两者之间存在11118.24万元差距。理论上,资产负债表中将会有相等规模的债权新增才合理。

然而,2018年年末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及其坏账准备合计金额为10780.23万元,相比2017年末的9927.55万元仅仅多出了852.67万元,远远达不到11118.24万元的规模,与理论增加值之间存在10265.57万元差距,即公司在这一年有10265.57万元含税收入有虚增可能。

实际上,若进一步分析,还可发现2020年1~6月的数据也是有问题的,最终分析结果是,上半年存在2878.59万元含税营收有虚增嫌疑。

成本数据存在异常

除了营业收入存在疑点外,若从营业利润的增幅出现较大波动这一点展开分析,则可发现恒而达的营业成本、存货成本等相关数据也有异常。

招股书披露,恒而达2019年度的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为18219.44万元,占原材料采购总额的82.82%(如表2所示),由此测算出其2019年原材料采购总额有21998.84万元,比同期主营业务成本中的20502.63万元直接材料成本多出1496.21万元。如此情况意味着,这部分采购剩余需要计入存货中,导致该年末存货当中的原材料及各项存货的原料成本综合结果有相同规模的增长。

从招股书披露的存货明细情况看,恒而达2019年年末的存货原材料有6204.25万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的7378.83万元出现了1174.58万元的减少,这意味着公司在这一年领用了更多的原材料,考虑到同期采购还剩余的1496.21万元原材料成本,则理论上其存货中其他明细项目的原料成本应该增加2670.79万元才合理。不过,招股书并没有直接披露原料成本情况,而存货中也包含了一部分直接人工、制造费用等成本,因此,2019年年末存货中除了原材料之外,其余各明细项目增加金额合计必然要大于2670.79万元。

可奇怪的是,公司2019年年末存货的库存商品、自制半成品、在产品、发出商品等六个明细项目的合计金额虽然达到了10486.85万元,但和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金额9962.86万元对比,仅增加了523.99万元,如此情况就意味着,即使在不考虑直接人工、制造费用等因素的影响,相差的金额也太过明显。

此外,2019年年末存货跌价准备181.61万元少于上一年年末的211.88万元,研发费用当中“直接投入及装备调试费”也仅201.81万元,即便我们考虑到这些因素可能对存货增减会造成影响,但仍不可能导致2000多万元的差异。因此,有理由让人怀疑恒而达2019年营业成本是不真实的。

类似情况还发生在2020年1~6月。这半年里,公司的主营业务成本的直接材料有8828.48万元,而根据同期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8556.50万元及其占比76.60%,可测算出原材料采购总额为11170.37万元,两者做对比,可知有2341.89万元的采购留在了存货当中。因存货中2020年6月末的7010.05万元原材料比期初金额要多出805.80万元,这意味着存货的其余各明细项目合计金额理论上至少要比期初数据增加1536.09万元才对。

可事实上,库存商品、自制半成品等六项存货加总起来有10667.84万元,相比期初相同项目合计金额只多出180.99万元而已,即便算上存货跌价准备增加额15.05万元和研发费用的“直接投入及装备调试费”34.31万元,也远远达不到1536.09万元理论增加值,之间仍存在大约1300万元差异。

值得一提的是,用相同的方法分析2018年的主营业务成本、存货成本及采购情况之间的数据关系,可发现也有713.85万元的差异。如果将存货跌价准备减少额4.12万元、研发直接投入及装备调试费451.18万元都考虑进来,则该差异可以缩小到不及300万元,这样的差异是明显小于2019年、2020年上半年数据的。

采购情况不真实

进一步分析恒而达报告期的采购情况,《红周刊》记者还发现其采购数据也不太真实,有金额较大的差异无法在招股书中找到合理解释。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2019年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及其占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例(如表3所示),可推算出公司全年原材料采购总额达到了21998.84万元,按月均采购额及各月适用的税率计算,其增值税进项税额大约有3024.84万元,综合来看,恒而达2019年原材料的含税采购总额有25023.68万元。

同期的现金流量方面,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有24155.88万元,而预付款项减少额1088.59万元所对应的现金流量实际上也是该年度采购相关的现金流出,综合起来,与2019年采购相关现金流量一共流出了25244.47万元,比该年度含税采购总额25023.68万元要多出220.79万元。这很可能是因为应付款项偿还而导致了更多的现金流出,理论上,2019年年末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减少220.79万元才对。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资产负债方面的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2019年年末,恒而达有应付票据4122.15万元、应付账款中包含的应付货款有1895.44万元,两项合计金额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金额要少4661.87万元,这一数据远远超过了220.79万元的规模,意味着,公司有4441.08万元的含税采购额无法得到合并财务报表相关数据的证实。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招股书披露:“公司应付票据均为公司向供应商开具的银行承兑汇票,用于支付购买原材料。”由此得知,恒而达是存在票据背书情况的,但是招股书并没有完整披露票据背书相关数据,只披露了“已背书或贴现且在资产负债表日尚未到期”等有限的部分信息,如此情况就难以让人解除对其采购情况存在异常的质疑。

相比2019年异常数据,2018年的采购数据异常差额更大。根据主要原材料采购额及其占比,记者测算出恒而达这一年的原材料采购总额为26956.62万元,考虑到增值税率的影响,则其含税采购总额有31359.54万元。同期,恒而达“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有20938.47万元,在冲抵预付款项增加额939.85万元所对应的现金流量之后,该年度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出了19998.62万元。与此同时,2018年年末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中的应付货款合计10679.46万元,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合计金额增加3797.34万元。将现金流量及应付款项增加额综合起来,与含税采购总额31359.54万元勾稽,可发现有7563.58万元的含税采购额缺少一定的财务数据支撑。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2020年1~6月,恒而达的采购情况与财务报表中的现金流量、应付款项等相关数据有891.06万元差异无法解释。

此外,《红周刊》记者还分析了报告期内固定资产、在建工程等长期资产的购建情况及其与现金流量、应付账款中的应付设备工程及设备款之间的匹配关系,也发现有几百万元少量的差异金额。我们即使考虑了这部分情况可能对原材料采购中的现金流量形成的影响,但依然不足以对冲2018年、2019年的数千万元偏差值。

(本文提及个股仅做分析,不做投资建议。)

(本文发表于11月14日《红周刊》)

【红刊招聘季 正式启动!】

金九银十,你是否在寻求一份干货满满的优质offer?是否在寻求一个能展示个人能力的舞台?

证券市场红周刊诚招证券新闻记者、高级推广运营,邀你一同深入价值投资领域,与投资大师面对面!详情可私信聊

责任编辑:ls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