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公司透析 正文

道道全靠“隐秘收益”支撑利润 采购、存货数据皆存有一定疑问

2020年11月09日 11:12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周月明

记者 | 周月明

若不考虑非经常性损益对道道全净利润的影响,则其年度扣非后归母股东净利润则自2017年开始就已经大幅下滑了,但问题的关键在于,非经常性损益的来源是让人质疑的,很可能是公司进行财务调节或造假的结果。

综合性油脂加工企业道道全2020年三季报业绩又下滑了,这是自2019年以来的惯性延续,公司已连续7期财报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财报显示,道道全在2018年年末时还能保持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增长9.04%和15.76%数据,可进入2019年后,其营收出现增长而利润则不断下滑,每期财报的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都出现同比下滑现象。需要注意的是,若不是非经常性损益撑着,则道道全2017年至2019年年度扣非归母净利润已经连续三年出现下滑。此外,在几年中,道道全的一些财务数据还存在着一些疑问,如采购、存货等方面数据都有或多或少的偏差。

投资收益迷雾重重

查看道道全财报可知,公司的主营产品一直都是包装油,近些年占营收贡献的75%左右,但与此时,近两年支撑公司的净利润的却不是依靠“本职产品”,而是各种各样的非经常性损益。据公司财报披露,在2018年和2019年中,其非经常性损益贡献就分别高达1.26亿元和1.15亿元,而2017年时却只有4881万元。

查看道道全具体的非经常性损益构成,《红周刊》记者发现其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和政府补助占据了“大头”。其中,政府补助2018年、2019年分别达到2058.9万元和2499.65万元;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分别达到6627.34万元和9000万元。由此可看出,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贡献最大。不过,这两笔在当期净利润中最“重要”的贡献,却被道道全在年报中“一笔带过”。2018年年报中,道道全称6627万元的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来自于“土地使用权及固定资产处置收益”,而2019年年报中,其称9000万元的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来自于对长期股权投资的处置,至于是哪些资产被处置并没有具体披露。

《红周刊》记者查阅公司往期公告发现,2018年主要是由于政府收储了一块儿公司位于岳阳市经济开发区的土地,其在2018年中报里简单提到了公司中期净利润大幅度增长主要源于岳阳经济技术开发区营盘岭路的土地使用权处置收入。而2019年道道全处置了哪项长期股权投资则更为“隐秘”,甚至“保密”到当时受到监管层的“警告”。

2019年6月,道道全收到了一份中小板监管函,称公司 2019年5月23日召开了一场转让股权的会议,且这项股权转让能给公司带来9000万元的投资收益,但直至2019年5月30日,公司才有所披露。此行为已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的多项规定,望公司董事会吸取教训、及时整改。

这封监管函中所提到的转让股权,就是道道全2019年那笔获益9000万元的非流动资产处置。2019年5月30日,公司发布了一则公告,称要将持有的岳阳星浩置业30%的股权分别转让给湖南金钻置业和岳阳星浩商业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是星浩置业的另外两个股东),30%的股权转让价格共1.11亿元,令道道全获得了高达9000万元的投资收益。

若按30%股权1.1亿元的价格推算,则星浩置业100%股权估值高达3.67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据其出售资产的公告中称,星浩置业2018年8月31日才成立,截至2019年4月30日,其资产总额才2.1亿元,其中负债还占据了1.34亿元,净资产只有7136万元。而且截至2019年4月30日,其营收为0,净利润亏损4.72亿元。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公司,竟然在当时的股权转让中给出了3.67亿的估值,很显然是存在很多疑问的。

首先,成立之后营收为0,而净利润亏损了4.72亿元,这是如何形成的?公司的实际经营业务又是什么?种种迹象让人怀疑这是一家“别有用处”的空壳公司。更为重要的是,这家公司是2018年8月底才刚成立,而在2019年5月底就高价卖出,这个时点的配合也恰到好处,难道其成立之初就早已打算好了之后的用途?

值得注意的是,接手人本身是星浩置业的另外两个股东,而且这两家公司实控人为同一人,这就让人疑惑,为何同一实控人要花高价钱接手一家0营收且巨额亏损的公司?难道真的是“人傻钱多”,还是留着以后“别有所用”?

对于此次接手股权的湖南金钻置业和岳阳星浩商业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红周刊》记者查看了他们相关经营情况,发现岳阳星浩商业经营管理公司也是2018年4月才成立,人员规模仅有1个人,而湖南金钻置业虽然2001年就已成立,但人员规模也不到30人左右。从人员配置看,岳阳星浩商业经营管理公司可能是一家空壳公司,而岳阳星浩商业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也只是一家普通的公司。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笔“魔幻交易”能成功呢?背后的原因需要道道全做更多的披露,否则不排除其有虚造利润之嫌疑。

还有一点疑问是,《红周刊》记者在公司2018年年报中搜索星浩置业的相关信息,发现在2018年公司收到的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中,就收到了一笔星浩置业的往来款,数字恰好是9000万元,那么,这笔钱又是什么费用?

2018年、2019年,道道全通过各种方式收获了不少非经常性损益,也正是这两年,道道全销售费用出现持续大增,压缩了很多利润空间,这样的巧合是否是公司大玩财技以粉饰业绩的一种手段?此外,在这两年中,道道全的销售费用又花到哪里去了?为何其毛利率仍然不断下降?

2019年采购数据不匹配

除了其非经常性损益这块内容存在质疑外,道道全的采购数据也有一些异常的,尤其是2019年的数据在财务数据勾稽上偏差最为明显。

据道道全财报,公司2019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总额为20.99亿元,占总采购比例约55.16%,由此可推算公司当年的采购总额为38.07亿元。若假设公司采购总额的增值税率为17%(实际上2019年增值税率不会这么高),那么含税采购金额约为44.54亿元。

同期现金流量表中,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44.38亿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加的3705万元的影响之后,则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达到了44.01亿元。将含税采购与现金支出相勾稽,则可发现2019年含税采购比现金支出要多出5299.13万元。若考虑到公司实际增值税率要比17%小,则实际含税采购金额要更少,因此偏差的数据要稍小一些,即同期的新增债务最多不超过5299.13万元。

事实上,查看道道全财报可发现,2019年的应付款项为2.98亿元,相比上一年同类项数据新增了1.45亿元,这一结果明显比理论金额要高,存在至少9241万元的差异。那么,出现如此巨大差异的原因是什么呢?

表1 采购相关数据(单位:万元)

存货存在明显矛盾

除采购数据存在一定疑点外,道道全的存货数据同样是有疑问的。

财报披露,道道全2018年、2019年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16.65亿元和20.99亿元,占总采购比例分别为54.91%和55.16%,由此推算,这两年采购总额分别达到了30.32亿元和38.07亿元。此外,道道全还披露了营业成本中的材料消耗金额,2018年、2019年分别为28.27亿元和33.72亿元,材料成本占营业成本比例分别为89.72%和90.18%。

将采购总额与营业成本中消耗的直接材料相减,可发现2018年和2019年分别得到2.05亿元和4.35亿元的差额,理论上,这部分差额应该计入当期的存货变化中,即2018年、2019年存货中的原材料应该分别新增2.05亿元和4.35亿元。

我们先不论这两年存货中原材料的新增金额,仅从2018年和2019年的存货价值总额变动看(2018年和2019年的存货价值分别为5.01亿元和8.99亿元),2018年存货总额比上一年不但没有增加,相反还减少了8826万元,更不要提这一年原材料金额会新增2.05亿元了,而在2019年,其存货总额比上一年新增了3.98亿元,这一数据比理论上应该新增的原材料金额要少3724.42万元。两组数据变化明显透露出,公司的存货数据是存在很大矛盾的。那么,这些数据差异究竟是公司有更多存货未销,还是营业成本比披露的数据要高?这些都是存在很大疑问的。

表2 存货相关数据(单位:万元)

【红刊招聘季 正式启动!】

金九银十,你是否在寻求一份干货满满的优质offer?是否在寻求一个能展示个人能力的舞台?

证券市场红周刊诚招证券新闻记者、高级推广运营,邀你一同深入价值投资领域,与投资大师面对面!详情可私信聊

责任编辑:ls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