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周刊原创 正文

明星私募张可兴、冯超、翟敬勇圆桌论坛:现在的股市相当于15年前北上广的房子,赶快上车最重要,但好公司一定不便宜

2020年10月20日 13:18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张哲

红周刊 记者 | 张哲

精彩摘要

股价能够永远创新高的公司就是好公司,但是你怎么能够预测一家公司在未来3年、5年能持续创新高?那么他必须实现一个持续的(业绩)增长。什么叫好的商业模式?就是你今年赚的钱一定要比去年多。

现在出现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一个新的要素,就是互联网扁平化,它把整个时代、整个社会全部割裂了。也为我们价值投资人带来了一个非常大的冲击。

互联网时代的好东西一定不便宜,当你说一家公司很便宜的时候它一定是有问题的。比如现在这个价位的银行还是贵的离谱,而市值2万亿美金的某美股科技龙头现在依然不贵。

未来是没有漂亮50的,只有漂亮5。不是用数字来说明未来只有5只股票会上涨,而是说未来真正在顶尖上的一些最好的企业,能够持续创新高的股票是越来越少的。

注册制的到来能够让一些像特别优秀的企业,比如某互联网巨头和某金融科技巨头,很早的上市。这样投资人就不至于48块钱去接2008年的某石油股然后套一辈子,而是可以在优秀的公司上实现十倍百倍甚至万倍的收益。

从近期来看,最大的价值洼地是新能源产业链。粗略来算,这个赛道所蕴含的可能是几万亿、几十万亿甚至几百万亿的一个市场。

21世纪即将迎来第三个十年,动荡的全球宏观环境,让本就高噪音、高波动的中国资本市场变得更加复杂。面对人民币升值及政策利好的不断刺激,资金加速流入的同时,“稀缺”也成为新的时代关键词。

优质的核心资产是稀缺的,优质的资产管理人亦是如此。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恒泰证券推出了“恒泰星选”管理人体系,旨在“选产品,更简单”的客户服务理念下,做好金融资产与社会财富之间的链接。

10月17日,在恒泰证券与私募排排网于上海联合举办的“科技赋能·链接财富”私募基金专题活动暨“恒泰星选”管理人体系发布会上,煜徳投资冯超、格雷资产张可兴、榕树投资翟敬勇开启了一场以“高稀缺时代的投资应对”为主题的头脑风暴,讨论了他们对寻找稀缺优质资产的看法。

毋庸置疑,2016年以来,资本市场的两极分化趋势在高稀缺时代仍会加剧。在这样的背景下,甄别一家好公司并坚定不移的重仓持有,对投资人来说并非易事。在格雷资产张可兴眼中,好公司一定要具有坚实的壁垒(护城河)、好的商业模式,并且能够持续高速成长。而兼具科技属性和消费属性的互联网公司就符合上述特征。张可兴还提到,稀缺时代的好公司难以再用“漂亮50”形容,而是“漂亮5”,意思是能够帮助投资人实现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好股票是越来越少的。

同样看好互联网领域投资机会的榕树投资翟敬勇,则把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投资收益定位为“赚大浪潮的钱”。他认为互联网领域的投资机会主要分为芯片产业链、电池能源、软件三部分。其中,新能源产业链或将是这波大浪潮中最大的“价值洼地”,近年来美股市场与光伏、储能相关的公司基本都是大牛股,中国市场相关板块的行情也开始显现,而该领域的投资机会仍将是未来的大趋势。

疫情的持续发酵之下,全球制造业产能都遭受了较大冲击,本就是制造强国且疫情首先成功被控制住的中国则成为重要的“受益方”。煜徳投资冯超认为,疫情为全球制造业带来了一场供给侧改革,最先恢复的中国有望迎来一个3至5年期的制造业投资机会。与此同时,中国十四亿人口基础上的消费升级,也将带动消费板块持续爆发。

以下为圆桌论坛实录精编

主持人:可兴总,刚才您有一句话我特别感兴趣,您说您既是做实业,同时又是做投资,这种感触和心路历程是不一样的。在您心目当中,您觉得创业也好、投资也好,什么样的公司是好公司?

张可兴:其实我觉得股价能够永远创新高的公司就是好公司,但是你怎么能够预测一家公司在未来3年、5年能持续创新高?那么他必须实现一个持续的(业绩)增长,所以我觉得能够实现持续增长的公司就是好公司。如果你能找到每年增长速度100%的公司,你就是世界首富了。开个玩笑,当然这不符合常理,像美国最牛的一些公司比如微软,近十年的平均增速也就是30%多,腾讯每年的增长率也就是45%,这样的公司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公司。但问题在于,你怎样找到这样的公司并且能够长期拿得住?

我们公司在选择好公司的时候主要是通过五个维度。

首先就是要拥有很强大的壁垒,就是说这个事只有你能干,别人干不了。大家猛一听好像觉得没有这么厉害的公司对吧?但实际上是有的,比如微信有竞争对手吗?没有。

第二个就是商业模式要好。什么叫好的商业模式?就是你今年赚的钱一定要比去年多。比如房地产,万科这样的公司现在能赚500亿,那么未来10年还能不能赚500亿呢?不知道。因为我觉得中国房地产行业没有经历过一次真正的危机,而美国、欧洲包括香港都经历过,所你经历过一次就知道什么叫危机。所以我想说的是赚钱的方式很重要,你要找到那种今年、明年甚至未来10年、20年、50年赚的钱会越来越多的这样的商业模式。那么现在有吗?有。比如白酒、调味品,特别是高端白酒。当然我只是举个例子,你现在觉得100倍的白酒股调味品股能买吗?你不要跟着买,你买错了。

第三我觉得想让股价上涨,那么公司的利润必须要有一个很大的增长空间。比如当年的某石油股龙头好不好?也是垄断的,就只有一个竞争对手。但也不好,因为这个竞争是没有市场化的竞争,是一种政府的垄断行为,而且它没有增长空间。所以我觉得成长空间决定了你收益的高低。看一个企业最重要的是你要能赚到100倍甚至500倍,要看这个企业所处的赛道的空间。

第四点是要有优秀的管理层,第五点公司的财务表现要好。刚才很多朋友提到银行也不错,对吧?用10倍20倍的杠杆去经营这样一个业务,就相当于你开着车,你的脑袋下面有一个匕首在盯着,你稍微不注意颠簸一下就会被扎一下。银行的商业模式和经营风险不是我们喜欢的类型,所以我们是有偏好的。

这五点就是我们选股最重要的五个维度,但是你问选股就这么简单,说完了就能选股了吗?这是不可能的,我只是从我自己的经验和角度来用这种深入浅出的方式来向大家分享。第一就是护城河,第二就是商业模式,这是我们最看重的两点,在我们的选股模型中占据了80%的权重,后面三个是辅助性的。

主持人:翟总同意这个观点吗?最近市场对“价值“这个词反哺的东西很多,看到很多榕树的受访,好像您对价值二字也有很多自己的理解。

翟敬勇:实际上我最近对价值投资也是有一个反思,大家刚才也谈到了张磊《价值》那本书,虽然我没看,但是我大概知道他在讲什么。那么我觉得现在有几个观点可以给大家简单分享一下。

第一个就是大家为什么喜欢量化?是因为大家觉得长期的东西我看不清楚,短期相对好做,所以机器肯定比人快,割韭菜也是互相割。其实我上次跟梁总也说过,如果我是炒股票的,我肯定不自己炒了,我就买他的基金就好了。你人哪能超过它机器呢?这是很简单的。

但是对于我来讲,我觉得长期投资比短期好。最近思考了很多,我给自己贴了个标签,我买的股票肯定波动大,但收益高。所以刚刚冯总说你只见到一个人从2004年拿了茅台,那么我可以算第二个人。

我们看到,现在出现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一个新的要素,就是互联网扁平化,它把整个时代、整个社会全部割裂了。也为我们价值投资人带来了一个非常大的冲击。所以我们学的传统的关于投资的这一套,在这个市场根本赚不到钱。大家如果不相信我的话,你们看看港股,看看美股就知道了。

为什么是这样的一个道理呢?把时间轴追溯到100年前的1920年,我们看看我们这个时代发生的变化。因为在1920年的时候,正好是一个什么大变革,是内燃机加石油的机械工业时代的开始。在那个时代我们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思考的是怎么在内燃机上做的更让消费者满意。我们在石油的裂解上,我们怎么挖掘更好的能源,推动社会发展。

在这个基础上诞生了很多优秀的百年企业,比如说像ge,像埃克森美孚之类的,但是很不幸的是,ge在2018年已被剔除道琼斯公约指数,埃克森美孚是刚刚被剔除道琼斯工业30指数。那么这意味着什么?

当我们把时间轴从1920年再拉回到2020年,全世界已经全面进入人工智能时代,这就意味着内燃机加石油的机械工业时代全面终结。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近年来的资本市场最大的变化就是,代表未来的公司变得越来越贵,被淘汰的公司越来越便宜。比如苹果已经过2万亿美金了。

所以在这样一种割裂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投资?对此我总结了三句话,第一是互联网时代的好东西一定不便宜,当你说一家公司很便宜的时候它一定是有问题的。比如我们刚才争论较多的银行,我和几个朋友都认为现在这个价位的银行还是贵的离谱,而市值2万亿美金的某美股科技龙头现在依然不贵。这就是我们的投资思维的方向变革。第二就是,在我们知道未来所有的好东西都很贵的情况下,我们如何保障安全边际,做到用4毛钱买未来10年后1块钱的东西。简单量化一下就是我们要买的资产10年后大概是150%的回报,按每年复合也就是年化10%左右,这样的投资就是安全的投资。

第三个我想说的就是,为什么现在投资对大部分人来说比较难了?因为在这个互联网扁平化的时代,你需要用通过长时间的对产业的跟踪和深度挖掘来了解一个行业和一个公司,所以深度挖掘是需要时间的,如果我们不长期跟踪这个产业的话,你根本就无法把握投资机会。

我最早是研究传统行业的,比如说银行业、地产、煤炭、传统消费我都研究过,那么包括台上的人也好,台下的人也好,为什么现在我们要去做转变?因为没有选择。现在人工智能就是三块内容,第一块是芯片产业链,第二是电池二次能源替代一次能源,第三块就是软件。未来真正的大机会就在这三个领域,所以我们只有投资这三个领域才能够给我们的财富带来一个持续增长。要用动态的眼光来看我们的投资决策。

主持人:好的谢谢翟总。其实刚才翟总讲的都是肺腑之言,是经过深思熟虑,是不知道您多少个晚上没睡好所构思的内容,去琢磨传统的、现代的、未来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冯总,刚才从可兴总对壁垒的理解到翟总对时间赋予我们想象力与投资回报,这种内涵的延伸越来越深刻了。

冯超:听了两位同行刚才讲的,我的一个明显感觉是英雄所见略同。很多人提到巴菲特的时候,我觉得大家对巴菲特是有误解的。比如大家总容易把所谓的价值投资这个标签贴到巴菲特身上,但巴菲特才是真正的成长投资,我不知道大家认不认可这个观点,实际上巴菲特投资的都是真正的成长型公司。这是第一。

第二我觉得大家总是把价值投资和成长投资放到对立面上来看,我认为是不对的。实际上大家在说价值投资的时候,更多的是在讨论什么?如果我用量化同行的语言来讲叫做低估值因子。其实大家更多的是在探讨低估值因子这个问题。所以从本质上来讲,我觉得作为股票投资或者股权投资这样一种投资模式,一定应该是展望未来、展望长期的,去真正赚大浪潮的钱,赚趋势的钱,而不是说短期的这种炒股票的钱。说到未来的科技,我觉得除了我们刚才说的人工智能、互联网这些方向,医药也可以纳入科技的范畴中,最主要的方向就是创新药。

此外我们还是持续看好中国的消费潜力,消费升级的潜力仍然蕴藏着巨大的投资机会。所以我觉得我们不需要纠结于估值的问题,港股甚至都有0.2倍Pb的银行股了。我们应该更多的抬头去看未来的方向。

主持人:也就是说前面两位嘉宾的思考,在您这儿也都有反思,也都认可是吗?

冯超:都认可。

主持人:下一个问题想问问可兴总,今年以来我们面对很多市场的重大政策变革,尤其是最近我们20%来了,然后全面注册制也在喊了,未来整个市场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理念去迎接这些变革?这些变革将为我们带来什么?您刚才所说的壁垒、寻找核心资产,这些还能用吗?

张可兴:我觉得我们都说漂亮50,但我们公司自己内部讨论认为未来是没有漂亮50的,只有漂亮5。不是用数字来说明未来只有5只股票会上涨,而是说未来真正在顶尖上的一些最好的企业,能够持续创新高的股票是越来越少的。就像现在我们可以回头看美国纳斯达克包括道琼斯指数过去11年的上涨,其实真正实现特别高的涨幅的还是以科技龙头为主。现在大家觉得国内资本市场的分化已经这么厉害了,但是我觉得我们未来的分化还会继续拉大。

目前来说,股价的高低其实不好判断,很多优质股票我们觉得现在已经很贵了,但是如果它的股价再涨一倍呢?你就不会觉得现在的价格贵了。至于注册制,实际上是优质股的春天,垃圾股的末日,很多人可能会在这期间输的内裤都不剩了,我觉得一定是这样。

因为我自己也查了一些数据,美国是19世纪30年代开始实施的注册制,退市的比例是8%。如果按照这个比例的话,我们中国每年有将近300多家企业退市,现在是4000家上市公司。我觉得这个概率下的数量还是很多,所以之前大家热议的什么养扇贝的公司一夜之间扇贝跑光的这种公司,接下来肯定是输的内裤都不剩的。所以这对投资人来说,是加大了投资难度的。其实我一直对很多朋友都说千万别自己炒股,因为85%的人都是亏的,你不炒股就是那15%的优秀的人,你炒它干什么呢?所以未来一定是这样一个演变的路径,投资变得很难。

还有一点我觉得注册制来临会加速A股的市场化,实际上就是让这个市场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也是对投资者最好的一个教育。用李嘉诚的一句名言来说就是,你跟年轻人说一万遍一个重要的道理,不如让他去失败一次。这句话我觉得用在今天的股票市场也是一样的。

所以我觉得注册制是对市场或者对投资者来说是最好的教育。因为我们做美股和港股做也做了14年,美股的雷太多了,它不像我们说海鲜扇贝跑光了,跌了两个跌停马上就有人接了。这样的企业在美国和港股的话,早就退市了。所以说如果我们每一个投资者都能碰到这样的故事或者这样的亲身经历的话,就知道选择企业怎么选。哪怕有一点点瑕疵,在港股都不会有市场,市盈率直接给你干到5倍10倍,甚至刚才冯总说的0.2倍。能够持续上涨的股票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瑕疵的,而且要有共识的,要有足够的业绩兑现。所以我觉得注册制就是最好的教育。

第三个刚才我说道处罚的问题,美国最大的造假案例,就是安然公司,630亿资产在一夜之间就崩塌了,上万的员工都失业,CEO遭到24年的监狱处罚。而我们国家,比如之前的某药业公司造假案,除了60万或者100万罚款,没什么别的事情。处罚太轻、造假成本太低,所以大家对造假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恐惧心理。所以只要像美国一样,如果能加大处罚力度,让更多的一些该退市的公司退市,剩下一些优质的公司,这样才会让投资人获得一些好的回报。

第四个,刚才我说的很多都是风险和不足,但注册制的到来有一个很大好处,能够让一些像特别优秀的企业,比如说某互联网龙头公司和某金融科技龙头公司,很早的上市。这样投资人就不至于48块钱去接2008年的某石油股然后套一辈子。这样可以让一个很小的公司实现10倍、100倍甚至1万倍的涨幅,这就是注册制的好处。所以这样的公司一上市,如果一开始是100亿,最终能变成2万亿,甚至10万亿的市值,那指数自然上万点了。为什么现在指数到不了,就在3000点晃晃,因为周期股的占比权重太高了,它必须用新经济的股票或者别的一些代表行业大势的公司去冲它,让指数能够上升。

主持人:其实我们在说注册制的过程当中,先呼吁退出机制,现在可能我们媒体也在呼吁,业界也在呼吁。冯总,我们刚才聚焦现在我们政策的大时代变革非常多,而且这种变革是天翻地覆的。聚焦四季度的情况,中美关系是绕不开的,包括美国大选临近,这些事件对煜徳四季度策略的影响,您是否有一些结论分享给大家?

冯超:我们是做投资的,我们不是政治家。我们觉得虽然从短期来看,从微观组合交易的管理角度来看,中美关系是需要关注的,但是实际上从刚才我们更多地分析的是一种长期的投资思路,那么这些外部政治因素带来的可能都是一个短期的扰动而已。所以对于是谁上台去当总统了,还是可能会产生什么进一步的摩擦等等,从长期投资的思路来讲,都不构成我们做出长期投资决策的一个影响因素。

但对于中美这个事情,坦白讲,我们不敢表示太多特别明确的意思,但是我觉得从长期来看,只要时间在中国这一边,我们是非常看好中国未来的资本市场的这种发展的,包括刚才我们说注册制这个事情对整个行业和整个市场的意义所在。特别是我记得10月9号我们开始上班第一天,中央就发了文件出来,表示要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我觉得这个(表态)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回顾过整个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过程里面,以国务院层面级别去发布一个这么大的文件,历史上可能只有过4次,每一次发布之后其实都是对于整个资本市场起到各种各样的促进作用,各种配套政策也会陆续的出台。所以我觉得对于我们未来的投资而言,这是很重要的一个信号。

刚才可兴总说了很多关于注册制的内容,我觉得总结一句话,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模式已经转变到以消费为基础,以创新为动力,而且需要一个更加强大的资本市场去支撑了。比如美国,他过去40年可能大概有3000家公司退市,但并不影响他现在有超过万亿美金二万亿美金的科技龙头。也正是因为美国有这样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才支撑了他过去40年间(假如刨除掉2018年的次贷危机和今年的疫情以及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裂这些短期的波动)是一个大牛市。这个牛市之所以如此强劲,得益于它的制度优势与不断的自我优化。本质上是好公司不断地成长优化,然后资本市场赋予它更多的金融资源,那么劣质的差公司就自然的被淘汰掉。这样一个资本市场在支撑整个美国的创新型的经济发展,到今天美国成为全球最核心的科技创新中心。

我觉得中国未来如果是需要走这样的一条经济发展的路的话,我们的资本市场必然需要呈现这样的一个状态,所以我觉得短期的这种比如说中美等等这些东西只是一些短期的扰动,我觉得我们应该看的更长一点,对中国整体的资本市场的发展更加有信心一点。

主持人:其实今天我想来到我们现场参加活动的所有投资者朋友都带着问题,疫情的突袭让2020年充满动荡与变数,那么我们全球资产配置框架下,几位能不能给出稍微具体一点的投资建议?翟总先开始。

翟敬勇:虽然过去几年我们还在投资一些传统产业,包括一些传统医药公司,但现在我们基本上全部都放弃了,因为这个时间差的钱没有必要去赚了,因为你最后会发现在互联网扁平化的今天,赚这个收益很难。

那么我个人觉得人工智能时代已经来了,所以我们看到这几年包括中美之间的冲突也是围绕这些领域在展开。

那么这些领域实际上就是涵盖几个行业,第一个就是芯片产业链,从2018年的半导体到今年的电池、新能源汽车,实际上就是芯片从上游到下游的整个产业链,那么这实际上都涵盖了一个最关键点,就是人工智能的产品会越来越多。刚刚冯总也是这样讲的,其实也都是一个现实,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在互联网有效传播的今天,你会的东西别人很快就会学会了,所以在赛道上的竞争会非常激烈。

另外一个就是中国的手机行业。可能过了明年的一季度以后,中国国内的手机可能就剩下三家了,我们中国最大的手机可能就轰然倒下了。听起来好像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这样的。所以在这样的一个趋势下,我们怎么投资呢?实际上我个人觉得从近期来看,最大的价值洼地是新能源产业链。

为什么是新能源?因为整个新能源产业链从人工智能产品的应用到现在,往上追溯,它的产业链是一环扣一环的。比如说我就举电池,我们最早使用无绳电话、收音机用的是圆柱电池,到最后手机用锂电池,现在乘用车到轮船,最后再到储能,它这是一个庞大的需求链。粗略来算,这个赛道所蕴含的可能是几万亿、几十万亿甚至几百万亿的一个市场,我说的是非常认真的。

在未来10年20年后,光伏加储能的市场增量一定是一个大概率事件,那么将会在全球范围内全面替代我们现在的石油和煤炭。所以现在很多做实业的人还没有这种感觉,但实际上这个行情已经来了。

我刚才讲在1920年,如果你选择埃克森美孚这些石油公司,那么过去100年你肯定是过着很舒服的日子。那么在这一次,光伏加储能一定是个大趋势,而恰好光伏加储能的全产业链优势又都在中国。我们可以看到不管是美国还是现在的中国,和储能、电池相关的公司,这几年全是大牛股。

实际上做投资最难的就是克服自己的认知,这会让我们抗拒未来。所以在这一块我觉得新能源一定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甚至全球的一个主流的讨论的话题,整个新能源产业链非常值得去关注。

主持人:谢谢翟总。可兴总,全球资产配置的框架之下,给出大家当下的建议吧。

张可兴:未来的股票市场就相当于我们15年前的上海和北京的房价,赶快上车是最重要的,这是第一个结论。

大家觉得过去15年投资房产赚了钱是自己聪明吗?是买到了北上深的房子吗?不是,是货币发的多,你只是水涨船高而已。所以未来也是一样,不管以何种方式,如果你不进入这个市场,那么股市上涨和你有什么关系?所以上车是第一位的。

那么量化一点怎么算呢?我们现在整个市场是六七十万亿的市值,美国是二百多万亿人民币,如果未来我们的GDP能够接近甚至超越美国现在的GDP的话,那么未来股票的市值已经超过200万亿到300万亿,还有几倍。所以大家简单算一下,未来很多好的股票的涨幅可能是再加个0,这还是保守估计。

第二个结论,我觉得从整个全球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看,我们最看好港股的投资机会。为什么呢?港股的股息率是4个多点,市盈率大约在10倍。整个港股市场聚集了全世界或者说全中国最优秀的互联网公司,而且它的估值要比A股便宜得多。港股的互联网股票大约30多倍,A股的科技股随便拿出来看一下动辄50多倍甚至上百倍,而且都是硬科技。硬科技在未来中美贸易摩擦的长期动态平衡之下,你天天提心吊胆,你敢重仓持有吗?大多数人是不敢的。所以A股的硬科技我并不是说他没有成长型,是你很难预测他的未来的业绩,你很难重仓去持有他。但是不重仓我们赚什么钱呢?如果你只拿了1%的仓位,即使这只股票涨了100倍,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为什么我们看好港股的互联网?刚才翟总也说了,5G产业链的发展是未来五到十年的一个周期,这个周期里通讯类的公司比如中兴通讯这种可能成为首要的受益者,但是他的高速增长我估计撑死就是三五年,到了第四年或者五六年的时候,可能利润增速就会下滑50%左右,估值早就提前一两年反映在了股价里,所以这种硬件公司你很难赚到钱所以我说这种产业链我们觉得更好投资的标的是软件端、内容端的,是互联网端的。

我们看到,港股以互联网为主的一些龙头股票,因为他们的商业模式它具备了消费属性,我们买个腾讯视频会员,每年就一两百块钱,你明年会继续买吗?100多块钱也不算什么钱对不对?你会持续消费,游戏也是一样,所以它具备了消费的属性。

同时它还具备互联网的属性,互联网的好处是什么呢?我们可以看某金融科技龙头上市的招股书,他随便卖了个保险,一下就干到了几百亿的收入。我那天跟牛壮总就聊天,我说这样的公司估计会让以后的保险代理人、保险中介直接失业了。互联网保险行业的特点就是随便推一个产品,它不是局限在上海市的,它是全国化的。也就是说一个产品吃遍全国,而且市场份额集中度非常高,所以我觉得互联网这种产品的威力是超级强大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互联网这种兼具科技属性和消费属性的行业,空间非常巨大。但是有人会问,科技龙头股都五六万亿市值了,还有空间吗?刚才翟总说了美股科技龙头2万亿美金的市值依然不贵,而我认为未来很多互联网的企业,或者包括我们A股一些传统行业的公司,再往后拉五年来看,可能上10万亿20万亿甚至30万亿,美国也会出现这样的公司。所以市值大根本不是我们不买他的理由,因为未来的公司大的越大,小的可能更小甚至走向死亡。这也是2016年以来股市越来越分化的本质逻辑。

主持人:冯总,请谈谈您对全球资产配置的看法。

冯超:说起全球配置这个话题,其实我想给大家讲个故事,去年我去美国参加一个调研,看了很多的上市公司,然后也跟美国我们的同行做了交流。美国的基金经理就说,如果哪一天我退休了,我不管别人的钱了,我管我自己的钱,那个时候我就买两个股票,我说哪两个股票?他说A股的消费龙头和美股的科技龙头。我说你这个想法基本上跟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其实大的逻辑是什么?大的逻辑是中国的消费加美国的科技,这个其实是一个挺主流的全球化配置的一些大的机构投资者的想法。

为什么是这样?因为它背后的逻辑或者原因是在于我们目前所处的一个状态,全球唯二的两个如此庞大并且稳定的经济体,各自的优势在哪?所以顺着这个思路下来,我觉得从一个相对比较长的维度去看。比如说今年的疫情,我觉得是一个全球范围内的制造业的供给侧改革,有很多海外的制造业的公司的产能,因为疫情出了问题,出现了供给上的缺失。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和机遇之下,我觉得恰恰给了中国整体的制造业大概3年到5年的一个机遇。

其实我相信各位还都记得,前几年大家在说中国的制造业向外转移这个事情,这次的疫情则再一次证明了中国在这个方面的优势。

当然制造业本身其实背后是什么?我觉得主要的几个因素,第一个工程师红利,我们的人口红利可能没有了。比如我们15年之后,整体的劳动力人口已经不再增长了,但是每年还有800万的这个大学毕业生进入到社会,对吧?包括刚才大家一直在强调的人工智能等等这些东西,其实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基于高素质的开发者,高素质的劳动者,高素质的这种人力资源的一个基础,而中国目前是全球独一无二的,800万大学毕业生相当于什么?相当于欧洲很多人口,很多国家一个国家的人口,美国的整体的制造业的就业人口不过也就是2000万左右。所以这个优势如果说我们可以发掘出来在中国的整体的各行各业,其实中游的很多行业,包括互联网也好,软件也好,医药也好,很多行业其实我们都是在发挥优势,所以在这条线上我们去看,如果说可以找到的话,在未来的比如说3~5年这样的一个时间周期,可能会是一个爆发性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我们过去的经济发展模式是大量的投基建和重资产来推动的一种发展模式,而这些基建重资产在带动经济增长的同时,实际上也为相关产业的发展提供了一种设施基础。实际上我们所有的行业都可以享受到一个相对比较低廉的基础设施的成本。也就是中国整体的基础是不管是我们的实体的路网也好,水电所有的电网还是我们的互联网,比如说我们的通信网络,4G时代我们就500万个通信基站,实际上全球其他国家所有的国家加起来也只有大概两三百万个。这都是我们过去的经济模式形成的现在的一个优势。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发现这些受益中国庞大而优秀的基础设施建设的商业模式和企业。

当然第三个返回来还说消费,我们还是觉得中国的消费的潜力非常巨大,因为刚才我们说的苹果加茅台这个事情,其实本质上来讲,全球配置的投资者之所以看重中国的消费这样的一些企业,比如说他们在50倍的估值上还在买某调味品龙头,在30多倍的估值上还在买某高端白酒龙头,另一个白酒龙头其实在我们传统做投资的人,在那个时间上点上看来可能不太能理解,因为如果回头过去看,可能最大的龙头过去十几年二十几年的过程中,也就是平均大概20倍左右的一个估值。

正是因为很多全球配置型的基金,他们更看重中国的权益资产的时候,他们进来找中国的这些核心的权益资产,第一眼看中的就是中国的消费。中国因为空间巨大,我们现在消费的总体量大概50多万亿,就刚刚达到整个经济体量的一半,即100万亿GDP50万亿消费。其实美国的情况它大概是150万亿的 GDP100万亿的消费,所以我们未来的收益空间相当大,所以总结下来就是我刚才说的这几个方向。

(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做举例分析,不做投资建议。)


【红刊招聘季 正式启动!】

金九银十,你是否在寻求一份干货满满的优质offer?是否在寻求一个能展示个人能力的舞台?

证券市场红周刊诚招证券新闻记者、高级推广运营,邀你一同深入价值投资领域,与投资大师面对面!详情可私信聊

责任编辑:qzy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