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一

红周刊首页 公司透析 正文

正业设计经营暗藏风险,支出及负债远超采购惹人生疑

2020年10月12日 09:24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谢碧鹭

红周刊 记者 | 谢碧鹭

作为一家“家族式”企业,正业设计“一股独大”现象非常明显,其中存在的风险不容忽视。而该公司居高不下的应收账款,不但存在坏账风险,还占用了公司大量资金,影响着企业的流动性,更为关键的是,其采购数据的勾稽关系还存在异常。

近日,正业设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业设计”)发布了招股说明书,欲冲刺创业板。

从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来看,正业设计2018年和2019年的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9.7%和29.18%,表现一般。不过,令人担忧的则是其居高不下的应收账款,报告期内,其应收账款占到了流动资产的六到八成,一旦上游客户付款不及时,可能会给正业设计带来流动性风险。

除此之外,正业设计的股权过于集中,存在“一股独大”的现象,其背后的风险不容忽视。另据《红周刊》记者核算,报告期内,正业设计采购数据的勾稽关系也存在异常。

“一股独大”藏风险

据招股书介绍,正业设计成立于2002年8月,其创始人为杜振宇、范国连和王景贵。在经历了多次增资和股权转让后,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杜振宇合计持有公司76.02%的股权,杜振宇之妻范国连持有公司15.71%股权,杜振宇之女杜姣朴持有公司0.93%股权,因此,仅杜振宇一家三口就合计持有正业设计92.66%的股权。除此之外,范国连之弟范国志持有公司0.2%的股份,杜振宇之外甥女婿辛雨持有公司0.92%的股份,杜振宇另一外甥女婿张大江也持有公司0.29%的股份。可见在正业设计的股东中,杜振宇家族持股比例相当高,正业设计的家族色彩极其浓厚。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发行前后公司股本情况来看,本次发行后,杜振宇一家三口仍将持有公司68.07%的股权,持股比例仍然很高,显然,该公司存在“一股独大”的情况。

控股股东股权过于集中,意味着实控人在董事会中拥有相当大的话语权,这难免让人担忧,日后正业设计实控人是否会利用其董事会中高度集中的权力及地位做出损害其他中小股东利益的行为。毕竟在A股市场中,大股东利用其职权做出变相套现、资产腾挪、利益输送等行为的现象屡见不鲜,因此正业设计股权过于集中可能带来的风险也不容小觑。

应收账款居高不下潜藏危机

除了其股权结构较为集中之外,从正业设计的实际经营情况来看,目前公司的应收账款金额较大,也给正业设计带来了潜在的危机。

正业设计主要从事农业工程及水利等其他涉农工程的全过程工程咨询服务,具体包括工程勘察、工程设计、规划咨询、测绘、监理等。报告期内(2017年至2020年一季度),其收入主要集中在黑龙江省内,其中,仅在黑龙江省内的营收占比就分别高达99.49%、98.70%、91.54%和100%,显然其经营业务存在很大的区域限制,企业规模想要进一步扩张,存在较大的局限性。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正业设计的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11512.76万元、13868.46万元、15483.89万元和16227.60万元,分别占当期流动资产的81.25%、75.87%、68.10%和75.44%。过高的应收账金额,使得其应收账款周转率也远远不如同行业公司,其中,2017年至2019年其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01次、0.9次和1.01次,而其招股书中例举的勘设股份、设计总院、设研院、杭州园林和华阳国际5家同行业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次数分别为1.69次、1.95次和1.67次。这说明正业设计过高的应收账款已经间接影响到了其运营能力。

尽管正业设计表示“公司客户资信良好,应收账款发生大额坏账的可能性较小”,但其应收账款不论是金额,还是占流动资产的比例都相当高,因此,其中还是存在着很大的风险。

  另外,从应收账款账龄结构来看,2017年正业设计3年及3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为645.59万元,到了2020年一季度则增长至843.84万元,这说明正业设计未收回的“陈年老账”越来越多,其中风险不言而喻。

更重要的是,过高的应收账款,意味着大客户对正业设计的资金占用情况相当严重,一旦上游客户付款不及时,可能会对其流动性带来影响。

采购数据存在异常

除了上面所提到的风险之外,据《红周刊》记者核算,报告期内正业设计采购方面的数据也存在诸多令人疑惑的地方。

据招股书显示,正业设计对供应商的采购内容主要为服务采购,报告期内,公司的采购主要是项目所需的勘测服务、设计服务、咨询服务等。2019年正业设计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1205.17万元,占服务总采购金额的58.92%,由此可以推算出当期正业设计的服务采购总额为2045.43万元。其采购内容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为6%,照此计算,那么当期正业设计的含税服务采购总额大致为2168.16万元。

附表 与采购相关数据(单位:万元)

按照一般财务勾稽关系,企业含税采购应当体现为相关现金流的流出及经营性负债的增减,那么当期正业设计的相关财务数据变化情况又如何呢?

在资产负债表中,截至2019年末,正业设计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分别为0元和454.84万元,相较于2018年末增加了133.38万元。理论上,当期正业设计支付的与采购相关的现金应当大致为2034.78万元。

然而,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9年正业设计“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3306.6万元,此外,截至2019年末,正业设计的预付款项为282.34万元,相较于2018年末增加了206.02万元。剔除这部分预付款项增加金额后,2019年正业设计所支付的与采购相关的现金实际金额为3100.58万元。该金额和上述理论上应当支付的2034.78万元相比,要多出了1065.8万元,也就是说当期正业设计实际支出的采购金额比其理论应支付金额多出了1065.8万元,该金额占到了其服务采购总额的52.11%。

当然,出现上述勾稽差异,也有可能是该公司除了服务采购外,还存在其他零星采购,但问题在于,如果其他采购金额如此之高,其应当在招股书相关环节予以披露才对,但在其招股书中并未发现相关解释,这难免令人对其数据的真实性产生怀疑。

实际上,除了2019年之外,以同样的逻辑核算其2018年的数据,亦存在类似的结果。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正业设计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1230.71万元,占服务总采购金额的67.99%,由此可以推算出当期正业设计的服务采购总额为1810.13万元。按照6%的增值税税率来计算的话,当期正业设计的含税采购额为1918.74万元。那么其相关的现金流和经营性负债方面的财务数据又如何呢?

在资产负债表中,截至2018年末,正业设计的应付账款为321.46万元、应付票据为0元,同类项目合计较2017年末减少了377.66万元,算上这部分金额后,理论上,当期正业设计所支出的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应当为2296.4万元。

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正业设计“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3067.53万元,此外,正业设计的预付款项相较于上期还减少了74.75万元。算上这部分金额之后,当期正业设计所支出的与采购相关的现金大致为3142.28万元,和理论上应当支出的2296.4万元相比,超出了845.88万元。

连续两年正业设计相关财务数据均出现异常情况,对于一家冲刺IPO的公司来说,需要将这些问题解释清楚,才利于其清清白白上市。

(本文已刊发于《证券市场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红刊招聘季 正式启动!】

金九银十,你是否在寻求一份干货满满的优质offer?是否在寻求一个能展示个人能力的舞台?

证券市场红周刊诚招证券新闻记者、高级推广运营,邀你一同深入价值投资领域,与投资大师面对面!详情可私信聊

责任编辑:ls

免责声明:证券市场红周刊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网站所示信息出于传播之目的,不代表红周刊观点,亦无法保证该等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